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權少,一吻成癮 > 第四百零三章:我想你呀

第四百零三章:我想你呀

言情中文網 www.kfpnfe.live,最快更新權少,一吻成癮最新章節!

    別人都無所謂,但是家里人得第一時間通知。

    安以夏“嗯”聲,沒有回應,病房里非常的安靜,湛胤釩只是默默的牽著她的手,也沒有多余的話。

    安以夏說:“大家都好嗎?”

    湛胤釩則安靜的回應:“只要你醒過來,大家都很好。”

    安以夏臉上笑意滿滿,“那就好,希望家里人都好好的。”

    湛胤釩低聲道:“不論發生什么,婳兒,我會一直在你身邊,一直陪著你。”

    安以夏看他,眼神出賣不了自己。

    自己的眼神,與與世無爭那段時間是完全不一樣的。他懂她,多少也能猜到吧?

    “湛胤釩,我……”

    湛胤釩忽然急急打斷她的話,“別說話,好好休息,我都明白。”

    安以夏看著他,湛胤釩再道:“見過兒子和家里人再說,沒事的,我一直在,一直在。”

    安以夏沉默。

    顧安星下午被明叔帶了過來,小家伙這段時間沒見著安以夏,簡直又要發瘋了。

    一出現在病房,小家伙就朝床邊跑去,巴巴的看著安以夏,他拉著安以夏的手,眼神里全是心疼。

    他委屈巴巴的問:“媽咪,你怎么又生病了?你以后不要生病了好不好?你一生病,爸爸就不讓我看你,我想你呀媽咪,可想你了。”

    小家伙腦袋歪搭在床邊,不停用肉肉的小臉兒輕輕蹭著安以夏溫熱的手心,軟乎乎的撒嬌,融進了做媽媽的心里。

    安以夏經兒子這么一撒嬌,眼神里的溫柔和愛意藏都藏不住。

    她低聲道:“媽咪以后一定小心,不再生病,好嗎?”

    小家伙聞言,眼睛里亮晶晶的,他看著安以夏。

    “媽咪,我見不到你,我就好擔心,我可怕你又忘記我了。”

    顧安星邊說邊抬了太小短腿兒,可惜了,病床對他來說還有點高度,無法一下就爬上床。

    他試了兩次,身后湛胤釩直接將他按住,禁止他往床上爬。

    “顧安星,你從外面進來,身上衣服多少細菌?你還往床上爬,不怕細菌滋在床上?”

    顧安星乖乖的站著,什么話都不說。

    湛胤釩道:“孩子一直鬧著要過來看你,但你前幾天狀態不是很好,所以一直沒讓他過來。他沒過來的時候,都在學校好好上課,現在他在學校里也有幾個能玩到一塊兒的孩子,老師說他有很大進步。”

    安以夏點點頭,“好。”

    安以夏看著自己的兒子,真是怎么看都看不膩。

    不是忘記了這段時間和兒子的相處,而是這段時間她都沒有好好看過這個孩子。

    忽然站在自己面前,好像這小家伙又長高了不少啊,小臉兒上的五官已經長開了,真好。

    小孩子真是一天一個樣啊,她以后,堅決吧能錯過孩子的每一天。一旦錯過,就無法再彌補,那是永久的錯過。

    “有沒有聽話?”安以夏問。

    顧安星低聲道:“你不在,我聽誰的呀?我想你呀。”

    安以夏捏了下兒子的臉,“不能拿想我當借口,聽見沒有?”

    顧安星皺眉,小眉頭皺得緊緊的。

    他說:“可是我真的想你呀。”

    安以夏被兒子逗樂,低聲道:“顧安星,不聽話不能為自己找任何理由,嗯?你不聽話,以后媽咪如果出去……旅游或者……別的事情,不在家,明爺爺和爸爸都不理你,沒人跟你玩,也沒人給你飯吃,你該怎么辦?”

    顧安星氣鼓鼓道:“媽咪,我是真的因為想你……”

    “小孩子不能為自己找理由,大人說話就聽著,理由不是孩子說的,你得聽話。全世界的孩子都要求小孩子要聽話,你又憑什么特立獨行,不聽媽媽的話?”

    顧安星忽然眼神嚴肅的看安以夏,眼神里閃過疑惑。

    “媽咪……”

    安以夏“嗯”了聲,看著兒子,“還要找理由?”

    顧安星忽然間小短腿兒一跳,往床上一趴,下一秒動作奇快的趴在了安以夏身上嚎啕大哭。

    “媽咪,媽咪……”

    這哭聲,撼天動地的,給上前要阻止他的人都嚇了一跳。

    湛胤釩微微擰眉,安以夏抬眼,直接與湛胤釩對視,隨后溫婉一笑,輕輕拍著兒子的背。

    “媽咪在呢,別哭了,嗯?”

    顧安星哭得泣不成聲,委屈滿滿。

    他哽咽的說:“你認得安星了是不是?你認得我了,媽咪,你是不是想起我了?”

