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我的專屬女友 > 第329章 是誰干的

第329章 是誰干的

作者:丹水伊人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言情中文網 www.kfpnfe.live,最快更新我的專屬女友最新章節!

    莫小倩的哭聲在電話中顯的十分刺耳。

    成北辰剛從會議室開完會,他還在尋思著法院寄給莫小倩的傳票不知道收到了沒有,正在猶豫要不要給她打電話問一下。

    “你說什么?孩子怎么了?”

    成北辰嚴肅的問。

    “少裝了,孩子不是你們搶去的是誰搶去的?少和我在這里假正經,我不會這樣算了的。”

    莫小倩話中帶發,眼中滿是仇恨。

    成北辰和王艷麗兩口子讓她受夠了,他們影響了她所有的生活,這會子還干出這種喪天良的事。

    “小倩,孩子到底怎么了?”成北辰在電話中也怒吼起來。

    他還叫了起來,這簡直就是賊喊捉賊。

    莫小倩見他也在發火,定了定神,說:“今天下午我媽媽抱著孩子在門口曬太陽,孩子被人搶走了,成叔,看在我們曾經是一家人的份上,我求你把孩子還我吧?”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孩子丟了怎么還賴上我了?小倩,這是什么時候的事,你怎么這會才告訴我?有沒有告訴浩楠,他是孩子爸爸。”

    成北辰質問莫小倩。

    “沒有,我告訴他做什么?我相信這件事不是他干的,成叔,你能不能不要這樣對我,我沒有對不起你們,我求你了。”

    莫小倩依然堅持是成北辰做的這事。

    他這是障眼法,一方面要打官司,一方面又做手腳。要不就是王艷麗做的,他們是一家人,不分彼此的。

    “小倩,你不能這說,我這會就趕過去,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是孩子爺爺,怎么會發生這樣的事?誰敢動我孫女一指頭,我和誰拼命。”

    成北辰情緒完全失控了。

    莫小倩還要說話,卻發現成北辰已經掛了電話。

    應該不是他。

    莫小倩的第一感覺是這樣的。

    那會是誰呢?誰會在意一個不足一歲的小孩子?她會對誰產生威脅?莫小倩思考著,心亂如麻。

    成浩楠的電話打了過來。

    “小倩,到底怎么回事,誰把孩子搶走了?”

    “你問我問誰去?成浩楠,這是誰鬧的?不是你們家口口聲聲要這孩子還會有誰?”莫小倩總算找到火山爆發口。

    “小倩,你不要血口噴人,孩子怎么會不見了,你又是怎么管的,你這個當媽媽的不好好管,反而來懷疑我們,我敢保證我爸是不會干出這種事的,這會子他已經往安城去了。”

    成北辰來安城干什么?是來找孩子嗎?他是真心喜歡念念的,不會讓她受到驚嚇的。

    可是還會有誰呢?

    顧全有發動了好幾個公司的人上街去找了,莫小倩看著已經神志有些錯亂的莫曉茵,連死的心都有了。

    要不要給董天義打個電話?

    莫小倩為難了一會子,想想還是算了,他可能正在上課,打擾他有用嗎?

    他又不知道孩子是他的。

    莫小倩無助地將身子靠在沙發上,那個時候的媽媽是不是在失去了自己之后也是這個樣子?

    她們的路是如此的相似,她的女兒也要和她走同一條路。她和她的情況又是這樣不同,她是被葉天書搶走的,而她呢?不知被什么人搶走了?她會不會被人殺害,或是拐賣?

    莫小倩越想越害怕,是誰這樣無情?這樣和自己過不去?

    難道是何婉如,不對啊,她已經給了她想要的,包括成浩楠和成家的一切,可除了她還會有誰呢?

