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近身狂婿 > 第一百零五章 告你非禮!

第一百零五章 告你非禮!

言情中文網 www.kfpnfe.live,最快更新近身狂婿最新章節!

    “莫慶峰。四十五歲,無父無母,無兒無女,至今孤身一人。能找到與他相關的資料、履歷,得從他二十八歲開始算。在此之前,他的資料一片空白。”

    瑪莎拉蒂總裁上,司機小五詳細匯報。

    “不出意外,他以往的經歷都是被刻意抹掉了。”

    葉教授緩緩降下車窗。任憑江風拂面,她的思緒漸漸清醒。

    “也有可能他前二十八年什么都沒做。所處的環境,基本與世隔絕。”葉教授抿唇說道。

    “不排除這個可能。”小五點點頭。

    他既是葉教授的專職司機,更是貼身保鏢。

    當然,也負責一些比較陰暗的工作。比如上次楊三兒發動的暗殺事件,就是由他一手操辦,做得干凈利落,不留痕跡。

    “莫慶峰真正崛起于三十五歲。僅用十年時間,就打造了一個近乎壟斷性的傳媒帝國。”小五繼而說道。“而在崛起之前的那七年,他涉獵了很多職業。求職、升遷,跳槽。再求職、升遷、跳槽。”

    頓了頓,小五略顯慎重道:“如果單從這七年的職業履歷來看,莫慶峰在任何一家公司,都不屬于值得培養的員工。”

    “可偏偏,他每每進入一家公司,都會光速升職,讓人費解。”

    葉教授眉頭微蹙,迷人的美眸中,不由自主地閃過一道異色:“他沒有一鳴驚人,而是用七年時間厚積薄發。”

    “看起來,他身后也沒什么大人物或資本支持。不然,他不會一次次從頭做起。”

    葉教授低吟道:“但這七年,他嘗試了無數個職業,并且在每一份職業生涯中,都有所收獲,做出了不俗的成績。”

    “二十八年的空白,七年的奇怪職業之旅,十年的井噴式崛起。”

    葉教授眉頭一挑,突然下結論:“他背后有人。”

    “一個手腕通天的大能。”

    小五微微點頭,表示贊同。

    “莫慶峰的確不像正常的草根崛起。”小五緩緩說道。“也不像是出身豪門的二代三代。”

    小五也下了總結:“從目前所掌握的資料來分析,如小姐所言,他背后有人,而且此人在他每一個關鍵的人生節點,都會出謀劃策,有一錘定音之效。”

    “這個人,不是楚云。但和楚云關系匪淺。”

    葉教授微微瞇起眸子:“所以莫慶峰敬他,怕他。哪怕當眾被打臉,也無動于衷。”

    “楚云,你真是楚家人嗎?如果是,為什么楚家會允許你娶蘇明月?若不是,你憑什么敢對莫慶峰大不敬?”

    車窗緩緩升起,葉教授那端莊優雅的臉龐上,浮現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

    這個男人越來越有意思了。

    她對他的興趣,也愈發濃厚起來。

    “小姐。”

    透過后視鏡,小五瞧見了葉教授臉上的玩味之色。

    他猶豫了下,很謹慎地說道:“大少爺希望您和楚云保持距離。”

    頓了頓,小五又道:“楚云的身份,終究是有婦之夫。”

    葉教授掃了眼后視鏡中,小五那略顯躲閃的目光。

    “一句是我大哥的話。一句是我父母的話。你呢?”葉教授口吻平淡道。“有什么想說的嗎?”

    “他挺有趣。”小五微微一笑,露出幾顆潔白的牙齒。“小姐,有句老話說的好。只要鋤頭揮得好,沒有墻角挖不倒。”

    葉教授笑了。

    明媚動人,令這暗沉的車廂熠熠生輝。

    小五不僅是葉教授的司機、保鏢,更是葉教授的影子。他存在的全部意義,就是為葉教授服務。不論是好的,壞的,只要能讓葉教授高興,就是他的工作。

    哪怕在等級森嚴的葉公館,小五也從不受制于任何人。

    他唯一需要服從的,只有葉教授。

    “小姐好,你就好。”

    這是小五被領進葉公館后,葉老親口對他說的。他將銘記一輩子,直至離開人世。

    ……

    因為是周末,楚云醒來后覺得右眼跳的厲害。加上蘇小小也沒有做早餐的覺悟,起來也是糟踐自己。索性被子一拉,繼續睡去。

    楚云是被一陣冷風吹醒的。

    夢里,他置身冰山,天寒地凍,喊破喉嚨也沒人給他一件棉襖。

    于是他醒了。

    剛睜開眼,他就差點被嚇出心臟病。

    蘇小小坐在床邊,陰陽怪氣地盯著他。手里捧著一杯熱牛奶,很生氣地喝著。

    她穿的很清涼,白色T恤,牛仔短褲。一大截雪白長腿暴露在視野中。令楚云滿腦子都是那兩張偷拍照片。

    禽獸不如的葉教授!你遲早遭雷劈!

    “你干什么!?”

    楚云縮到角落,眼神充滿戒備之色:“我是你姐夫!”

    被楚云這一吼,蘇小小反倒被嚇了一跳。溫熱的牛奶濺到領口,很滑,很粘稠…

    “你作死啊!”蘇小小放下牛奶杯,惱怒地瞪了楚云一眼。“你還知道你是我姐夫?這都幾點了?你是成心想餓死我嗎?”

    楚云揉了揉凌亂的頭發,打著哈欠道:“昨晚工作到凌晨三點,實在精疲力盡,有種被掏空的感覺。”

    “你糊弄鬼呢!?”蘇小小很粗暴地掀開被子。怒道。“昨晚不到十二點你就鼾聲如雷。害得我半夜才睡著!”

    “你是變態嗎?”楚云冷酷道。“趴墻上偷聽我?”

    蘇小小冷笑道:“別廢話了。趕緊起床,我快餓死了!”

    說話間,她還彎腰撿起扔在椅子上的褲子。一股腦砸在了楚云臉上。

    “你們在干什么!?”

    忽然。

    一把直逼噪音的大嗓門響起。

    緊接著,只見一道打扮時髦的身影竄入房間,將蘇小小扯到身邊,眼神心痛地掠過蘇小小脖頸處的白色不明物…

    憤怒如斯:“楚云,你簡直是個禽獸不如的畜生!”

    來者何人,嬸嬸陳秀玲!

    她暴跳如雷,雙目直欲噴火。

    如果眼神可以殺人,她一刀就把楚云第三條腿給剁了!

    蘇小小嚇呆了。

    楚云則很沉穩地穿上褲子,拿手沾了沾水,理了理亂糟糟的頭發。

    然后點了一支煙,愜意而懶洋洋地抽了一口:“陳秀玲。今非昔比,我在楚家的地位已經不是區區一個你就能動搖的了。”

    “還有。下次進我房間記得敲門。否則我會告你非禮。”
快乐十分黑龙江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