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影視先鋒 > 228:弱者的反擊

228:弱者的反擊

作者:龍升云霄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言情中文網 www.kfpnfe.live,最快更新影視先鋒最新章節!

    “早這么痛快,何苦受罪呢?”

    林耀笑著收起手槍,開口道:“叫你的手下去取錢,我在這等著。”

    “老大,你沒事吧?”

    外面的小弟,聽到槍聲都趕了過來。

    “別動!”

    守在門口的刀仔,一把抽出手槍,冷聲道:“看看是你們快,還是我快!”

    老爺車是軟蛋,他的小弟中怎么會有猛人。

    看到刀仔有槍,一個個嚇得不敢妄動,只是咋呼道:“兄弟,有話好好說,大家都是講道理的人,小心槍走火啊!”

    正從桑拿室里出來的老爺車,一聽小弟的話氣的七竅生煙。

    這群廢物,一個有用的都沒有。

    要是指著這幫人,他早就被人打死了。

    “瘦子,去取五萬塊錢過來。”

    形勢比人強,老爺車就是再不滿意,此時也不得不低頭。

    瘦子畏畏縮縮的點頭,小跑著出了門,十幾分鐘的功夫就帶了一包錢回來。

    “錢都在這,我們的事揭過去了吧?”

    老爺車還是要面子的,在一群小弟面前,強撐著沒有露怯。

    林耀聽到他的話,自然不會拆臺,裝作煞有其事的說道:“車哥講究,是我們兄弟魯莽了,以后山水有相逢,后會有期。”

    “刀仔,我們走,這件事過去了。”

    林耀喊上刀仔,拿著錢轉身而去。

    等到他們走了,小弟們紛紛圍上來,對著老爺車追問道:“車爺,這是怎么回事啊?”

    老爺車捂著耳朵,恨聲道:“那個站在門外的男人,有個叫小鳳的女朋友,我沒搞清狀況,把她弄到發廊去接客了,人家這是報復來了。幸好我機智,用五萬塊擺平了這件事,不然我無所謂,你們可就慘了,他們兩個都是兇人,一個不好會把你們全部打死。”

    嚇!!

    聽到老爺車的說法,小弟們被嚇得不輕。

    其中也有明白人,認出了林耀二人,知道這事根本不是這么回事。

    只是當著老大的面,知道的也不敢多說,生怕一個不好給自己惹禍。

    “老大,這件事是不是就這么過去了?”

    瘦猴站在老爺車身邊,臉上明顯帶著害怕之色。

    “過去?”

    老爺車一聽就不樂意了,直言道:“我老爺車也不是好欺負的,他們打了我一槍,難道你們就這樣看著啊?”

    說著看向瘦猴,又道:“瘦猴,你不是跟我說你認識一幫越南朋友嗎?你去找他們問問,能不能搞到武器,回頭我們去找他們算賬。”

    瘦猴脖子一縮,小聲道:“老大,這兩人一看就是老家來的,超兇的,根本就是要錢不要命,為了五萬塊,我們犯不上招惹這群人啊?”

    “是啊老大,自古玉器不跟瓦片碰,我們是美玉,他們是瓦片,就算能撞破他們又有什么好處?”

    “老大您要三思,我們都是有家有業的人,真犯不上去得罪亡命徒。”

    “對啊,他們跟我們又沒啥交集,也不是來跟我們搶地盤的,我看還是算了吧。”

    眾人七嘴八舌的說著,沒有一個人勸老爺車報仇。

    老爺車瞪著眼睛,臉色黑的跟張飛一樣,喘著粗氣:“你們老大被人打了,你們就一點表示沒有!真是,真是氣死我了,我養著你們有什么用!”

    沉默...

    這話不能接,誰要是接了,讓你去跟老家來的兇人拼命怎么辦。

    看到大家都不說話,老爺車一把抓過瘦猴,質問道:“瘦猴,上次你老媽辦壽宴,我可是給你封了兩萬塊的紅包,我平日里對你不錯吧,你就沒什么話說?”

