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天道編輯器 > 第七十一章 特戰隊

第七十一章 特戰隊

作者:蠶繭里的牛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言情中文網 www.kfpnfe.live,最快更新天道編輯器最新章節!

    寧直從陳記串串香出來,正準備開車回家,他接到了一個陌生號碼打來的電話。

    “是寧直同學嗎?”電話那邊傳來一個清脆的女聲,像是夜鶯一樣,但不知為何,這清脆動聽的聲音中,有一種鏗鏘有力的感覺。

    “我是。”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卓微雨,來自卓炎世族。”

    卓微雨!

    寧直自然記得這個人,當初一朵大蒲公英降臨在華陽市,根須延伸下來直接壓塌了兩座大樓,造成千人以上的死傷。

    當時就是卓炎世族的一個老者,兩刀結果了這朵蒲公英,而后卓炎世族便在華陽市設立特調局,招收了不少學生,而卓微雨就是當時的考官。

    卓微雨道:“華陽市特調局現在正式更名為特戰組,隸屬于武警部門,負責處理一些刑偵局處理不了的特殊事件,之前在各大學校招收特調局成員,我記得寧同學所在的班級,就是我負責考核的,不過寧同學似乎對我們特調局沒興趣,沒有參加?”

    啊?

    寧直聽得愣了一下,這你也記得?寧直不知道,卓微雨的記憶力非常好,說過目不忘也不為過,更別說放眼整個華陽市的學校,對特調局毫無興趣,連報名都沒報名的學生就那么兩三個,所以卓微雨對寧直有印象。

    這卓微雨打電話給我,告訴我特調局改名了是什么意思,讓我進特戰組嗎?我已經算是半個蘇家弟子了,卓炎世族不可能拉我過去吧?

    寧直覺得可能沒好事,便含糊的回答道:“我不是對特調局沒興趣,只是我媽對我的學習寄予厚望,希望我好好學習,將來考上水木燕大什么的,所以我只好忍住自己的沖動,遺憾的選擇不報名了。”

    卓微雨笑道:“以寧同學的成績,考上水木燕大的確十拿九穩。”

    寧直:“……”

    麻蛋,這女的連我的學習成績都調查清楚了?看來是有備而來啊。

    “寧同學現在不用遺憾了,按照大夏政府最新出臺的文件,每一個城市的特調局,當然現在叫特戰組了,都必須由三個以上的世族參與建立,并且由大夏武警總部直接領導。因為政府文件,我聯系過蘇家在華陽市這邊的負責人之一蘇長天,讓蘇家也參與到特戰組的組建中來,蘇老交給了我們幾個名字,上面便有你的名字,現在你已經特戰組的人了。”

    寧直:“……”

    他實在無語了,蘇老頭,你把我名字交上去總得經過我同意吧!

    “我能不去嗎?”

    不知為啥,寧直總覺得自己可能被蘇老頭當槍使了,這老家伙保不準又坑自己呢!他實在不想往蘇老頭挖的坑里跳。

    “你覺得呢?”卓微雨有點不爽了,別人都是削尖了腦袋往特戰隊擠,這家伙居然還推三阻四,“國家出臺的文件,一個特戰隊要三個世族的勢力,你老師點了你的名字,你還想不來?”

    “好吧……”

