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修真大工業時代 > 第二一四章 新艦隊

第二一四章 新艦隊

作者:試劍天涯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言情中文網 www.kfpnfe.live,最快更新修真大工業時代最新章節!

    (對于星座/星宿名稱問題,請大家參照:我國古星圖,那些名稱并不是作者自己胡扯的)

    當高達尚一行人終于落腳時,在遙遠的屏星星座這里,白夜、獨孤俊杰以及三十艘戰艦,也再次來到了金鷹帝國。

    金鷹帝國鄭重的、再次發出邀請,白夜卻是不方便再次拒絕了。若再次拒絕,那就有點得罪人了。更別說大洋集團暫時的落腳點、雛鷹星,也還在金鷹帝國范圍內,雖然是邊疆地帶。

    白夜應邀訪問金鷹帝國,雙方就合作問題開始了探討,并最終達成了協議。

    依舊是市場價值的七折,大洋集團將盡力為金鷹帝國提供物資。只要金鷹帝國能吃下。

    但無論是金鷹帝國、還是樓凡國,白夜都不答應結盟,最多只簽訂有限定條件的商業條款。

    白夜很謹慎,因為白夜經過仔細思考后認為,金鷹帝國若只是想要通過戰爭獲得一定的地位,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但若想通過戰爭、染指屏星星座的利益,就有點癡心妄想了。

    白夜看到過黑市——春暉星,那是一顆直徑高達五百公里的龐大戰星!而這樣的黑市,還有多處。

    這一段時間以來,白夜也接觸了不少黑市的消息,尤其是關注黑市的技術問題。

    當初在天元星,大家發掘的琉璃島墜毀的飛船,就已經有很多不可思議的技術,一艘移民飛船就高達八百公里直徑,內部直接承載一個小世界。

    如此技術,讓大洋集團上下十分謹慎、警惕。

    更別說還有粒子發射技術、有生物改造技術、有屬性丹的煉制手段、防御晶界技術、以及改造星球的技術等等,每一樣都不簡單。

    尤其是改造星球,將法寶打入熔融的地核,并運行十幾萬年、甚至幾十萬年,這比大洋集團改造恒星的技術更難——改造恒星在立意上高,但具體到技術實現的難度,卻很低。

    雖然后來接觸的肅風氏、紅河文明都沒有顯露類似的技術,而且根據紅河文明的俘虜說,這些技術大都來自于玉井帝國這樣宗主國級別的帝國,似乎紅河文明這樣的存在,技術還差了點。

    但既然這里是黑市,連戰星都有了,弄到一些更高級文明的技術,有多難!

    戰星可不同于當初玄黃文明的移民飛船。移民飛船說穿了,也還是高級的民用技術。而戰星,卻是純粹的戰爭機器。

    白夜從來沒有見到過戰星啟動的場面,就算黑市這里也沒有找到。但白夜相信,戰星一旦啟動,必然非同凡響。

    作為一個剛剛進入星空的文明,大洋集團必須要警惕,并對一切都抱有敬畏。

    在力量不足之時,還是不要亂攙和各種事情,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好。也正是有了這樣的認識,白夜才不簽訂各種合作協議。最多簽訂一些商業條款,還是有前置條件的。

    商討許久之后,金鷹帝國能得到的最好條件是:所有大洋集團的商品有30%的優先購買權,且市價七折——若市價波動,交易價格也波動;大洋集團開放丹藥、技術、科技武器等多種技術交易,基本上算是不做限制,但必須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所謂的30%優先購買權,就是大洋集團每一批商品的30%,可以直接出售給金鷹帝國,且價格為市價的七折;但金鷹帝國必須支付現金,不接受賒欠。

    超過30%,就按市場規矩來。

    如此,金鷹帝國不用排隊,可以第一時間得到大洋集團的商品等。這對于金鷹帝國來說,已經算是一個不錯的條件了。

    不過金鷹帝國并不滿足,他們覺得這個大洋集團似乎并不大。

    對此,白夜卻只是搖搖頭,不再說什么,最后告別了皇子以及金鷹帝國高層和方四海等高手們,就乘坐戰艦返回了。

    但這一次交易中,白夜最終還是分別出售給金鷹帝國、樓凡國各三艘戰艦,以及戰艦上配套的機甲等。

    其實這些出售的戰艦和機甲,都是提前準備好的,用的都不是最優秀的技術、還有后門。不過這些大洋集團自然是不會說的。

    至于說戰艦的價格嘛,按照同級戰艦三倍的價格來的,但最后被金鷹帝國和樓凡國砍價到2.2倍;再來個七折,就是1.54倍的價格——大洋集團絕對不虧。

    至于機甲,都是按照歸真級別、全套地仙器售價出售。價值都不低。

    這一次收獲不少,但似乎也惹怒了幾乎大半個屏星星座的海盜們,大洋集團可是要早做準備。

    另外大洋集團帶來的初級丹藥等等,也基本上銷售一空——幾乎以市價七折的價格,拋售給了金鷹帝國、樓凡國,還有一些直接在墜龍星的公開市場出售了。

    加上此前戰勝海盜等收貨的財富,這一次大洋集團一口氣搜刮了近5000億白虎幣的財富,這是一筆巨款!按照此前大洋集團初步計算的、每年200億白虎幣的利潤計算,幾乎相當于未來五十年的利潤總和。