    莫小倩胡思亂想了一回,還是等成北辰來了再說吧,沒有足夠的把握,她是不能隨便亂說的。

    手機有微信的聲音。

    “我已經在來安城的路上。”

    是成浩楠發來的。

    他來做什么?或許他是覺得他這個名義上的爸爸是必須要露面的。或許是成北辰逼迫他來的。

    成家父子一前一后在往安城趕。

    王艷麗卻歡喜起來,孩子不見了,剛好官司也不用打了,他們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得以保全,她也不用擔心何忠一家不高興。

    她在知道這個消息后第一時間打電話給何婉如,告訴她那個孩子失蹤了,她不用再為這件事煩惱了。

    何婉如輕描淡寫的答應一聲,表現的很是冷漠。

    她這是什么意思?難道她早已知道了?王艷麗心想,一定是高興壞了。

    孩子的警報解除了,王艷麗的心情豁然開朗,這一對可憐的父子雙雙趕往安城去見莫小倩,一切只會是徒勞,既然有人將孩子搶了去,還有找回來的希望嗎?

    王艷麗給保姆張嫂打電話,讓她多做幾個菜,晚上好好的慶祝一下。

    何婉如的心情卻是復雜的,孩子被人帶回了長樂,何忠將她送到鄉下一個親戚家,他并不想傷害她,畢竟她還那么小,她不想做那種傷天害理的事。和一個孩子過不去算什么英雄,要不是成北辰一意孤行,他們用得著做這種事?

    莫小倩會不會懷疑她?何婉如一直看著面前的手機。

    她一再問父親有沒有做的干凈利索,何忠說做的徹底,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他一直守在不遠處的車里,而且他掏了很大的價錢找的人。

    何婉如聽了心里安生了一些。這已經是她第二次禍害莫小倩了,人就是這樣奇怪,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而且干起來似乎順理成章。

    還好,莫小倩沒有打電話過來,何婉如稍微放心了些,又叮囑何忠不要傷害孩子,她不想對她怎么樣,只希望過了這段時間,成北辰能打消要她的想法。或許這件事會給他一個教訓,讓他死了要她的想法。

    “不知道她那里亂成什么樣子了?婉如,這種缺德事以后我們還是不要干了。”

    何忠不安的說。

    為了***女兒,他確實什么都不顧了,只要她高興就行。可是長那么大他的確沒有干過傷害人的事。

    “這樣吧,讓鄉下的親戚給莫小倩打個電話,告訴她孩子只會替她養著,不會受到任何傷害,讓她放心。”

    何婉如交代何忠。

    “可是這樣會露陷的,他們肯定報警了,警察會通過電話號碼查出打電話人地址的。”

    “那就寫封信讓人送去,不留地址和姓名,爸,這種事還要我教你啊,虧你工作這么多年,什么沒經過。”

    何婉如不耐煩的說。

    “你這孩子,我這輩子真是毀到你手里了。”

    何婉如笑道:“有其父必有其女,爸,我這些心眼和手段還不是得你的遺傳?”

    何忠氣的牙癢癢。

    女兒真是被他給慣壞了,她把這種害的人事當成了平常事,她的心狠可不是他這個父親能學會的。

    成北辰按照莫小倩發給他的定位來到顧全有家。

    顧家果然是有錢人家,家中的擺設他都少見過。

    “到底是怎么回事?”成北辰看到莫曉茵母女失魂落魄的樣子,愧疚油然而生。

    “我也不知道,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他叔,真的不是你讓人?”莫曉茵說著就抹起了眼淚。

    成北辰雙手一攤,說:“我怎么會,那是我孫女,我愛她還來不及,怎么會這樣對她,我就說孩子要讓我們來養,小倩不同意,結果卻出了這事,法院的傳票是不是你也收到了?”

    莫小倩點了點頭。

    “我要這樣做,何必要走法律程序呢?這么小的孩子,不知會嚇成什么樣子?報警沒有?”

