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都市妖孽高手 > 第30章 你不能侮辱我的智商!

第30章 你不能侮辱我的智商!

作者:安山狐貍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言情中文網 www.kfpnfe.live,最快更新都市妖孽高手最新章節!

    第30章 你不能侮辱我的智商!

    “江川,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你不能侮辱我的智商!”

    柳如怡氣急敗壞的叫道:“不是你暗算了我,難道是我自己弄成這樣的?!”

    鐘貝和柳晚珺在旁邊都是忍俊不禁,什么叫可以侮辱她的人格?

    江川哈哈笑道:“要不然呢?不是你自己弄的,難道是晚珺和貝貝弄的?你看,現在又開始冤枉別人了!”

    “啊啊啊啊!你這個混蛋,我要跟你拼了!”柳如怡幾乎要被氣的失控了,掙扎著就要跟江川拼命。

    然而她才剛一動,又疼的齜牙咧嘴的,十分的滑稽。

    “江川,她這……”

    柳晚珺有些擔心,“快把鞋子脫下了,看看有沒有傷到骨頭。”

    “放心吧,她沒有傷到骨頭,不過暫時的疼痛卻是在所難免的,睡一覺,明天起來就好了。”

    江川笑呵呵的說道:“當然了,最好的辦法還是自己以后走路長點眼,不要動不動就往別人腳上踩,不然的話,下一次可能就不會被硌一下這么簡單了。”

    踩腳?

    此話一出,柳晚珺和鐘貝都不由微微一怔,她們下意識的朝著江川的腳看去,果然發現他的鞋面上有一個淡淡的鞋印,只看那痕跡的大小就知道,這肯定是女人的腳印。

    毫無疑問,肯定是柳如怡干的。

    柳晚珺和鐘貝立刻就猜到了整個過程,很顯然,這是因為柳如怡不忿老是被江川擠兌,所以想要狠狠的踩他一下,結果卻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把自己給害苦了。

    與此同時,她們卻也是心中忍不住的暗暗驚奇,柳如怡只是踩了一下江川的腳而已,怎么就疼成這個樣子?

    江川的腳難道比石頭還硬?

    “小如,以后不許這樣了,聽到沒有!”柳晚珺無奈的瞪了妹妹一眼,這丫頭還想著跟江川斗法,可現在卻證明了,她根本不是江川的對手。

    雖然不知道江川究竟怎么讓柳如怡被硌了,但毫無疑問的是,在江川面前,小如的那點小計謀實在是不值一提。

    柳如怡心里那個恨啊,明明就是她被江川暗算了,而且疼的她直想哭,可現在江川一亮出腳上的鞋印,反而所有的錯都落在她的頭上了。

    這個狡猾的混蛋!

    她雙目冒火的盯著江川,心中暗暗發狠,這一次是本小姐沒有留心,這才被你暗算了,等下一次,我要讓你哭!

    “小如,現在還疼嗎?”

    鐘貝說道:“坐椅子上休息一會吧。”

    柳如怡咬牙道:“坐這里?我怕被人害死!貝貝,你扶我上樓。”

    她現在看到江川就忍不住心中冒火,如果繼續留在這里,他真的擔心自己會被氣息。

    “嘖嘖,只是被硌了一下,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偷懶了,這個方法真不錯!”江川嘖嘖有聲的贊嘆道。

    “江川……”

    柳如怡噌的一下就炸了,“你說我是裝的?”

    鐘貝趕緊拉著她,“好了好了,上樓去休息吧。川哥,你不要再刺激她了。”

    江川搖了搖頭,說道:“不是我要刺激她,而是她太蠢。”

    “川哥!”

    鐘貝無奈的看著她。

    柳如怡臉都黑了,咬牙切齒的說道:“江川,你給我等著!”

    江川笑瞇瞇的問道:“等著做什么?你還想踩我?”

    “……”

    柳如怡深吸一口氣,“貝貝,我們走。”

    她不敢再繼續待下去了,不然的話,她怕自己會忍不住要變成殺人犯!

    那句話說的真對,這個世界上就是有這么一種人,只要看到他那張臉,就讓人忍不住想要野蠻!

    看到柳如怡氣呼呼的上了樓,江川搖了搖頭,這丫頭就是欠收拾,不摔打幾次都不長記性。

    柳晚珺一邊收拾桌子,一邊搖頭失笑。

    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妹妹被人擠兌到這個程度,以往的時候,小如機靈又聰明,從來都是她捉弄別人,還沒有人能夠捉弄她。

    可是自從遇到江川之后,小如已經接二連三的吃癟,不光是被擠兌的說不出話來,甚至就連偷襲都沒有占到便宜,反而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兩人的斗智斗勇,竟然是以小如的完敗結束了第一個回合,這實在是讓柳晚珺感到好笑又驚奇。

    她不由心中失笑,柳如怡這丫頭算是遇到對手了。

    當然,柳晚珺同樣也是第一次見到江川的這一面。

    以前的江川給她的感覺很是復雜,第一次見到江川的時候,他就如同神兵天降一般,在她遇到兇險的時候突然出現,輕而易舉的就擊倒甚至是重創了那些拉卡圭的殺手。

    那一刻的江川,就是她心目中的超級英雄!