    如此龐大的財富,白夜自己都不知道如何處理。這些,都要仔細考慮,另一方面也要等總部的消息。

    …………

    當白夜這邊帶著隊伍返回雛鷹星的時候,白夜發出的消息,經過多次輾轉,耗時兩個多月,終于傳回了大洋集團這里。

    整個信息傳遞過程中,不是最高效的,但卻是最隱蔽的。大洋集團這邊將信息翻譯好了,在送到張浩手中。

    此時張浩看著手中的信息,大聲叫好。

    白夜做的事情,遠遠超過大家最初的估計。

    幾乎一口氣干翻了金鷹帝國范圍、樓凡國范圍、以及周圍星空絕大部分海盜,又通過各種手段獲得了海盜們的情報、并放走了部分海盜,還利用海盜組成了一個魔龍海盜團——現改名魔龍傭兵團。

    此外又與金鷹帝國、樓凡國簽訂商業條款,并最終獲得了巨額的現金。這一切的一切,都不足以用完美來形容。

    尤其是對于大洋集團來說,巨額的現金,對大洋集團至關重要。

    大洋集團是商業集團,現金就是商業的血脈,血脈通常了一切就好說了。可以這樣說,財富就是一個商業集團的法力,有了法力才能做出無數的攻擊和防御手段。

    五千億白虎幣啊,一白虎幣相當于100上品靈石的價值。而在星空中,上品靈石是比較稀缺的。

    在天元星這里,因為這顆星球是新轉換成為靈氣星球的,加上這個星球過去至少二十多萬年基本上沒有多少像樣的修行者,地表靈石消耗多,但地下靈石基本上沒動。

    因此,在天元星這里,至今靈石的兌換比例是:上品靈石、中品靈石、下品靈石,在一百左右。

    尤其是大洋集團的靈氣提純技術,加上最近橫行改造技術,導致靈石價格進一步降低;大洋集團的貨幣體系,正在漸漸與靈石脫節,從靈石本位貨幣、漸漸形成了一種以大洋集團信譽和財富為抵押的、象征性的貨幣。

    但是在星空中,大家似乎并沒有找到改造恒星的能力,另外高級修行者眾多、戰斗激烈,而優秀的修行者一般都用上品靈石修行,導致靈石、尤其是上品靈石消耗極大,這就導致上品靈石價格極高。

    在屏星星座這里,一顆上品靈石,幾乎可以兌換兩百到三百中品靈石。而中品靈石與下品靈石的兌換比例,反而不足一百。

    在屏星星座這里,大家認為下品靈石靈氣不夠純粹,用來修行可能會有‘污染’,因此下品靈石價值較低。

    總之,五千億白虎幣的價值,幾乎相當于金鷹帝國全年財政收入的一半。但金鷹帝國作為一個國家,每年能有結余就不錯了,很多時候都有財政赤字。財政赤字需要出售國家的很多資源等,才能補全。

    現在,大洋集團手中有五千億白虎幣,這是絕對的金主!

    也正是如此,白夜等人拜訪了金鷹帝國之后,立即返回大洋集團的駐地,就此蟄伏。暫時不能再風騷了。剛好現在大洋集團手上設備等都全了,可以先建設基地,等待大洋集團大規模商隊和艦隊的抵達,并趁機避開可能發生的戰爭。

    卻說大洋集團這邊,在接到白夜的消息后,立即做好了全面準備。一番忙碌,不覺就到了天元78年年底。

    大洋集團再次組建了一支艦隊,準備出發了。新的艦隊由趙宇航負責,艦隊數量達到了五百之多,其中有多艘大型的商船。最大的、商船可達五公里大小——因為要考慮到超遠程航行等問題,五公里長度已經是極限。

    大洋集團這一次準備的動作有點大,再也沒能瞞住整個天元星文明。

    五百戰艦和商船,動用了太多的資源、人力物力,這些戰艦和飛船的生產過程都無法掩藏。加上這一次大洋集團似乎也不打算隱藏了,五百多戰艦和飛船,直接在承天星星系這里,開始加速了!

    消息傳回聯合國,還在為商隊探討的聯合國,一瞬間冷靜了。

    劉欣雨等了幾個月,也邀請了好幾個月,張浩都沒能踏入聯合國一步,這一次劉欣雨終于忍不住了,正式以聯合國議會會長的身份拜訪張浩,身邊還帶著聯合國新副會長、前河圖世界宋王朝太子趙國胤。

    面對兩人的拜訪,張浩竟然沒有出面迎接,只是讓自己新的秘書領著兩人來到大洋集團總部頂層,張浩在自己的辦公室接待了兩人。

    這一次,無論是劉欣雨還是趙國胤,都感受到了張浩的疏遠、以及大洋集團的傲慢。

    因為此時劉欣雨是以聯合國議會會長的身份前來的,劉欣雨面色有些冷,她面色嚴肅的開口了,“張總,大洋集團最近做事,似乎越來越不著痕跡了。聽說大洋集團準備了五百戰艦,可否打聽一下用途?”

    “也沒什么,經過幾年準備,大洋集團已經準備好了,我們即將進入屏星星座開拓市場。”

    聽到張浩毫不掩飾的回答,趙國胤面色有點崩潰了,聲音有點高:“我們當初可是約好的,要一起探索屏星星座!”

    “約好?”張浩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但是我只記得大洋集團被排除在聯合國之外,在聯合國議會上,大洋集團幾乎都要人人喊打了!”

    趙國胤立即說道:“那個……那不是王瑞陽的問題嗎。現在王瑞陽已經回去了。”

    “呵……一年半多了,大洋集團等了整整一年半的時間,我只看到聯合國內部爭權奪利,大洋集團卻沒有收到任何道歉之類的。

    而今你們之所以來這里,也不是為了道歉,而是為了利益。

    我不知道和你們繼續合作,還有什么意義!”
快乐十分黑龙江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