    安以夏臉上帶著笑意,大家似乎都知道了,只有兒子問了出來。

    顧安星緊緊抱住安以夏,“媽咪,我很想你,我很愛你,我特別想你,媽咪,我會好好聽話的,我不聽話是想氣你。我氣著你了,你就會注意到我,我其實很聽話的,你別生氣好不好?我一直很乖很聽話的。”

    安以夏表情復雜,她差點真以為自己的兒離開了自己,是另一番模樣,調皮搗蛋不聽話。

    可現在聽顧安星這么說,安以夏好內疚,眼眶瞬間就紅了,眼淚在眼眶里打著轉。

    “是媽咪不好,媽咪也很生氣自己,為什么會把我們家Eric忘記了?我太不應該了,我不是好媽媽。Eric,安星,請你原諒媽咪,媽咪保證,以后一定不會再忘記你。”

    顧安星哇哇大哭,哭得特別傷心,也哭痛了一屋子成年人的心。

    湛胤釩上前,強行把顧安星給提下來。

    顧安星不依,朝他爸爸拳打腳踢,安以夏撐起身低喝:“Eric!你聽話!你怎么能這么沒禮貌?”

    顧安星眼淚橫流,無辜又委屈的看著母親。

    “我不想走,我想媽咪抱抱,我想要抱抱……”

    湛胤釩深吸氣,拉著兒子走近床邊,小家伙又想往床上爬,被湛胤釩給拖住。

    “顧安星,你聽話!剛才答應媽媽聽話,怎么又這樣?”

    顧安星推湛胤釩,“我要媽咪,我要媽咪抱著。”

    安以夏說:“媽咪沒有力氣抱你,你乖乖的聽話。”

    湛胤釩語氣嚴厲道:“你看媽媽多虛弱,她現在生病了,你得心疼媽媽,你那么趴在她身上,媽咪怎么受得了?Eric,你要心疼媽媽,你是小小男子漢了!”

    顧安星這才放棄掙扎,哽咽著抽抽,斷斷續續的吸氣。

    安以夏看著顧安星,目光心疼又內疚。

    她為什么會忘記自己生了這么一個可愛的兒子?為什么會忘記這么很重要的事情?

    自己是誰不重要,可為什么連兒子都忘記了?

    安以夏看著顧安星,心底無比自責,是她不好,怎么樣都不該忘記兒子的,他還那么小,那段時間心里一定很難過。

    顧安星輕聲說:“媽咪,你不會再離開我,是不是?”

    安以夏點點頭,“不會了,以后媽咪去哪,就帶你去哪。”

    湛胤釩低聲道:“Eric在江城很習慣,他已經適應了這里的生活,各門功課也都很好。”

    安以夏快速看了眼湛胤釩,他是不是因為她想起了過去,就我忘記了這段時間的相處?

    她知道兒子在江城過得很好,很適應這里的生活。這段時間她以旁觀者的身份與孩子相處,可觀的看到了兒子身上的不足和優點,總體來說,對這小家伙她是滿意的。

    安以夏低聲說:“我知道,他已經越來越喜歡這里。”

    顧安星立馬走近安以夏身前,趴在床邊湊近安以夏說:“媽咪,媽咪我跟說,顧爸爸也回來了,我昨天見到顧爸爸了。還有爺爺和奶奶。”

    安以夏面色無異,只是輕輕“嗯”了聲。

    她低聲道:“有沒有問爺爺和奶奶好?”

    顧安星點點頭,“爺爺和奶奶他們說,過幾天就回朗俘高城。”

    安以夏笑笑,顧安星問:“媽咪,我們還回朗俘高城嗎?”

    安以夏反問:“你想回嗎?”

    顧安星看著安以夏,眼神認真,小小聲的問:“可以嗎?”

    身后湛胤釩等人屏氣凝神,誰也沒有說話,都豎著耳朵聽這母子倆的談話。

    安以夏道:“如果你想回朗俘高城,當然可以回。但江城和朗俘高城,你只能選一個,你還在念書,不能兩地跑。”

    湛胤釩一聽竟然把這么很重要的選擇權交給了兒子,瞬間有點躍躍欲試,想把兒子抱出去好好聊一通。

    但空有這想法,卻始終不能付出行動。

    安以夏看著顧安星,輕聲問:“很難選?你舍不得朗俘高城?”

    顧安星輕輕嘆息,搖頭,“不是,我還是很想顧爸爸和爺爺奶奶,但我又更喜歡江城,這里和湛爸爸還有阿風叔叔他們,我很喜歡在這里學習,我很開心。媽咪,你喜歡哪里?”

    安以夏問:“Eric喜歡哪里,我都聽你的。”

    顧安星皺巴著小眉頭,在認真的想這個問題。

    他說:“我很喜歡江城生活,我很喜歡這里。可是顧爸爸他們……不在這里。”

    安以夏反問:“如果回朗俘高城,你會想念江城嗎?”

    顧安星立馬點頭:“會啊!”

    安以夏又問:“你會想這里的什么?”

    顧安星不假思索道:“當然是湛爸爸、阿風叔叔他們,還有外婆和小姨他們,還有這些的朋友,還有武道館,還有好多好多……”

    安以夏再問:“這么多想念的,那你選出來了嗎?朗俘高城還是江城?”

    顧安星堅定道:“我要留在江城,我更喜歡這里!”

    孩子不懂,但是一說出來讓他對比,高下立現。
快乐十分黑龙江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