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天道編輯器 > 第四十八章 天上掉餡餅

第四十八章 天上掉餡餅

作者:蠶繭里的牛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言情中文網 www.kfpnfe.live,最快更新天道編輯器最新章節!

    “小子,你悟性雖高,但一來根骨一般,之后領悟生命能會困難重重,如果領悟不了生命能,那一切都是鏡花水月,沒什么用。”

    “二來,你心浮氣躁,雖然這招‘乳虎嘯谷’和‘借力打力’的變化你用得像模像樣,但你操之過急,總是想著過早的了解后面的招式。”

    “貪多嚼不爛,這個道理你該懂,從今天開始,你對著木樁打‘乳虎嘯谷’,這七十二種變化你每一個變化至少打三千遍,總共打上兩個月,到時候,我再教你接下來的東西。”

    “如此一來,你不但根骨得到了鍛煉,對生命能的理解也能稍稍上升一點。”

    蘇老頭摸著胡子,笑瞇瞇的說道,我讓你對老子愛答不理,先磨一磨你的性子,讓你知道習武有多不容易,讓你知道練到老子這個境界要付出多少。

    “啊?”寧直嚇了一跳,七十二種變化,對著木樁每一個變化打三千遍!?你這對我,比我對陸炎還狠啊!

    寧直臉色當場就不好看了,但寧老爺子聽了卻高興得不得了。

    天上掉餡餅了啊。

    他本來花了大價錢,也只是請動蘇長天來教寧家子弟一個星期而已,算是啟個蒙,留下一點武道種子,日后寧家自己慢慢發展。

    卻沒想到蘇長天有意教寧直這么長時間。

    本來寧家花錢買的,只是一個記名弟子的名額,說白了就是日后可以說出去,跟蘇家拉拉關系什么的,真的指望蘇長天教一個記名弟子,那是不可能的。

    可是現在不一樣,要是寧直真的表現出色,蘇長天一時沖動,真的收寧直為徒,那就賺大了啊!

    “還不快給蘇先生斟茶行禮!”

    寧老爺子又拍了寧直一下,管他收不收徒,先把禮節做到位了。

    可是寧直這次被拍了也愣著呢,寧老爺子心里這個急啊,你不快點的,萬一這老頭改主意了怎么辦!

    “爺爺,這里沒茶啊……”寧直一張臉發苦,他可不想掉進這個坑里。

    “沒茶你不會去端啊!那涼亭里有上好的大紅袍,快去啊!”寧老爺子恨鐵不成鋼。

    寧直的表情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他也是三十多歲的心理年齡了,這幾天相處,他也看出蘇長天的性子了。

    別看蘇長天仙風道骨的,一副世外高人的樣子,其實這個糟老頭子壞得很,這要是自己真的落在他手里,還不得給收拾得掉三層皮啊。

    對一般小輩來說,被蘇長天收拾的話是好事,只是苦了點。

    但對寧直可不一樣,寧直還要發展畜牧業,爭取在災難爆發之前多一些自保之力,哪有時間天天陪著一根木樁玩啊。

    “小直,你磨蹭什么呢!”寧老爺子催促道。

    寧直只好說道:“爺爺……其實我……我已經練會了龍筋虎骨拳的不少變化,所以真的打木樁,每個打三千遍的話,也許……可能……有那么一點……小小的……浪費時間……”

    寧直這話說出來,寧老爺子臉色一下子變了。

    即便寧直說得再小心,再委婉,可是本意改變不了,他敢說蘇長天的教案在浪費時間!

    蘇長天何等身份,他要收寧直為學生,甚至日后可能升格為弟子。

    可寧直呢,他居然當面頂撞蘇長天!

    這還得了!

    欺師犯上,這可是寧老爺子最忌諱的。

    這邊蘇長天本來還在得意的摸胡子呢,一聽這句話,他差點把自己的胡子給扽下來。

    反了反了!

    自己當初收的徒弟,哪一個見了自己不是恭恭敬敬的,跟耗子見了貓一樣,這小子還沒入門了,就這么拽了嗎?

    真以為老子求著收他啊,這要是不好好弄他一下,以后還怎么在江湖上混?

    “你說練會了龍筋虎骨拳的不少變化?好,我倒要看看你練到什么程度!”

    蘇長天很生氣,寧老爺子更生氣:“小子,你這是翅膀硬了,反了天了!你爸爸在病床上躺著,以為沒人管你了是吧,我讓你浪費時間!”

    寧老爺子說著把手杖都舉起來了,要打寧直。老爺子是個暴脾氣,他現在是年紀大了,地位高了,養氣功夫到位了,當年他還年輕的時候,寧征都沒少挨棍子。

    “爺爺,您消消氣,千萬別氣壞了身子。”寧直趕緊抓住老爺子的拐杖,他倒不怕自己挨打,老爺子這點力氣,抽他身上也沒啥疼的,他是怕老爺子自己老胳膊老腿的,閃了腰。

    也不怪老爺子生氣,寧直之前敗了七千萬,老爺子都只是訓斥了兩句,心里失望罷了,可是現在,這是一個天大的機緣擺在寧直面前,成為蘇長天弟子,讓寧家日后走上世族道路的機會,哪里是七千萬能衡量的。

    可寧直竟然回絕了!

    眼看著爺爺這是真生氣了,喘氣都不暢快了,寧直沒辦法,急忙開口道:“爺爺,我不是不想跟著蘇老to……呃,蘇老學武,我只是不想打木樁啊!”

    寧直趁機把老爺子的手杖給搶了下來,要命了,都是爺爺搗亂,弄得自己一時著急,差點把心里話說出來了。

    “你剛才叫我什么?”蘇長天似笑非笑的看向寧直。

    寧直:“……”

    您老是天線寶寶嗎,耳朵里裝了WIFI信號接收器還是咋地,這么靈?

    “叫您蘇老。”寧直一口咬定,他也就是舌頭卷了一下,半個“頭”字都沒吐出來,死不認賬就行。

    “挺好。”蘇長天笑瞇瞇的摸了摸胡子。

    這老家伙,光是笑著,就讓寧直感到壓力山大,這老家伙不但蔫壞蔫壞的,還特別小心眼兒,鬼知道老家伙現在想什么歪主意呢。

    寧直都有些同情蘇老頭的徒弟了,這要不是身子骨倍兒棒的,說不定學藝一半就英勇就義了。

    眼看著蘇老頭越笑越燦爛,寧直壓力也越來越大,而且他已經預料到,只要蘇老頭打著教學生的旗號,提出什么辦法來整他,爺爺都會舉雙手雙腳加拐棍兒贊成。

    他不怕得罪蘇老頭,可是經不住老爺子生氣,這要是氣壞了身體可糟了。

    想到這里,寧直心一橫,整了一下自己的衣領,在蘇老頭開口之前就說道:“算了,不裝了,攤牌了!龍筋虎骨拳的七十二種變化,我都會了,所以我不想打木樁。”
快乐十分黑龙江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