    寧直仔細想想,拋開蘇老頭不談,自己只是進特戰組的話,倒是愿意的,特戰組可是有資源發的。

    而且寧小雯也在里面,要讓寧小雯這小丫頭跟著特戰組那些人處理特殊事件,寧直還真不放心。

    如果自己也進特戰組,寧小雯能跟著他,卻可以安心一點。

    其實寧直隱隱的知道,政府在這個時候出臺了文件,特調局改名特戰組,別看兩個名字近似,但其實性質已經完全不同了。

    前者是一個機構部門,甚至可以算作一個小宗門。

    華陽市特調局從籌辦到組建,卓炎世族出力最大,按理說,這特調局甚至可以算卓炎世族的分部。

    而其他城市的特調局也大致如此,時間一久,這些特調局有可能被這些世族發展成自己的私兵。

    可是現在,特戰組并入武警系統,必須摻入三個以上的世族,且由大夏武警總部直接領導,也就是四方勢力。

    四方勢力合在一起,哪一個世族都不能一家獨大,這樣就沒有誰能完全領導特戰組。

    甚至有可能以后大夏武警總部可以直接將特戰組發展成自己的嫡系力量。

    說到底,大夏政府現在既需要各大世族發展壯大,維系國家的治安,但終究也得留一手,免得日后這些世族占據一地培養勢力,慢慢演變成潘鎮割據了。

    寧直大概想象得到,卓炎世族執行政府文件的時候,找到蘇長天,蘇長天當時說不定正在泡腳,一邊擦腳一邊就把名字給報上去了。

    這老家伙,拿自己來湊數嗎。

    以后自己就是一名光榮的人民武警了……

    對此,寧直也不抵制,他之前沒報名參加特調局的測試是因為他怕自己有編輯器當外掛,天賦爆表,引起太多關注。

    事實證明他想多了,他天賦真的很一般,進特調局也沒什么。

    “如果寧同學沒有問題的話,今天下午就來特戰組報道吧。”

    ……

    特戰組正式成立,寧小雯當然也要去報道,當天下午,寧直開車帶著寧小雯,按照卓微雨告知的地址,開往特戰組的所在地。

    這個時候正是下午兩點鐘,天氣正熱,寧直開車在郊區的路上,居然有點堵車了。

    這特戰組所在地的道路并不寬敞,而這時候許多家長開車來送孩子,沒有私家車的也是打車把孩子送過來,畢竟這地方可沒有公交站。

    現在這個世界,連掃倒大媽都知道規則變了,世界各地災難頻發,各大世族出世,地位超然。

    甚至許多地方已經出現了武道教習班,這些教習班雇來的教習也不見得有多高的武功,可招學生時卻敢收一月八千、一萬的學費。

    可即便如此,還是有很多家長花大代價把孩子送到教習班去,就怕孩子輸在了起跑線上。

    在這種情況下,有政府和大世族出面成立了特戰隊,不但不收費用,還免費提供修煉資源,無論老師還是功法傳承,都遠超武道教習班,有這樣的好事兒,諸位家長們自然求之不得了。

    他們可是聽說了,之前特戰隊給天賦尤其好的學生發下來了丹藥,其中有價值幾十萬的!

    他們大多數家庭一年的收入加起來也不夠幾十萬,這簡直是天上掉餡餅了。

    寧直這一路上,發現很多家長簡直比孩子都興奮。

    本來要說就算這特戰組所在地的公路有點窄,但也不至于到堵車的地步,關鍵是許多家長送孩子來特戰組也就罷了,但人都送到了,他們也不走。

    把車往路邊一停,很多家長就在這里興奮的攀談起來,互相孩子長,孩子短的聊著。

    炫富炫妹炫孩子,這是人的天性。

    更別說這些人的孩子太值得炫了。

    就這么一會兒的功夫,寧直注意到有許多家長已經開始組建家長群了。

    多份關系多條路,這些家長可精明得很。

    就在這時,突然有高音喇叭的聲音響起——

    “前方是軍事管制區,閑雜人等不得進入!都退出去!”

    然而因為道路擁堵,人員混雜,各種鳴笛聲,吵鬧聲不絕于耳,加上學生家長們平時散漫慣了,也沒怎么把這喇叭聲當回事兒。

    就算有往后退的,也慢吞吞的,還有人完全是觀望的態度。

    直到兩輛武警車開了出來。

    黑色的“劍齒虎”武警防爆車,七米長,三米高,披著厚重的裝甲,車頂還加裝了一挺高射機槍。

    這樣兩個霸氣的龐然大物開出來,頓時比得那些私家車像是玩具一樣。

    家長們有點驚愕的看著這兩輛防爆車,因為道路不夠寬,兩輛車并行幾乎將道路占滿了。

    “都退出去,前方軍管區!”

    一個身穿軍裝的女子從武警防暴車上下來,她腳蹬高筒皮靴,大腿修長,軍裝腰間用腰帶束起,腰肢雖然纖細,卻充滿爆發力。

    這來人正是卓微雨。

    所有人都看向卓微雨,而卓微雨則不緊不慢的從腰間掏出一把死亡之鷹手槍來。

    “呯!”

