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前任無雙 > 第二六六章 婆婆蛛

第二六六章 婆婆蛛

言情中文網 www.kfpnfe.live,最快更新前任無雙最新章節!

    劇烈奔跑的動靜越來越近,躲在后面的羅康安見前面有兩人擋著,倒是覺得安全,就是覺得林淵的身子有些后仰,有點擠他能理解,可他身后也沒了地方退。

    臨時弄出的空間較小,施法后的燕鶯察覺到了不對,發現自己后背和林淵前身緊貼著,后背能感覺到林淵的體型。

    如此相近貼在一起不好,林淵身子只能是盡量往后傾。

    燕鶯神色有些尷尬,面頰略紅,能感覺到自己后面碰到了不該碰到的地方,也不好解釋自己不是故意的,當做不知道更合適。

    此時急躁的隆隆聲從跟前嘩啦而過,能看到龐大身軀上疾爬的利爪,還有一閃而過的拳頭般大密布的黑色鱗片。

    有爪子無意中撓入這里時,燕鶯還順手接一把,讓攀爬的爪子有地方借力,免得暴露什么。

    一聲過,又一聲過,接連十幾只怪獸從洞口隆隆而過。

    側耳傾聽,來的方向沒了動靜,動靜皆在去的方向,燕鶯不敢遲疑,立馬閃身出來了,瞥了眼出來的林淵,若無其事的樣子。

    林淵也是一臉沒事人的樣子,他也的確是沒當回事。

    羅康安最后一個鬼鬼祟祟而出,左右去向看了看,小聲問:“沒事吧?”

    怪獸去向,此起彼伏的“嘔嘔”怒吼聲不斷,那邊不知發生了什么事。

    “走,去看看。”燕鶯招呼一聲,兩人頓時緊跟,緊跟在她幻術的庇護下。

    沒深入多遠,也就是百來丈的距離,發現來到了一個更加開闊的空間,一群所謂的鐵甲龍聚集在一起,朝同一個地方此起彼伏的怒吼。

    只見前方通道被一道道巨大的蛛網封住了,白色近乎透明的蛛網,每一根蛛絲手指般粗細,層層蛛網的后方大空間,有蛛絲束縛吊著的一條小鐵甲龍,明顯是鐵甲龍的幼崽。

    被懸空吊著的小鐵甲龍掙扎吼叫著,卻無法掙脫蛛絲的束縛,似在求救。

    然一群趕來的鐵甲龍除了怒吼卻不敢靠近那蛛網,似乎非常忌憚前方的白色蛛網。

    三人就在鐵甲龍群體的后方觀望著。

    羅康安一臉新奇,細聲問:“什么情況?”

    燕鶯小聲回:“是婆婆蛛設下的陷阱,看樣子是要誘殺鐵甲龍。”

    羅康安狐疑,“婆婆蛛是什么鬼?”

    燕鶯:“我取的名,就是蜘蛛,幻境內的一種奇幻生物,天賦異能,待會兒你看到模樣就知道了。”話剛落,又補了句,“來了。”

    只見通往更大空間的出口上方,蛛網顫動,有節肢冒出,一只大蜘蛛出現了,不慌不忙地爬到了最里層蛛網的中心。

    節肢中間的軀體竟然長的有些像人,頭部像一個面目猙獰的老太婆,像一個帶著猙獰冷笑的老太婆,頭上有較長的白色毫毛,就像是一頭白發。上半身像人,下半身則像蜘蛛,沒有手臂,只有一條條節肢撐動著身體。

    一群鐵甲龍的吼聲越發激烈了,全部朝向了那只婆婆蛛。

    婆婆蛛的節肢忽然動了一下,一只只動了起來,勾動著所觸及的蛛絲。

    叮叮咚咚的聲音從蛛絲上震顫而出,竟組成了動聽的樂感。

    林淵和羅康安一愣,忍不住相視一眼,再回頭看去,正覺得好聽,要入神傾聽之際,燕鶯忽回頭交代道:“這是婆婆蛛奏出的幻音,封住聽識,否則入迷后會受其蠱惑而葬身其口。”

    說罷,她自己抬兩手,各并兩根手指摁在了自己的耳朵旁。

    林、羅當即有樣學樣,封住了自己的聽識。

    不一會兒的工夫,一群鐵甲龍急躁了起來,打頭一只竟忍不住躥了出去,欲撲向婆婆蛛。

    可婆婆蛛前方還有一道道的蛛網攔著,鐵甲龍那龐大身軀一撞上竟被粘在了上面掙扎。

    這蛛網的粘性真正是讓林淵和羅康安大開眼界。

    被黏的鐵甲龍急躁著搖頭擺尾,揮動著利爪,欲破除蛛網,結果蛛網的柔韌性和彈性非同一般,攪來攪去反倒纏住了自己的四肢,懸在蛛網上亂翻騰,將自己越纏越死。

    后方的一群鐵甲龍也都出現了異常的急躁情況,轟隆隆沖了過去,上去一只黏一只,三只之后蛛網的承受力似乎繃不住了,被沖破垮塌了一半,困在蛛網中落地掙扎的三只鐵甲龍翻滾著依然無法脫困。

    沖向第二道蛛網的鐵甲龍又被黏住,一只兩只三只,蛛網又垮下大半。

    沖過的鐵甲龍又被黏住,如此情形反復出現,接連五道蛛網后,剩下的兩只終于沖到了最后一道蛛網前,直撲蛛網上的婆婆蛛咬去。

    叮叮咚咚聲停了,那只婆婆蛛屁股一翹,從蛛網上后彈了出去,屁股上掛著一道蛛絲,猶如收線般把身軀倒提,將其蕩秋千般蕩向了大空間方向,節肢抱團一合,不多不少的距離,剛好落在了中間倒懸的那只鐵甲龍幼崽身上。