    瘦猴也害怕啊,只是好多人看著,這才勉強回答道:“車爺,我去找那幫越南朋友問問吧,估計不是很好搞哦!”

    港島是禁槍的,幫派混戰用的都是片刀,很少有動槍的時候。

    大幫派還好些,中小型幫派,根本不會準備熱武器,他們也用不到這些,自然沒有門路。

    老爺車手下的這幫人,你讓他們打架還行,玩槍,你算是找錯人了。

    就是給他們一把槍,你問他們敢開嗎?

    敢往頭上打嗎?

    不敢的,敢殺人的狠角色,也不會加入這種垃圾社團。

    晚上...

    老爺車從醫院回來,小弟們正聚在一起吃飯。

    看到老爺車回來了,大家面面相視,不約而同的低下頭。

    老爺車不說話,在人群里找了找。

    很快,他在角落里找到了瘦猴,追問道:“搞定了沒有?”

    瘦猴端著盒飯,微不可查的搖搖頭,低語道:“老大,你再考慮考慮吧,兄弟們下午商量了一下,不是很贊成你的提議。”

    老爺車一聽這話,只覺得眼前發黑,頭重腳輕。

    這群仆街,果然一個講義氣的都沒有。

    “你,你們!!”

    老爺車氣的說不出話來。

    一群小弟們,圍在兩旁不吭聲,靜靜的看著他。

    被一群人看著,老爺車也有點心虛,害怕這群人會造反,終究是沒把狠話說出來,反而豎起了大拇指:“你們真的很棒,我差點就做錯事了。老家人來的狠人,我們怎么惹得起,你們說是不是?”

    “是啊是啊!”

    眾人紛紛點頭,好似沒聽出老爺車說的是反話。

    老爺車閉上眼睛,回憶起往日崢嶸,無力的擺手道:“你們吃吧,我去洗把臉。”

    來到洗浴室,老爺車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恨恨的罵道:“你個廢物,你當年不是很牛嗎,現在怎么成軟蛋了?”

    罵完,老爺車又無力的低下頭。

    別說小弟們怕,其實他也怕。

    怒火過去,再回想到桑拿室里的那一槍,老爺車現在還覺得兩腿發軟呢。

    那兩個絕對是說開槍就開槍的猛人,你根本沒法將他們當成普通古惑仔看待。

    自己真要報復嗎?

    老爺車如此問自己。

    想了又想,他發現自己雖然很生氣,可一想到那兩個人的恐怖,腿肚子就忍不住打顫。

    幾分鐘后,老爺車從洗浴室內走了出來。

    入眼,十幾名小弟們吃著盒飯,今日的場景一如往昔,仿佛什么也沒有發生過。

    老爺車從人前走過,走到一個胖子面前停了下來,問道:“吃了幾份盒飯了?”

    “兩份...”胖子小聲回答道。

    老爺車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你這么胖,兩份怎么夠吃呢,再去拿一份,一定要吃飽才行。”

    “謝謝車爺。”

    胖子開心不已,又去拿了份盒飯。

    老爺車笑的無比燦爛,對著大家一一點頭,走進了自己的房間內。

    他關上門,站在門口想了片刻。

    過了一會,又趴在門上聽了聽外面的動靜,確定沒人守在門口之后,走到床頭拿起了電話。

    “喂,黃sir嗎?”

    “我是老爺車啊,聽說你弟弟住院了,嚴不嚴重?”

    “我怎么敢幸災樂禍,是這樣的,我接到了一些消息,可能對你有用。”

    “對,有人跟我說,打傷你弟弟的是兩個老家人。”

    “一個叫林耀,一個叫刀仔,我有他們的呼機號,你需要的話我可以給你。”

    “沒,沒別的意思,我跟您弟弟的關系不錯,知道些消息肯定要告訴你啊。”

    “對,就是這個號碼,他們兩個人可兇了,我建議您過去的時候,最好帶個七八個人,以免他們會狗急跳墻。”

    “好的黃sir,我掛了,有事再聯絡。”

    掛斷電話,老爺車吐出口渾氣:“我就是不敢對付你,也要惡心死你。”
快乐十分黑龙江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