    一聲槍響,死亡之鷹那堪比小型炸彈的巨大槍鳴聲震得人耳朵發麻,周圍人都嚇了一跳。

    有些學生家長,一輩子都沒近距離感受過槍支的壓迫力。

    “你們孩子是來參加特戰隊的,將來要跟我們一起執行任務,你們以為是來上課外興趣輔導班的嗎?”

    “有誰想改變主意的,現在還來得及,可以立刻帶孩子走人,否則進入特戰隊,簽了合同,就必須執行特戰隊的命令,身不由己了,在執行任務中意外喪生,也是有可能的!你們以為,特戰隊為你們孩子提供習武資源真是白給嗎?”

    卓微雨這番話說出來,像是一盆冷水一樣,把各位家長的熱情都澆滅大半。

    一時間,所有家長都愣愣的看著卓微雨。

    意外喪生……

    雖然說這個世界穿越到這個完全陌生的宇宙,導致危難頻發,甚至就在大概十天前,華陽市因為那朵蒲公英喪生了一千多人。

    可是人們畢竟習慣和平太久了,安逸的思想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轉變過來的,就比如這些學生家長們,他們依舊認為對學校來說,學生的性命大于天。

    一般情況下,要是學校出了意外,一下子死掉幾個學生,那校長都可能會因此而下臺。

    現在卓微雨卻說學生會因為執行任務而死掉,眾家長們一時間有點接受不了。

    “會死人?你們老師不保護學生的嗎?”

    一個穿著防曬衣,帽子上卡著墨鏡的女人問道。

    “執行任務什么的,不是有武警嗎?怎么還要學生去執行任務?”

    又有家長跟著附和,他們的孩子能進入特戰隊當然是光宗耀祖,值得到處吹噓的事情,可要是孩子因此而卷入危險之中,甚至死掉,他們就有些害怕了。

    “難為你能這樣理所當然、理直氣壯的說出這番話來,上梁不正下梁歪,就你這樣的品性,怕是也教不出三觀正的孩子,你把你的孩子帶走吧,特戰隊不需要。”

    “你怎么能罵人呢?”聽到卓微雨的話,先前說話的女人急了,她只是想趁著現在人多,多給自己的孩子多爭取一些利益,沒想到那女人直接說他上梁不正下梁歪。

    “我只是說學生現在年紀還小,武功也低,不該參加任務,我就上梁不正下梁歪了,你們世族就這么欺負我們老百姓嗎?”

    女人開始鼓動其他家長,有些人跟著點頭附和。

    面對強大的世族,他們都是弱勢群體。

    “剛剛點頭的都記下來,他們的孩子全部不要了。”卓微雨淡淡的問道。

    她身邊的軍官立刻行動,將剛才幾個人記錄下來。

    一時間,大家都驚住了。

    我們只是點了個頭!連話都沒說,你這也太霸道了吧。

    “你這是欺負人!”眼看卓微雨來真的,女人也顧不得好言好語了,家長多了,總有幾個潑婦類型的,她從幾個記錄軍官中擠了出去,就想去攔住卓微雨。

    可就在這時,卓微雨忽然轉身,一個快到近乎看不清的側踢。

    “嘭!”

    一身悶響,女人尖叫一聲,直接被踢飛了!

    她的身體直接從大家頭頂飛過去,飛出了十幾米遠,重重的摔在路邊的花壇里。

    大家看到這一幕全都驚呆了,包括寧直。

    這女的……狠啊!

    寧直暗暗咋舌,這女的身材火爆,脾氣更火爆,這么踢不得出人命了?

    可是下一刻,花壇里就傳來“哎喲、哎喲”的呻吟聲。

    女人被踢得七葷八素,一個勁兒的慘呼。

    她自己都還沒搞明白狀況,只覺得胸口像是被大錘砸中,接著就一陣天旋地轉,也不知道飛出去多遠。

    現在她只覺得她的胸都被踢爆了,太特么的疼了!