    沖去的兩只鐵甲龍也被困在了蛛網上掙扎,此起彼伏的急吼聲回蕩在洞窟中,震耳欲聾。

    叮叮咚咚聲停下后,鐵甲龍似乎都清醒了過來,叫聲中透著急躁和絕望感。

    落在鐵甲龍幼崽身上的婆婆蛛張開了嘴巴,一根鋼針似的東西猛然射出,插進了幼崽的眼睛里,幼崽慘痛悲鳴掙扎。

    見燕鶯已經放下了雙手,羅康安也放下手嘖嘖道:“這婆婆蛛有夠陰險吶,嘴里那根大針像是吸管。”

    燕鶯:“在吸血,地下動物的鮮血就是婆婆蛛的食物。”

    她話剛落,洞口出現了許多的婆婆蛛,一只只倒懸而下,婆婆蛛竟還有伏兵。

    一群婆婆蛛先對困在最前面的兩只鐵甲龍吐絲加固,加緊纏縛后,一只只穿過蛛網,跑到后面又將其它的鐵甲龍給吐絲加固。

    兩三只婆婆蛛對一只鐵甲龍,皆是口吐針管,扎進了鐵甲龍的眼睛弱點里吸取,站在這邊的三人甚至能聽到此起彼伏的咕咕吸取的聲音,他們看著惡心,可對婆婆蛛來說,顯然是一頓美餐。

    懸吊在空中的鐵甲龍幼崽,已經是第一個停止了動彈,身子干癟了下去。

    拔針的婆婆蛛放棄了小家伙,又蕩秋千般而來,落入洞口,似沒吃飽,加入了對大鐵甲龍的吸食。

    燕鶯伸手到一旁石壁,施法查探后說道:“還是要往前面去,也必須盡快過去,不能在此久留了,但凡婆婆蛛獵食過的地方,其伴生物、與其狼狽為奸的火蟻會很快出現,分食婆婆蛛留下的吸干血的獵物。”

    羅康安遲疑道:“還有蛛網遮擋著,現在過去會驚動它們吧?”

    燕鶯:“你知不知道火蟻的規模有多龐大?性子烈,只要發生了沖撞,記仇到死,準保你殺不完,且是不知死活的那種,除非你出了地面,否則它們會一直循著氣味對我們追殺下去,會讓人煩不勝煩。”

    林淵點頭,“按你說的辦,走吧。”

    不知是不是說話的聲音情不自禁的大了些,那只設下陷阱的婆婆蛛竟猛抬頭,收了口中針管朝這邊看來,且慢慢朝這邊爬了過來,明顯在查探。

    “火是這些婆婆蛛的克星!”燕鶯說話間已是一張烈焰符到手,翻手間就催發出了一道火龍,火龍烈焰澎湃擴張而去,也收掉了幻術。

    烈焰一起,所有吸食的婆婆蛛皆驟然抬頭看向這邊,能看到它們黑漆漆眼中浮現的驚恐感,紛紛彈身逃逸,卻逃不過烈焰的速度。

    烈焰所過之處,蛛網迅速冒火曲卷,極易燃燒的樣子。

    一群婆婆蛛亦發出吱吱的驚恐尖叫聲,它們身上的白色毫毛似乎也是易燃之物,紛紛在火海中翻滾。

    轉瞬就被烈焰把身上的毛毛給燒了個干凈,變得黑不溜秋。

    逃出火海的婆婆蛛尾部都帶著一團烈焰,實在是蛛絲太過易燃了,好似天然的催燃劑。

    婆婆蛛很怕火,逃逸時不斷吐絲欲遠離火焰,蛛絲吐出,火焰又快速追燃。

    始終甩不掉尾部的火球,只好邊逃邊不斷吐絲。

    羅康安嘿嘿一聲,“有點意思,這樣燒下去,這些婆婆蛛是要吐絲到死的節奏嗎?”

    所有婆婆蛛轉瞬逃了個干凈,現場火光暗下,恢復了安靜,地上鐵甲龍身上的蛛網倒是被火燒了個干凈,只是一個個基本上都沒了動靜,零星幾只還有喘息感,不過看樣子是再也爬不起來了。

    幾人出了洞口,到了居中的大空間,那只鐵甲龍幼崽的尸體也被火焰解救了下來,安靜在地上。

    此地有三個岔路口,不知通往哪邊,三人也不知該往哪邊走,燕鶯又伸手石壁上查探了一下,繼而低頭看了看地上燒出的一道道交叉遠去的蛛絲灰燼,“竟然和它們的逃向是同一個方向。”

    到了這個時候,三人也沒辦法選擇其它路線,畢竟是要順著幻蟲的路線尋找母巢的,只能是順著婆婆蛛的逃向而去。

    三人離開沒一會兒,出來洞口的頂部,一只被燒的毫毛精光黑不溜秋的婆婆蛛從一道大裂縫內爬了出來,盯著三人的去向,倒爬在石壁的頂上,一路尾隨而去。

    順著斜向下方的通道走了一陣,林淵三人驟然止步,目光緊盯前方,一個個露出側耳傾聽的神色。

    前方有密密麻麻的沙沙聲傳來,動靜越來越激烈,越來越近,那密密麻麻的聲響動靜令人毛骨悚然,遠處亦有密密麻麻的閃爍火光而來。
快乐十分黑龙江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