    莫小倩抽咽著說:“報了,可是用處不大,民警說雖然有監控,可是剛好處于盲點,而且,我媽媽一時嚇蒙了,根本沒看清那人的臉,破案的可能性很小。”

    “你平時有沒有結下什么仇人?”成北辰嚴肅的問。

    “沒有,我一個剛出校門的大學生,還沒有走向社會,怎么會有仇人呢?要說真正的仇人,只有一個,就是葉天書。”

    莫小倩突然說。

    “小倩,你怎么能這樣說?”莫曉茵馬上反駁她。

    “媽,他就是我的仇人,他害的我骨肉分離,害了你幾十年,害的我現在也走了你的老路,一定是他了,沒錯。”

    莫小倩突然情緒失控,說話也不連貫。

    “小倩,你冷靜些,不要這樣子,我認為葉天書不會這樣做的,他是你爸爸,虎犢不食子,他這么大年紀了,不會干這種事的。”成北辰安慰她。

    “打電話問問,萬一是了呢?可是我沒有他的電話,對了,浩楠有。”莫小倩語無倫次。

    “他馬上就到了,等會吧,我剛給他發了定位。”成北辰的情緒已經好了很多,遇事不能著急,著急也不解決問題。

    莫曉茵母女倆看著情緒都不怎么穩定,他再著急也不能表現出來。

    會是誰干的這缺德事?

    他心中也十分疑惑,難道是何婉如,只有她具有這種可能,難道是她在阻止自己不成的情況下做了手腳?

    可能嗎?成北辰反問了下自己。這個女人的心夠毒,對莫曉茵都下得了手,更何況是莫小倩這個情敵。

    正尋思著,成浩楠就到了面前。

    “小倩,你不要著急,孩子肯定不會有事的。”成浩楠看到臉色蒼白的莫小倩,心疼的不得了。

    要不是跟前人多,他恨不能一把將她入懷。

    “你怎么知道她不會有事,她還那么小,你不是有葉天書的電話嗎,給他打電話問問,是不是他干的?”

    莫小倩命令成浩楠。

    成浩楠為難的說:“這可能嗎?我想不會是他干的,他是你爸爸。”

    莫小倩冷笑一聲說:“他是誰的爸爸?我沒有他這樣的爸爸。打,馬上打。”

    成浩楠拿起手機,看了看莫曉茵,問:“阿姨,打不打?”

    莫曉茵痛苦的點點頭。

    既然女兒都這樣說了,問問也無妨,只要有一條線索,都不能放過的。

    “孩子丟了?問我見沒有見?這是啥意思,成浩楠,你這個兔仔子,我正要找你算賬,你卻找上門來了,當初說的好好的,要一輩子對我女兒好,你卻把她給離了,現在連孩子也丟了,你是不是人?”

    葉天書在電話中大罵一通,手機是放在免提上的,所有的人聽的一清二楚。

    “聽明白了,他不會這樣做的。”成北辰首先發表了意見。

    “可是除了他還會有誰呢?我真是快要瘋了。”莫小倩痛苦的用手撕自己的頭發。

    “一定是個我們比較熟悉的人,不然是不會選擇在這個時候和孩子動手的,不會是何婉如吧?”成浩楠第一個提到了她。

    何婉如對要孩子撫養的事一直不贊成,勸過他幾次,會不會是她呢?她對莫小倩有意見,當然不希望她的女兒在自己身邊生活。

    “可是,會嗎?我也想到了可是想想不可能啊,她是小倩的好朋友,現在剛有了,會這樣對這個孩子?”

    成北辰不置可否的說道。

    “沒準,我問問,要真是她干的,我不會饒了她的。”成浩楠咬牙切齒的說。

    “算了,還是我來問好了,你問不合適,她現在懷了孩子,身子嬌貴的很。”成北辰不愿意看到他們夫妻因這件事再度激化。

    可是要怎么樣去問她呢?

    她肯定不會承認的,這世上沒有一個干壞事的人承認自己干了壞事,何婉如好不容易才攻固了自己在家中的地位,當然是不會破壞的。

    “好吧,爸,要不算了,問了她也不會承認的。”

    成浩楠立即又勸成北辰。

    “你們不問我來問,我是孩子媽媽。”

    莫小倩看他們父子一副為難的樣子,拿起手機撥打何婉如的手機。

    好幾秒后,何婉如接了電話。

    “婉如,怎么樣,反應強烈不?”