    看到女人在花壇里掙扎,寧直微微一驚,這力道控制……

    有點可怕。

    這四五十歲的女人,身子骨脆得很,可卓微雨一腳將她踢出這么遠,人沒死不說,甚至都沒骨折。

    光是十幾米遠摔下來,都能摔個半死,可是女人還有力氣掙扎,只是疼得哭爹喊娘罷了。

    這卓微雨好手段。

    不光是寧直,在場許多家長也注意到這一點,他們一時間都不敢出聲了。

    其實大多數家長,無論三觀也好,智商也好都沒問題,看到卓微雨這么強勢,知道胳膊拗不過大腿,都趕緊走得走,散的散了。

    就剩下之前點頭,還有嘴碎的幾個倒霉鬼,被幾個軍官給控制了,他們的孩子,將無緣進入特戰隊。

    “爸,我進不了特戰隊了。”一個戴眼鏡的小胖子快哭了。

    “不進就不進,都是上學的年齡,參加什么武警部隊!十幾歲的孩子,能去執行任務嗎?還不如留在家里安全,出去執行任務,說不定尸體都找不到。”

    小胖子的家長是個穿西裝的中年人,挺著個啤酒肚,看起來油光滿面的,家里顯然有幾個錢。

    他這話雖然是給小胖子說的,可是聲音不小,很多人都聽到了。一時間,不少家長都對他怒目而視,咒我們孩子尸體都找不到?

    “留在家里就安全了?沒武功怕是死得更利索。”寧直慢條斯理的說出這句話來,穿西裝的中年人頓時被噎住了。

    “真以為天塌了有高個兒頂著?其實高個兒一般腿長跑得快,真出大事兒了,這些高個兒早跑沒影了,再看看你,跟懷了孕似的,加上你的小胖兒子,比比你們前后左右,你們跑得過誰呀?”

    扎心了。

    西裝中年人瞪大眼睛看著寧直,肚子都有點抖,可是一時間卻找不到反駁的話來。

    古代封建王朝的歷史上,每逢亂世,最慘的不是那些達官貴人,而是黎民百姓,所謂興百姓苦,亡百姓苦也正是說的這個。

    寧直這話一說來,那些孩子有幸能進特戰隊的家長們頓時愛聽了,道理就是這個道理,進特戰隊危險,留在家里一樣危險。

    這小伙子,有前途啊!

    既然人家都趕人了,家長們也不在這里鬧騰了,就在大家準備退散的時候,卻看到有個人“呼哧”“呼哧”的從遠處跑來了。

    “我靠,這誰啊。”

    大家都驚奇的看著這跑來的家伙,看他也是學生模樣,脖子上搭著毛巾,滿頭大汗,看樣子已經不知道跑了多久了。

    這大中午的,烈日當空,這孩子不會是從市里一路跑過來的吧?

    “這特戰隊怎么還收黑人啊。”有家長驚奇的說道。

    實在是這家伙全身皮膚被曬的油光黑亮,不仔細看,真以為他是從非洲來的。

    眼看著陸炎吭哧吭哧的跑過來,寧直眨了眨眼睛,好家伙,陸炎還真是跑過來的!

    這孩子穿著背心短褲,肩膀上搭著毛巾,因為持續十天戶外跑步,加上此時又正直夏天,陸炎被曬得像是烤大了的肉串似的。

    勞模啊!

    寧直真的很感動,從市里跑過來,少說三十多公里啊,都快趕上馬拉松了,這不得跑上三個小時啊。

    相比落魄到車子都被林哲東扣下了,卻還想著泡女大學生的張鳴遠,陸炎簡直是一股流淌山間的泥石流,翻騰不息,奮勇向前。

    可算到了。

    陸炎堅持跑到了防爆車的跟前,才終于停下來。

    他兩只手撐著腿,大口大口的喘息著,那汗水沿著陸炎的手臂往下淌,簡直像是沒有關嚴實的自來水似的。

    而這時候,陸炎看到了寧直……

    兩人大眼瞪小眼。

    “你……你來……干……干什么?”陸炎喘著氣問道,特么的,怎么去哪里都能看到這個寧直!

    ……
快乐十分黑龙江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