    而后來隨著她跟江川接觸了兩次,她卻發現,江川除了在面對敵人時的狠辣之外,平時顯得很是從容,淡然,甚至淡然到隱隱的有一絲冷酷。讓柳晚珺在面對他的時候,都忍不住感覺到了一絲壓力。

    然而現在柳晚珺卻忽然發現,原來彼此熟悉了之后,江川卻是如此的有趣,或者說,他同樣也有人情味。

    柳晚珺能感覺到,之前小如對江川的感謝有些不情不愿,江川沒有在意,或者說,他完全不在意,因為那個時候在江川的心中,應該就已經把小如列為了無關緊要的人。

    柳晚珺相信,如果那個時候小如再遇到兇險,江川很可能會眼睜睜的看著,不會再救她。

    不過,當她跟江川解釋過之后,江川的態度就改變了不少。

    雖然他跟小如之間依然是不對付,可是,比起以前對小如的那種淡漠,現在對她的這種欺負不知道要好了多少。

    對一個人,最怕的就是淡漠和無視,如果江川甚至都懶得去欺負小如,只是把她視為空氣,那對小如來說才是最大的損失。

    “我在想什么呢!”

    腦海中剛閃過這個念頭,柳晚珺自己就差點笑了。

    她感覺自己的這個想法似乎隱隱的有些不對,曾幾何時,就連被人欺負都是一種幸福了?

    “……可憐的小如。”

    她搖搖頭,唇角的笑意卻是怎么都掩藏不住。

    “晚珺,你這反應不對啊。”

    江川笑道:“看到你妹妹吃虧,你這么高興?”

    柳晚珺笑盈盈的說道:“她是吃虧還是占便宜,我還是能分辨出來的。”

    能讓江川耐著性子教訓,這對小如來說又怎么可能會是吃虧?

    江川一哂,站起來說道:“行了,收拾完之后早點休息吧。”

    “好,你也早點休息。”

    柳晚珺輕笑道。

    ……

    夜晚。

    江川坐在房頂上,卻沒有立刻修煉,他的手里拿著那個用炮彈殼做成的小罐子,手指無意識的在上面摩挲著。

    從回家到現在,雖然才不過短短一天一夜的時間,可卻發生了很多事。

    房子被劉三高隨意的出租,他郁清唱盯上,甚至剛回國就近了一次警局。

    鐘貝和柳如怡遇襲,柳晚珺三女住進來……

    還有這個小罐子背后所蘊含的意義。

    這一切,都是在這短短一天之內發生的,雖然還不至于讓江川措手不及,卻也都出乎了他的預料。

    尤其是他現在被郁清唱盯上,以及柳晚珺三女搬到家里來,這兩件事情完全打亂了他的節奏和原本的計劃。

    所以,他現在必須要從頭梳理一下,通盤考慮清楚,不能盲目去做什么,更不能急躁。

    “看來,報仇的事情只能先緩一緩了,必須要先把鐘貝遇到的麻煩解決掉。”

    “就當是先練練手吧!”

    江川咧嘴笑了笑,這才開始修煉。

    一夜的時間很快過去。

    當東方的天際泛起魚肚白,江川早早的起來,走出房間,在院子里隨意的溜達著。

    看著院子一角的那片花草植物,江川卻是沒有欣賞的心思,這些華而不實的東西對他沒有任何的意義。

    他甚至想著,是不是把這些花草都清理干凈,用來種植一些藥草。

    但很快他就打消了這個念頭,現在種植藥草還為時過早,必須要等他的修為再度提升,達到練氣五層以上,他就可以嘗試著布置一個簡單的聚靈陣。

    到那個時候,哪怕是最為普通的藥草,在濃郁靈氣的滋養下,也會據有不凡的效果。

    “聚靈陣……”

    江川有些期待。

    一旦布陣成功,他就可以正式踏上修煉的快車道,未來可期。

    當然,那是以后的事情了,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先解決鐘貝有可能遭遇的危機。

    至于今天,江川要去算賬!

    吃過柳晚珺用心準備的早飯,她就早早的準備了兩輛車,由江川陪著鐘貝和柳如怡去學校,柳晚珺則是在保鏢的陪同下前往公司。

    將鐘貝二女送到學校之后,江川并沒有留在那里旁聽,因為他發現,學校里明顯加強了安保力量,就連警務室的警察都多了幾個。

    江川一眼掃過,甚至能夠看到那些警察都配了槍。

    既然學校有足夠的安保力量,江川自然也就不需要繼續留在那里,所以,他回來找劉三高算賬了。

    然而,他才剛來到劉三高家的大門外,就忽然聽到里面傳來一陣男人說笑的聲音。

    “老劉,你說的那個小癟三到底什么時候會來?我看不如我們直接去他家里,狠狠的收拾他一頓,諒他以后也不敢再炸刺兒!”

    。
快乐十分黑龙江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