    莫小倩問道。

    “還好,因為時間太短,還不到反應強烈的時候,謝謝你關心我。”

    何婉如裝作不知情的樣子。

    她只等著她的下一個實質性的問題了。

    “那就好,一定要好好保養啊。”

    莫小倩只是顧左右而言其他。

    “那是當然了,是我的第一個孩子,也是成家的第一個孫子,一定是個男孩子。小倩,謝謝你。”

    何婉如很坦然。

    “這就好,我只是想你了。”莫小倩嘴上說著,心中卻在翻騰著。

    即使問了,何婉如會承認嗎?她當然不會承認的,她是什么人?一個極有城府的人。

    “是嗎?謝謝老同學了。”何婉如也很客氣。

    成浩楠已經等不及了,他在等著莫小倩真正的問題,卻看她已經掛了電話。

    “你不是要問她嗎?”

    莫小倩慢慢的說:“我問了她會承認嗎?這樣的問題是不是太傻了吧?所以我改變了主意。”

    幾個人面面相覷。

    下來要怎么辦?誰也不知道。

    “這樣吧,我找找這方面的熟人去,我們呆在這里也不是辦法,小倩,你和你媽放寬心,孩子不會有事的,誰會對這樣一個小孩子心懷不軌。除非他不是人。”

    成北辰畢竟不是普通人,說的話也十分在理。

    “我不走,我在這里陪著小倩。”

    成浩楠拒絕和成北辰一起離開。

    “你呆在這里算怎么回事?走吧。”

    成北辰拉了兒子一把。

    “你們都走吧,派出所讓我等消息。”莫小倩擦了下眼睛,看也沒看成家父子。

    這日子到底怎么了,一樁又一樁的事讓人沒法承受。

    莫小倩感到自己無力生活下去。

    “你干嗎不問何婉如呢?或許她還真能提供一些消息的。”

    莫曉茵看著離去的成家父子問莫小倩。

    “媽,這些是無益的白話,何婉如城府那么深,即使是她干的,會承認嗎?問了只能是自討沒趣。或許,這就是這個孩子的命吧?”

    莫小倩乍失愛女,心都快要碎了。可是看看莫曉茵,她的痛苦不亞于她,畢竟孩子是在她懷中被人搶去的。

    她不能表現的太過難受,只能訴求上蒼不要讓她被人傷害。

    顧全有很沮喪的回來了。

    “沒有任何線索,在大街上找純屬于大海撈針。而且這么小的孩子,到哪兒去找去?小倩,只能是聽天由命了。”

    顧全有一身疲憊。

    孩子是在自己家被人搶的,他對莫小倩的愧疚感日甚。

    “我知道,顧總,謝謝。這孩子可能真的是命不好,生的時候就發生了很多事,這會子又發生了這樣的事,你放心,我會想的開。”

    莫小倩反過來安慰顧全有。

    “都是我不好,著急著讓你走向社會,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意外,小倩,你放心,以后我會對你補嘗的。”

    顧全有是真心的對莫小倩懺悔的。

    莫小倩是個不幸的女子,又是個堅強的女子,要是普通的女子,這會

    子不知會成啥樣子,可她呢,硬是強忍著悲痛,還在安慰莫曉茵。

    多懂事的孩子啊,他們家不正需要這樣的女人嗎?他要讓她嫁給兒子涵,將來或許只有她才能撐起這份家業。

    “這不能怨你,這事要是有人惦記了遲早會發生的,這是她的命,

    誰讓我生下了她?顧總,你不用愧疚。”

    莫小倩拉了莫曉茵的手,回到房間,頹然地倒在床上。發生了這樣的事,豈不是要逼她走上絕路?
快乐十分黑龙江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