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都市妖孽高手 > 第27章 中樞警衛!

第27章 中樞警衛!

作者:安山狐貍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言情中文網 www.kfpnfe.live,最快更新都市妖孽高手最新章節!

    第27章 中樞警衛!

    江川忽然有些后悔了,他就不應該答應讓柳晚珺姐妹住進來,這很可能是他幾年來第一次做出錯誤的決定。

    “老子就不信了,就連鬼門關老子都闖了幾次,還能抵擋不了你們幾個女人的魅力?”

    江川心中哼了一聲,老子要修身養性,要把持住,絕對不能讓你你這個妖精給收了。

    他給自己鼓了鼓勁,背著手,哼著小曲回到了客廳,卻正好看到柳如怡正警惕的看著他。

    他一瞪眼,嚇的柳如怡趕緊移開了目光,心中腹誹不已。

    “混蛋!”

    “流氓!”

    “可惡的家伙……”

    看著江川從自己面前經過,被嚇到的柳如怡忍不住的腹誹,貝齒更是咬的咯咯作響,這家伙表面上一本正經的,就跟個黑面神似的,可實際上卻是一個臭流氓。

    柳如怡可不會像姐姐一樣被這個家伙給蒙蔽,剛才她可是親眼看到,江川在面對姐姐的時候露出那種色瞇瞇的模樣。

    尤其是,姐姐轉身去做飯的時候,江川的目光直直的盯著姐姐的屁`股,看他那樣子,簡直是要把姐姐吃了似的!

    這家伙對姐姐有企圖!

    不行!

    一定要想個辦法,讓姐姐同意從這里搬走,要不然的話,這家伙的好色的真面目早晚會暴露出來,到時候姐姐肯定會有危險。

    甚至,可能就連她和貝貝都會有危險。

    柳如怡眼珠滴溜溜的轉,腦海中一瞬間就閃過無數種辦法,可很快又都被她給打消了。

    因為她知道,如果不是發生了特別嚴重的事情,就只看姐姐對江川如此的信任和依賴,也絕對不會同意從這里搬走的。

    必須要想個完全的法子。

    “沒事別總是癱在沙發上,去幫你姐做飯!”江川剛走上樓梯,突然轉身虎著臉說道。

    “啊!”

    剎那間,正在腹誹不已的柳如怡驚叫一聲,整個人就如同被踩到了尾巴的貓一般,噌的一下就竄了起來。

    江川見狀頓時眉頭一皺:“亂叫什么呢,鬼哭狼嚎的!”

    “我……”

    柳如怡結結巴巴的漲紅了臉:“你……”

    江川臉色一沉:“不要好吃懶做,去給你姐姐幫忙!”

    “……”

    柳如怡牙都快咬碎了,恨不得把江川那張可惡的黑臉扭成麻花!

    然而一對上江川的目光,她就忍不住心中一慌,低著頭,快步進了廚房。

    看著她的背影,江川忍不住搖了搖頭,什么還沒有長大,這丫頭就是欠收拾,多摔打幾次自然就長大了。

    他自然明白,柳如怡心中指不定在怎么腹誹他,剛才如果不是感知到了柳如怡在盯著他的后背,他也懶得教訓她。

    但現在他們既然同住一個屋檐下,江川就不會慣著她。

    江川所料絲毫沒錯,此刻的柳如怡都快要被氣炸了。

    她不光在氣江川,同時也在氣自己。

    “柳如怡啊柳如怡,你心虛什么!為什么要怕那個臭流氓?!”

    她在心中暗暗給自己打氣,“對!他又不會吃了你,沒什么可怕的,下次一定不能退縮,要和他針鋒相對,要給他一個深刻的教訓!”

    然而轉念一想,她又改變了想法:“……還是不能跟他正面交鋒,那家伙根本就是一個渣男,萬一惹惱了他,那渣男恐怕真的會再把我扔出去一次……要迂回,要利用我的優勢……”

    “不是說要給我幫忙嗎?一個人在那嘀嘀咕咕的說什么呢?”柳晚珺有些怪異的看了她一眼。

    “沒什么,我在學著做呢。”柳如怡急忙回過神來,笑嘻嘻的說道。

    柳晚珺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卻也沒有再說什么。

    她知道,其實所有的道理小如都明白,但明白道理是一回事,能不能做的好,又是另外一回事,或者說,可能小如即便是心里明白,卻也不愿意承認,有逆反心理。

    這種事情,只靠開導是沒用的,唯有讓她自己去體會,等她真正意識到自己內心的想法,她自然就會改變了。

    對于這一點,柳晚珺很有信心。

    因為她了解自己的妹妹,也更對江川有信心。

    與此同時。

    江川來到二樓客廳,從長幾上提起了一個包裹,“師父,從今以后,這里就是你的家,你不用再漂泊了。”

    “川哥。”

    鐘貝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江川問道:“都收拾好了?”

