言情中文網 > 馭鮫記(原名《馭妖》) > 第九十一章 正是故人歸

第九十一章 正是故人歸

作者:九鷺非香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言情中文網 www.kfpnfe.live,最快更新馭鮫記(原名《馭妖》)最新章節!

    巨大的冰墻沿著蜿蜒山體,向前而去。

    黑色的人影在山河之間如此渺小,但便是如此渺小的他,卻能與山河相抗。

    冰墻向前延伸,有的地方因地形而不得不稀薄些許。后面有人看懂了長意的意圖,便立即跟上,將稀薄之處撐了起來。長意一路向前,身后的冰墻猶如他徒手造的長城,而每個冰層稀薄的地方則像是一個烽火臺,被留下的人守護著。

    巖漿順著冰墻流淌而走,所行之處,觸碰冰墻,鋪就了一層黑色的巖石,腥紅液體在上面翻滾。低沉的轟鳴聲不絕于耳。

    阿紀一直御風敢在長意前方,她在幫長意探明地形,引導長意以最捷徑的路途,到達冰湖。

    將巖漿繞過北境引入冰湖,說著簡單,但在沿路鋪就如此多的冰墻,需要多少妖力阿紀難以估量,她現在只擔心長意堅持不到那個時候……

    她回頭看了長意一眼,卻在他臉上找不到任何異常。她咬牙,繼續向前。

    眼看著冰湖將近,背后的冰墻也跟著延伸而來,阿紀率先一躍而起,身后五條尾巴霎時張開,她握掌為拳,一拳擊破湖面堅冰,冰墻也順勢接入湖水,滾燙的巖漿登時流入湖中,冰水立即被燒得沸騰起來。

    在巖漿的沖擊下,無人看見的湖底已變得一片混亂,紀云禾被冰封的尸身靜躺之處也終于起了波瀾,湖底沉積千年的淤泥被突如其來的巖漿擊起,力道之大,激蕩湖水,將封裹著紀云禾尸身的冰塊登時震蕩而起。

    而胡亂躥入湖底的巖漿并未就此停止,有的巖漿變成了石頭,有的還是鮮紅的液體,那冰封之“棺”被激蕩的湖水裹挾著,一會兒撞在堅石之上,一會兒落在湖底,倏爾又被推拉而起,終于,一道鮮紅的熔巖終于將她吞沒,徹底吞沒……

    湖面之上,隨著源源不斷的巖漿淌入,圍繞著湖心島的冰湖下方冒出暗紅的光,湖水沸騰,變得一片渾濁,湖上一個快小半年沒有化過的堅冰不一會兒盡數融化。

    阿紀身影一躍,跳到岸邊。

    回頭一望,但見過來的路上,冰墻猶在,每隔不遠的距離便有人守護這冰墻,以保證冰墻不塌。

    而在離阿紀十來丈的距離,鮫人也靜默的站在岸邊。此時,整個北境都被巖漿灼燒得猶似在煉獄火中,而只有長意,只有他,呼出重重寒氣,衣襟里,脖子上幾乎被寒冰鎖住,霜雪結在他的臉上,令他看起來有幾分可怕。

    這個鮫人……術法施用過度……

    忽然,他好似心口一疼,鮫人佝下身來。

    這個高傲得好似從來不會低頭的人似乎再也忍不住這疼痛了一樣,他捂著心口,單膝跪地,方才還被寒冰舒服的身體,一瞬間又變得通紅,好像被這熔巖灼燒了一樣。

    阿紀不知道他怎么了,正要過去看他,忽然聽到空中有人驚呼。

    阿紀仰頭一望,卻是長意的身體出了狀況之后,山體之上他施術而成的冰墻也受到了影響,冰層本就稀薄的地方需得注入更多的法力去守護。而更可怕的是,在長意頭頂上方,快進冰墻入湖的末端,冰墻陡然斷裂!

    熾紅的巖漿順著冰墻傾倒而下,徑直撲向長意!

    長意渾身極冷極熱交替襲來,一半是施術過度帶來的負擔,一半是湖底……紀云禾的尸身正經受灼燒之苦給他帶來的感同身受。

    紀云禾已經什么都感覺不到了,她將在這一次的浩劫當中,徹底被天地之力帶走,被這巖漿融化,她會消失,或許會成為一滴水,一陣風,或許……什么也不會留下……

    他心頭巨痛,卻不是因為這冷熱。

    此時,他余光看見,灼熱赤紅的巖漿從他頭頂傾倒而下。

    他轉頭,迎面向著赤紅的光,火光落在他臉上,驅逐了他周身冰冷,好似那遠在天邊的太陽,忽然來到了咫尺之間,將要把他吞沒。

    來吧。

    他沒什么好怕的。

    他用所有的力量護了這北境城,他終究沒有變成大國師那樣,要將天下給一人送葬的人。

    如此……

    若真有黃泉,還能相見,他在飲那忘川之前,也不懼見紀云禾最后一面……

    恍惚間,在極熱之中,一道人影忽然攔在了他與那吞天“赤日”之間。

    黑氣如絲如練,四處飛散,攔住極致的灼熱,她的身影瘦弱而強大,身后九條沒有實體的狐尾飄舞晃動,她的影子在耀目光芒的拉扯下,如此斑駁,但又如此清晰。

    巖漿傾倒而來,將兩人裹在其中,身側皆是紅如血液的光,只有她竭力撐出的黑色結界,阻擋了殺人的灼熱。

    “讓你跑……嗓子都喊破了……”她奮力撐起在巖漿中護住兩人的結界,她咬牙切齒的轉頭頭來,黑色眼瞳被點了紅光,“你怎么就一個字都沒聽見!”

