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權少,一吻成癮 > 第三百七十八章:沙子埋傻子,傻子進沙子

第三百七十八章:沙子埋傻子,傻子進沙子

言情中文網 www.kfpnfe.live,最快更新權少,一吻成癮最新章節!

    李姐不太確定自己的眼睛,她輕聲問梅姨,“你看見太太走了嗎?”

    梅姨搖頭,“我們就被她綁在外面,她要是走,鐵定得經過我們眼前,可我沒看到她出去,難不成,憑空消失了?”

    李姐嚇得臉色大變,驚訝的出聲,“大白天的,一個大活人怎么可能就消失了?”

    但活生生的人說消失就消失,怎么可能?

    兩阿姨互看,憂心忡忡。

    陸巖峰在屋里走動,隨后開車離開。

    他給湛可馨打電話,湛可馨手機是無法接通的狀態。

    陸巖峰只能把電話打給湛胤釩,他不相信湛可馨忽然間多了個叫母愛的東西,他不相信湛可馨會善待他的兒子,所以他必須找回兒子。

    湛胤釩得知陸審予被湛可馨帶走,有些擔心,當即派一騎營外出尋找。

    中心廣場上,空曠的地上一個用氣囊圍起來的巨大環形空間里,堆滿了很多軟沙,很多孩子在沙堆里面玩兒,沙子里埋著很多玩具,孩子像尋找寶藏一樣,在里面玩得非常開心。

    阿曼達看著在沙堆里玩傻子的陸審予,在計劃怎么進行這件事。

    塞爾維亞籍的富商容易找,但那位腦科醫生難找。所以她目前還不能帶陸審予離開,她得確定那位腦科專家在哪里,然后才能帶陸審予去求醫。

    陸審予不會玩,他抓著沙子四處撒,不少小朋友被他灑了一身。有家長脫了鞋進去,把自己家被“誤傷”的孩子帶走了。玩沙子最怕的是孩子眼睛進沙,沙子進眼耳口鼻都不是小事,所有緊盯著孩子的家長都非常緊張。

    所以,一旦發現陸審予這種肆無忌憚,沒有禮貌的小孩,家長們都會第一時間把自己家孩子帶離一旁,遠離危險。

    陸審予沒人可攻擊,又抓著沙子往外灑。

    沙堆老板直接兇神惡煞的沖陸審予吼:“那個小孩,你別抓著沙子到處灑,你都灑外面了你干啥你?”

    陸審予哪里聽得懂?就算站在他面前吼,也不見得吼得聽他。

    他的世界,就是聽不見,或者說是拒絕聽見。他想聽的時候,偶爾能聽見,不愿意理會人時,也沒人叫得應他。

    沙堆老板朝陸審予叫嚷了一通,發現那孩子表情不太對勁,不論他怎么吼那孩子絲毫不受影響,他轉過去正面看,孩子神情木訥,笑得癡傻。

    沙堆老板認命,“原來是個傻子!”

    邊上有家長聽見老板這話,紛紛朝那孩子看過去,當即都拉回自己家孩子。

    “別過去,別惹那個傻子,那是個傻子,離他遠點。”

    傻子攻擊人是不會負責的,因為他對自己做了什么完全沒有意識。還是主動遠離吧,傻子可不敢招惹。

    小孩子都對這個詞一知半解,不太明白。

    陸審予灑沙子沒什么意思了,所以又自己坐下去,自己用沙子把自己埋起來,埋得不亦樂乎。

    有孩子忍不住,上前也捧著沙子埋陸審予埋。

    陸審予沒有表現出反抗和抵觸,也沒有任何攻擊小朋友的行為,而是在被人用沙子堆在自己身上時,咯咯聲傻笑。

    周圍的小朋友也被帶動,一群孩子上前,捧著沙子埋陸審予。

    人一多,那場面就有點無法控制,陸巖峰不僅身上被埋,就連頭上也被小朋友捧著沙子扔。但陸審予依然在呵呵笑,笑得癡傻。

    “沙子埋傻子,傻子進沙子。”

    “沙子埋傻子,傻子進沙子。”

    孩子們無心玩笑,卻刺痛了父母的心。

    阿曼達原本是冷漠看著,但一點一點的,心臟開始絞痛。

    她知道,出了自己的同情之外,還有湛可馨的母愛作祟。

    阿曼達輕聲嘆氣,隨后冷靜走進沙堆,將幾乎全身都被埋進沙里的陸審予提了出來,單手抱著沉著的走出沙堆。

    眾人紛紛看著這個冷靜又強大的女人,有些內疚。

    不少家長在小孩子開玩笑的時候,拍手叫好、看好戲的圍觀。見著人家家長出現,看好戲的家長面色略顯難看。

    阿曼達抱著陸審予坐在僻靜處,給孩子整理好了衣服,仔細看著呆呆傻傻的小孩子,心底的難過一點點附加。

    她低聲道:“湛可馨,這是我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我治好了你兒子,你就安息吧,別再想著還回來。這個世界,已經不再需要你。”

    阿曼達輕輕撫摸孩子的臉,柔嫩的小臉冰涼。

    陸審予長得清秀漂亮,五官精致,原本是安靜聽話的孩子,可如今……

    看他的眼睛和癡傻的樣子,兩眼就能判斷他精神不正常。多漂亮的小孩,可惜了……

    阿曼達拉著陸審予漫步在街上,她打算把孩子送回去,得先找到腦科專家,確定那位專家還在世,她才能帶孩子走這一趟。

    阿風與文君來的車子停在阿曼達身邊,阿曼達也停下來,冷靜的看著從車上下來的二人。

    她很清楚,他們已經跟了好一段路了,難道是在觀察她會不會虐待孩子?

