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一胎二寶:總裁寵妻太甜蜜 > 第240章 真正的緣分誰都拆不散

第240章 真正的緣分誰都拆不散

言情中文網 www.kfpnfe.live,最快更新一胎二寶:總裁寵妻太甜蜜最新章節!

    慕傾城準備走之前打了很多通電話給時御寒,他大概在開會一直沒有接聽。陸夫人催得緊,慕傾城猶豫了下將孩子托付給保姆后就離開了。

    走的時候慕傾城以為自己會很快回來,沒想到的是,她根本沒有機會再回來。

    因為陸夫人帶著她回到A市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去見陸沐風,而是見的海瑞醫生。

    催眠進行前,海瑞醫生給慕傾城打了一種針劑,暫時限制了她的行為。她只能像是一個木偶娃娃一樣,呆呆地坐在椅子上。

    理智尚存,慕傾城不可思議的盯著陸夫人:“阿姨,你們要對我做什么?你不是說帶我去見沐風嗎?你……”

    “閉嘴。”

    陸夫人毫不客氣的打斷了慕傾城未說完的話,幾乎是從牙齒縫里擠出來了一句質問。

    “現在的你不配提沐風,更不見見他。”

    慕傾城不傻,陸夫人話說到這份上,她自然明白自己受騙上當了。

    她出事不要緊,她背叛了婚約就不該平安無事,可……她的孩子們要怎么辦?

    那么小的兩個孩子,剛剛才滿月,它們若是失去了她,以后可怎么辦啊?

    慕傾城的眼眶腥紅,開口的言辭也滿是難過:“阿姨,我的孩子才剛剛出聲一個多月,他們不能沒有我。”

    “阿姨,我求您了,您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拜托不要讓我和我的孩子們分開。”

    “他們需要我。”

    “阿姨……”

    “……”

    慕傾城字字句句發自肺腑,皆是真心。

    陸夫人聽到了,卻宛若是沒聽到那般,一字一頓咬牙切齒的很:“與我無關。”

    海瑞醫生這時也準備好了,開始對慕傾城進行催眠,然后一步一步的把她腦海里原本的記憶覆蓋,換成了別的記憶。

    慕傾城清醒過來,已經是兩天后,她躺在陸家的客房里……

    再往后面的事情,慕傾城都記得,因此她在這個時候睜開眼睛,滿目腥紅的瞪著陸夫人:“所以謙謙和晚晚是我親生的孩子?我和時御寒根本就是相愛的?”

    陸夫人沒有否認,而是默認了。

    慕傾城見狀,只覺得諷刺至極。

    怪不得當初時御寒一見到她就是那樣的反應,怪不得兩只包子長得那么像她,怪不得……

    太多太多,慕傾城已經想不過來了。

    她眨了眨眼,不知道是在問自己還是在問陸夫人:“為什么?你為什么要那么狠心,活生生拆散我們一家四口?”

    “為什么?”陸夫人低喃了一遍慕傾城的話,隨即冷笑,滿目冷凝:“還不是因為那個男人是時御寒。”

    “于俏搶了我的男人,奪了原本屬于我的時太太的位置,我怎能看她的兒子得到幸福?”

    當初的事情,于真愛說給慕傾城聽過。

    故而陸夫人話音落下的同時,慕傾城愣了好久,才小聲反問:“僅僅如此嗎?你說的話是真的嗎?”

    陸夫人不解慕傾城的意思。

    慕傾城也不拐彎抹角,直接了當的繼續:“我怎么聽說你是用了見不得光的手段,冒領了不屬于你的身份?”

    慕傾城面上沒有任何表情,平淡的樣子好似是再說今天天氣一樣。

    可偏偏,她那話帶給陸夫人的沖擊,可不只如此。

    陸夫人愣了好半晌,才有些氣急敗壞的質問慕傾城:“你胡說什么?傾城,我答應你的事情我做到了,你現在是不是該兌現承諾了。”

    “我會兌現承諾,但……我有個附加條件。”

    這一次話音落下,慕傾城露出意味深長的笑意。

    陸夫人心里暗道不妙,但也不好反駁了慕傾城,畢竟現在說翻臉就翻臉的人只會是慕傾城而不是她。

    “你說,只要我做得到,我一定盡力。”

    “我不要你盡力,我要絕對。”說話間,慕傾城暗戳戳的按下藏在衣服里的錄音筆的開關鍵:“因為你一定做得到。”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好像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節奏。

    陸夫人咬咬牙,硬著頭皮斬釘截鐵的應:“好。”

    魚兒已經上鉤,慕傾城縱然心里還因為那些記憶難以平靜,實際上也是強撐著理智,在為了于俏死后能得一份公平而努力。

    這是她早就計劃好的,必須要拿到當年的真相,陸夫人親口說的真相去給時景榮聽。

    她的貝齒輕啟,字句清晰:“當初救了御寒爸爸的人,不是你吧。”

    慕傾城的話是肯定句,不是詢問句,她話一出陸夫人就知道完了。于俏憋了那么多年的話,終于還是說出來了。

    雖然有些不甘心,但事到如今不甘心又能如何?

    陸夫人抿了抿唇瓣,確定一般的問慕傾城:“我承認了你就會立刻聯系時御寒幫忙救沐風嗎?”

    慕傾城點頭:“是,如果你不信我可以發誓。”

    她沒有半分開玩笑的意思,陸夫人也沒有莫名到讓慕傾城發誓。她沉思了下,竟然真的一字不差的將當初的真相說了出來。

    大功告成,慕傾城也不含糊,她拿出手機打給時御寒:“你在哪?”

    “公司。”

    “我現在去找你。”

    慕傾城剛說完時御寒就直接拒絕:“不用,你乖乖在家等我,我一個小時后到家。”

    “哦,好。”

    應完,慕傾城起身就走。

    看著她的背影,陸夫人心里有些詫異。

    慕傾城竟然沒有質問,沒有任何指責?這真的是慕傾城?這不是她的風格啊。

    “傾城。”陸夫人開口喚住了慕傾城,然后不確定的問她:“你沒有別的話要對我說嗎?”

    慕傾城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但話已經落入陸夫人耳畔。她說:“沒有。”

    陸夫人大概是沒想到慕傾城這么不按常理出牌,抿了抿唇瓣,她又喚出聲來:“傾城,對不起。”

    聽到陸夫人的道歉,慕傾城這一次倒是頓足,側目,目光灼灼的迎著陸夫人的目光:“真正的緣分,誰都拆不散。”

    一個小時后,時御寒回到山水莊園,急匆匆的上樓進了主臥:“說要找我,有什么很著急的事情?”

    慕傾城沒有回答時御寒的話,直接沖進他的懷里緊緊抱住他的腰。

    他身上的味道,還是他從前所熟悉的那一種。

    他們還在一起,并且結了婚,又有了第三個孩子。

    這樣……可真幸運啊。

    “時御寒,我愛你。”
快乐十分黑龙江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