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權少,一吻成癮 > 第三百七十五章:單身狗

第三百七十五章:單身狗

言情中文網 www.kfpnfe.live,最快更新權少,一吻成癮最新章節!

    湛胤釩沉默相對,沒有回答。

    安以夏自動理解為默認,緊緊握著他的手,低聲說:“沒有人在你身邊陪伴的日子,你會不會很孤獨?”

    湛胤釩道:“曾經習慣了,但有了你之后,就怕了一個人。”

    安以夏握緊他的手,低聲說:“以后,有我陪你,不會再讓你一個人。”

    湛胤釩反握緊她的手。

    顧安星一個人走在前面,小腳踢著石子兒,嘴上輕哼著。

    湛胤釩聽見兒子的聲音,當即問:“Eric,你在說什么?”

    顧安星回頭看他爹,輕聲說:“爸爸,你們別在我面前這樣,我都沒有女朋友。”

    安以夏哈哈大笑,“單身狗吃醋了。”

    湛胤釩聞言臉色瞬間難看,忍不住手上捏了她一下,“有這么說自己兒子的?”

    安以夏依然哈哈大笑,隨后甩開湛胤釩的手,上前去拉顧安星的手。

    她拉著顧安星,臉上全都是笑。

    “寶貝兒子,媽咪是最愛你的哦,現在你沒有女朋友就是對了,等你將來長大了,女朋友自己就來了。哦,對了,早戀會影響孩子的身心健康。”

    湛胤釩面色無奈,連連搖頭。

    前面有一行人擋道,乍一眼過去,四五個穿護士裝的護工圍著一個老人,還有家人,人不少。

    安以夏在湛胤釩走近時,她笑說:“那位老人應該是幸福的,你看他身邊多少人圍著?就算來了療養院,如果每天都有這么多人圍著,他應該也不孤單。”

    湛胤釩看了她眼,隨后一手牽一個,拉著安以夏和兒子朝前走去。

    安以夏覺得應該繞道走,何必特地從人家身前走呢?條條大路都可通……

    安以夏正想說湛胤釩,結果發現湛胤釩直接停下了。

    “外公。”

    湛胤釩出聲,隨后再道:“您身體無恙吧?”

    安以夏當即瞪眼,詫異極了。

    原來那坐在輪椅上的老爺子正是湛胤釩的外公,老爺子被人推著出來曬太陽。

    就在外出的時候還掛著水,所以跟隨出來的有護士。

    安以夏忙上前,跟著湛胤釩喊了聲:“外公!”

    湛胤釩等人同時看了眼安以夏,安以夏被眾人看得莫名,輕聲問湛胤釩:“是不是我不該這么喊?”

    姜老爺子目光落在安以夏身上幾秒,隨后和善笑道:“小安啊,挺長時間不見了啊,最近過得可好?”

    安以夏聞言臉上落下去的笑容又爬了上來,原來老爺子是認得她的。

    當即回答:“我挺好的,我一直跟湛胤釩在一起,我們也挺好的。外公您身體還好嗎?聽說昨晚您不小心摔了,你你定要保重自己,天氣這么冷,受傷、生病身體太遭罪了。”

    湛胤釩拉著安以夏,將她回身邊。

    姜老爺子臉上帶笑,隨后點頭,“說的是啊,就是沒注意,摔了。”

    夜里老爺子起身上廁所,可睡得迷迷糊糊的,雖然屋里開了暖氣,可從被窩里出來還是冷的,又著急排泄。結果暈乎間扯衣服披的過程中,踩翻了拖鞋,直接摔倒在地,人給摔清醒了,尿也沒控制住直接就尿了。

    一直照管他的護士,聽見聲音忙跑去查看情況,發現老人家倒在尿里,身體抖涼了,凍得起碼兩個多小時身上才回暖,臉色也才好看了很多。

    緩和了看起來好像沒甚事兒,但是在事故發生當下,老爺子的狀態是非常嚇人。臉色發青,不能說話,眼珠子都不會動了。

    所以昨夜里護工連夜告知大先生、二先生,二位先生連夜趕了過來,守到早上確定老爺子沒事了才走。

    護工在對湛胤釩等人表訴這件事,當然也是特地避開了老爺子尿了一地,躺在地上給凍壞了的事,就說是起床上廁所,結果摔跤了,然后摔跤當下有點嚇人,大家都給嚇得不輕。

    但好在是兩小時后,老人自己漸漸感覺好一點了,意識什么的都又清醒了。

    湛胤釩低聲道:“外公,您還是選擇住療養院?”

    他認為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還是看護不力,有人在,怎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外公,還是回家住吧,讓人二十四小時看護,您這個年紀了,應該服老,身體第一。”

    還當是年輕時候,摔一跤也不用放在心上?

    要服老,身體已經比不得年輕時候了。

    老爺子搖頭,“不回去,這里挺好,我感覺挺好的,我這里住得挺好,我喜歡這里。”

    安以夏看看老爺子,又看看湛胤釩,才想起來湛胤釩是有兩個舅舅啊。有兩個兒子的老爺子怎么會選擇在療養院呢?