    “嗯,收拾好了。”

    鐘貝點點頭,忽然問道:“川哥,你和我哥是戰友嗎?”

    江川一愣:“不是,我們是朋友,你怎么會這么問?”

    “是不是我的問題觸犯了你們的保密原則?”鐘貝吐吐舌頭。

    “什么意思?”江川笑問道。

    “我剛才在整理東西的時候,找到了你的勛章,你等一下……”

    鐘貝轉身回了房間,片刻之后又出來了,手里還拿著一個褐色的東西:“我不是有意要看的,只是隨手打開看了一下。”

    江川有些奇怪:“這是勛章?”

    “就是盒子里面的勛章啊,我哥在部隊也立過功,還把勛章寄給了我,跟你這個勛章很像。”

    鐘貝說著,把東西遞了過來。

    “這是什么?嚯,還挺沉的?”

    江川有些奇怪的接了過來,入手微微一沉。

    他仔細看去,發現這是一個類似于茶葉罐一般的圓柱形的東西,大約有十三四公分高,直徑也差不多有十幾公分,上面的蓋子同樣也是金屬的。

    整個小罐子呈褐色,上面有些許的銹跡,還間雜著銅黃色的痕跡,在蓋子中間有一個圓點,外面圍著一個圓圈痕跡,看起來有些熟悉,似乎是在哪里見過。

    “我就打開看了一下,沒有動里面的東西。”鐘貝說道。

    江川溫和的笑道:“沒事的,你不用拘束,以后這里就是你的家……嗯?”

    說話間,他隨手打開了蓋子,卻不由一怔。

    只見在這小金屬罐里,擺放著幾樣東西,他眉頭一皺,轉身走了幾步,把里面的東西倒在了桌子上,發出了叮當的聲音。

    “五星?國徽?還有勛章?”

    出現在桌子上的,是兩枚勛章,一枚紅色的五星,以及一本證件。

    江川很是訝然,他還從來都不知道家里竟然有這些東西。

    他先拿起那本證件,心中的驚訝就更濃了,只見那證件上寫著幾個字——中樞警衛團!

    愣了愣神,他打開了證件,隨即就怔住了。

    只見在那證件上,貼著一張蓋著鋼印的照片,是父親徐國柱!

    雖然這照片上的父親顯得很是年輕,可江川卻一眼就認出來了,這就是他小時候記憶中,父親年輕時候的模樣!

    穿著軍裝,留著平頭的父親!

    照片上的父親,是如此的精神奕奕,哪怕只是一張證件照,依然能夠看出他的英武和剛毅之氣!

    “中樞警衛團,警衛參謀,徐國濤!”

    江川一字一句的念出了證件上的那些字,臉上的驚愕之色卻是越發的濃郁,“警衛參謀?徐國濤?徐國柱……”

    不一樣的名字,可照片上的人卻是一模一樣!

    鐘貝也是有些訝然的問道:“川哥,這些東西不是你的?徐國濤和徐國柱是誰啊?”

    “不是我的。”

    江川緩緩搖了搖頭,深吸一口氣,說道:“徐國柱是我父親的名字,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些東西,應該就是屬于他的。”

    雖然這證件上寫的名字是徐國濤,可是江川卻可以肯定,這張照片上的人,就是父親徐國柱!

    鐘貝愕然:“這……”

    “他是我的養父。”

    江川解釋了一句,目光卻是死死的盯著手中的那本證件,“這些東西,你是在哪里找到的?”

    鐘貝愣了一下,隨即趕緊說道:“就是在我那個房間里面的那個柜子里。”

    江川問了一句:“我進去看看可以嗎?”

    “當然可以。”

    鐘貝微微一怔,沒想到江川竟然還會征求她的意見。

    江川快步走進了鐘貝的房間,打開了她說的那個柜子,發現這是父親以前用來放書籍的地方。

    父親徐國柱雖然只是一個小包工頭,但卻很愛鉆研學習,在江川的印象中,他陸續買了很多關于建筑方面的書,都是放在這個柜子里。

    他來回翻了幾遍,卻沒有其他的發現,他便回到了桌子旁,怔怔的看著那些東西。

    “川哥,我,我是不是不該碰這些東西?”看到江川那異樣的神情,鐘貝小心翼翼的問道。

    “沒有,你不要多想,我沒有怪你,其實我還要感謝你幫我找到了這些東西,要不然的話,我可能永遠都發現不了。”

    江川心中激蕩,一時間涌出無數的念頭。

    他想起了早上劉三高說的那句話,他們父子到這里之后,是劉三高幫忙落的戶口。

    之前劉三高的這句話沒有引起江川的注意,因為當初的江川還太小,完全不記得這些事情,可現在看到眼前的這些東西,他忽然反應了過來。

    父親來到這里之后需要落戶口,這意味著什么?

    很顯然,父親原本的戶口并不在這里!

    換句話說,他很可能根本不是這五方村乃至于云江市的原住民,而是從外地搬來的!

    。
快乐十分黑龙江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