    看著她的側顏,長意怔愣得直起了背脊。

    那冰藍色的眼瞳呆呆的盯住了面前的人,滿目不敢置信。

    阿紀奮力的撐著結界,但如此近距離的接觸雷火巖漿,這灼熱已經超乎了她的想象,不片刻,巖漿便在她的結界上燒了一個洞,灼熱的氣息好似一柄槍,徑直刺在她的心口上。

    阿紀只覺心頭一痛,她一聲悶哼,后退兩步,撐住結界的手開始有些顫抖起來,她再用妖力,心口疼痛更甚,火燒火燎,幾乎要從她的心臟,順著她的血管,燒遍她全身。

    但她不能撐不住,鮫人已經竭盡全力救下了一城的人,她總該竭盡全力,將這樣一個人救下吧……

    阿紀咬牙,渾身妖力大開,她不顧心頭的疼痛,將所有的妖力灌注在結界之中,而她另一只手掐了一個訣,卻是馭妖師的術法。她沒有去管身后的長意看見她這道術法的感想是什么,也根本無暇顧及這般多。

    她一轉身,拉住身后長意的手。觸碰到他,阿紀才發現,這個鮫人身體,竟是她也能感受到的忽冷忽熱。

    剛才那一路,必定已經耗光了他所有的力氣。

    她看著單膝跪在地上的鮫人:“我不確定能不能沖出去,我只能盡力一搏。”她對長意道,“你愿意把命交給我嗎?”

    而她得到的回答,是長意緊緊握住了她的手。

    忽然間,阿紀腦海中莫名出現了一道畫面,是她拉著這個鮫人,仰頭倒下,墜入一個黑色的水潭里,仿佛還有強烈的失重感,告訴她這件事真實的發生過。

    阿紀回過神,正要施加術法,忽然間,周遭妖力凝成的結界被灼熱的氣息撕裂,滾燙的巖漿瞬間擠入狹小的結界之中,阿紀當即沒有多想,徑直一把將長意抱住……

    心口間的灼燒之氣更加濃烈,讓阿紀宛如身在煉獄,一幕幕看起來毫無聯系的畫面接而連三的涌入她的腦海,有鮫人漂亮的大尾巴,有她看著被囚在玄鐵牢籠里的鮫人,還有小屋間,鮫人投在屏風上的背影,雖說毫無聯系,但畫面里的都是她與鮫人。

    但最后,留在她眼前的卻是那月夜之下,懸崖之上,她將一把寒劍刺入鮫人心頭,他幽藍的眼瞳里,滿是她的殺意決絕。

    而這一劍,卻好似扎在了阿紀身上一樣,讓阿紀心頭一陣銳痛。

    “果然是仇人。”阿紀擋在長意身上,背后的灼熱似乎已經將她的觀感燒得麻木了,她只呢喃著,“果然是仇人……”

    但這個仇人……

    她為什么及至現在,卻連一絲一毫的恨意,都沒有。

    世界陷入黑暗,她想,她或許快要死在這滾滾巖漿之中了吧……

    想想還是有點可惜的,若是能全部想起來,就好了……

    ……

    當空明在帶著人鑿開了一層又一層黑色的巖石,發現下方的長意時,他正在一個堅冰鑄造的半圓冰球之中。

    黑袍的鮫人一頭銀發已被染成灰白相間,顯得臟污不堪,而他懷里卻好好的抱著一個毫發無損的女子。長意的銀發遮擋了那人的容顏,讓空明看不清楚,但不管這女子是誰,空明只要確認長意還活著,他便也放下了心。

    其他的軍士看見了長意,知他無恙,也開始歡呼起來,很快,人們便一層一層的將這消息傳開了去,不一會兒,身后便是一片雀躍的歡呼。

    空明想將長意叫出來,但這愣是由著在他的冰墻之外敲了好久,長意像沒聽見一樣,絲毫不搭理他,空明忍無可忍,一記術法拍在那冰墻之上,這動靜才終于敲得讓長意抬起了頭。

    那絕世的容顏此時也染上的黑色的灰,那么狼狽。

    而在那么狼狽的臉上,卻有兩道清晰的淚痕,銀色的珍珠散落在女子身側,在女子頸項間,卻還用細繩穿著一顆,細繩還有一半藏在她的衣襟間,看樣子,好似是長意從她脖子上拉出來探看的。

    堅冰融水,空明終于聽到了長意嘶啞至極的聲音:

    “是她。”他說,“紀云禾回來了。”

    空明一愣,目光這才落在了長意懷里的女子臉上,他呆住。

    這……竟然當真是……紀云禾。
快乐十分黑龙江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