    安以夏輕聲問:“外公,您是不愿意回那里家?是跟舅舅住嗎,您是不愿意跟舅舅還是怎么的?”

    還是兩位舅舅都不愿意收留老人?

    但安以夏聽阿風提過,老爺子雖然公司了,可依靠湛胤釩贈與老人的那些不動產和現金,老人要安度晚年絕對沒問題。

    可……

    姜老爺子看著安以夏,對上她直白無害的眼神,忽然展現湛胤釩問:“她是……”

    本想問安以夏是個什么情況,怎么感覺完全跟以往見的時候是兩個感覺?

    要不是還是這張臉,姜老爺子肯定能以為是換了個人。

    湛胤釩道:“她不記得了過去,所以,一切都從頭開始了。外公,雖然她忘記了過去,但我們依然相愛這件事沒有改變,我還是會娶她,我老婆的位置,依然只有她。”

    姜老爺子點點頭,湛胤釩再道:“希望外公您還能如以前一樣祝福我們。”

    姜老爺子道:“當初你們訂婚后,就該立馬結婚,你們當初結婚了,也不會有這么多的事情發生。”

    安以夏轉向湛胤釩,臉上露出滿滿的笑。

    原來他們過去真的訂過婚,她以為這話是湛胤釩騙她的,像阿塞爾達一樣騙她的呢。

    他們過去訂過婚呀!

    湛胤釩抬手,輕輕將她腦袋撥開,低聲道:“外公說話呢,你好好聽著。”

    安以夏立馬拜謝老爺子,她說:“謝謝外公成全,我和湛胤釩以后會好好生活的,我們會相敬如賓,相親相愛,不會吵架,您放心就好了。”

    老爺子臉上樂開了,他道:“這不記得過去,性格倒也是改變了。現在挺好,開開心心生活。”

    湛胤釩點點頭,隨后把兒子拉身前來。

    “Eric以后會在江城生活。”

    湛胤釩拉著Eric說:“叫祖爺爺。”

    顧安星立馬乖巧懂事的喊了聲:“祖爺爺。”

    老爺子笑呵呵的看著顧安星,隨后點點頭,“嗯,這孩子越來越懂事了,長得跟你爸爸小時候可真像啊。”

    安以夏意外,垂眼看兒子,又轉頭看湛胤釩,眼里全是驚喜和意外。

    她笑說:“你小時候是長Eric這樣的?很可愛誒。”

    湛胤釩掃了她眼,沒多話。

    安以夏代替護士推著姜老爺子回房,老爺子屋前,湛可馨等在那。

    湛可馨見眾人歸來,上前幾步,表情冷靜的看著湛胤釩和安以夏等人。

    她道:“大哥今天有空,真難得,外公一直念你,今天總算過來了。”

    安以夏立馬回應,“你大哥又不跟你一樣,整天沒事可做,等著他親力親為的事情多了去,也不是故意不來看外公的。”

    湛可馨當即看向安以夏,問:“我大哥跟你的婚期,訂下了?”

    安以夏被問得一頓,一時間沒明白她這話什么意思。

    湛可馨再道:“還沒訂下婚期,你就把自個兒當自己人,你好意思嗎?”

    湛胤釩道:“可馨,說話注意點。”

    湛可馨道:“曾經溫家小姐跟大哥都訂了婚約,最終還是散了。大哥今天給這位安小姐開空頭支票,誰知道以后進湛家門的是誰?世間變數還少了嗎?”

    湛胤釩面色暗沉,安以夏忙道:“我就是確定了要結婚,只是湛胤釩太忙,還沒有定下來具體的時間。”

    安以夏話落,忽然笑說:“沒想到你這么關心我啊,真讓我意外。放心吧,你哥哥非我不娶。”

    安以夏笑起來,隨后望著湛胤釩,“是吧?”

    湛胤釩點頭:“自然。”

    他看向湛可馨,“我和你嫂子的事,會定下來,你不用這樣掛著。”

    湛可馨微笑著點頭,“大哥,我一直覺得,有些事情說再多都不算,得拍板做了才算。”

    湛胤釩深看了湛可馨兩眼,看似湛可馨是針對安以夏,但實際上這些話,卻有點……為安以夏說話的意思。

    推著姜老爺子進屋,看護出去了三位,留下兩位護工還在屋里守著姜老爺子。

    姜老爺子雖然坐輪椅,行動不太方便,可精神不差,這是好事。

    顧安星在屋里跳來跳去,湊近湛可馨,他忽然變戲法一般,對湛可馨伸手。

    他說:“姑姑,你猜我手里有什么?”

    湛可馨眼里眼神無分毫波動,淡淡出聲,“什么?糖果?”

    顧安星立馬嘻嘻一笑,“答對了!給你的,明爺爺給我的糖果,但男生不喜歡,你們女孩子才喜歡糖果,你吃吧。”

    湛可馨眼底情緒輕微波動,看著小手朝自己遞來,看著那顆糖,她臉上帶著笑。

    顧安星拿著糖朝湛可馨面前遞,“你拿著,拿著呀。”

    湛可馨接手的動作有點被動,接過手,糖果握在手心里,幾分甜溢出心里。
快乐十分黑龙江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