    不管他們跟蹤的原因,她剛好感謝出現的二人,她能把陸審予放心交給湛胤釩的人,她相信這兩人能把陸審予平安送回家。

    “大小姐,陸少在找審予少爺,我們來接小少爺回家。”

    阿風已經暗中觀察了這個女人很久,他到目前依舊不能確定這個女人究竟是湛可馨的主人格,還是副人格。

    阿曼達點頭,“嗯,你們帶走吧。”

    阿風隨后走向陸審予,陸審予沒有任何反應,安安靜靜站在他母親身邊。

    阿風半蹲在孩子面前,朝小孩子伸出手,他低聲說:“審予小少爺,叔叔來接你回家,好嗎?你跟我走?”

    陸審予沒有表情,當在阿風伸手拉他的時候,他小身子本能的朝媽媽靠了下。

    就這樣一個動作,令阿曼達認定這個孩子有救,他不是沒有感知,他有!并且他也有自己的想法,只是,很微弱。

    阿風站起身,笑道:“盡管小少爺現在有點問題,但他依舊認定大小姐,這是血脈親情的天性。大小姐,為了審予小少爺,你有沒有想過更好的辦法?”

    阿曼達根本就不屑再偽裝,她本就是打定主意要離開的人。

    她道:“你指的是什么?”

    阿風道:“比如,健全的家庭。審予小少爺似乎還認得你,可大小姐你現在與陸少是離婚狀態,審予小少爺本就是這樣的狀態,還一直見不到母親,可能會讓病情更加惡化。醫生也認為審予小少爺如果能有母親照顧,會好很多。”

    阿曼達認可這個說法,但這孩子的母親已經沒了,她不可能再犧牲自己換回他的母親。

    阿曼達道:“這孩子的父親不差,降低要求給審予找個溫柔善良的后媽不難。”

    阿風道:“大小姐還是再考慮下吧,后媽再好,也不如你親自照顧。”

    阿曼達忽然抬眼,“你認為可以照顧好孩子?”

    阿風笑著點頭,“母親照顧孩子,是天性。”

    阿曼達笑笑,“你們把他送回去吧。”

    阿風正準備想辦法讓孩子上車,陸巖峰到了。

    阿風、文君來在找到陸審予的時候,就已經第一時間給陸巖峰打了電話,所以陸巖峰能夠這么快的時間里趕來。

    陸巖峰一下車,就朝這邊奔來。

    見著阿曼達,憤怒不打一處來。

    他揚手就朝阿曼達臉上揮去,大怒道:“你這個蛇蝎毒婦……”

    阿風和文君來站在與阿曼達的正常距離外,所以來不及阻止陸巖峰,驚訝當下,見著阿曼達輕松擋開陸巖峰怒氣沖沖的巴掌,并且她人紋絲不動,面色絲毫未改。

    阿曼達語氣淡漠:“作為審予的母親,我帶他出來玩,哪里不應該?”

    陸巖峰被一道大力擋開他的巴掌,錯愕萬分,驚訝的看著阿曼達:這個女人什么時候有這么大的力氣?

    陸巖峰聽得阿曼達的狡辯,當即冷笑。

    “湛可馨,你真是我見過的最狠毒最壞的女人!你毆打老人,虐待孩子,你簡直豬狗不如!”

    阿曼達眼神發冷,看向陸巖峰,面色溫怒。

    阿風與文君來互看一眼,當即上前,阿風道:“抱歉陸少,我知道我是外人,無權參合你的家事。但是,你剛說的這些,如果拿不出來真憑實據來,還是不要信口胡說。你的隨口一說,對大小姐可就是致命的人身攻擊,陸少是受過高等教育的貴族少爺,希望你能對自己說的話負責。”

    陸巖峰轉向阿風,“我并不是隨口污蔑,這個女人還不值得我費心編撰罪名污蔑。今天我接到家里阿姨電話,說這個女人回家虐打孩子,兩個阿姨為了阻止她的暴行,同樣被毆打,繼而被她捆綁在樹上。我回家時,家里兩阿姨還被綁著。而這個女人,卻帶著我兒子逃得無影無蹤。這種蛇蝎毒婦,我能相信她會善待我兒子?”

    陸巖峰話落,阿曼達當即理解陸巖峰為什么開口就是火氣,原來那兩婦人是這么說的。

    阿風與文君來再次互看,幾度無語。

    這若是真的,那這事做得就太過了。

    他們看向阿曼達,阿風問:“大小姐,確有此事?”

    阿曼達懶得解釋,“我一直認為陸巖峰雖然少了點大男人的魄力,但還不算愚笨,但沒想到,陸巖峰你的智商比你兒子目前強不了幾分。”

    陸巖峰大怒:“湛大小姐真是狂妄囂張啊!”
快乐十分黑龙江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