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都市妖孽高手 > 第47章 殺人技!

第47章 殺人技!

作者:安山狐貍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言情中文網 www.kfpnfe.live,最快更新都市妖孽高手最新章節!

    第47章 殺人技!

    “再敢招惹我,我就殺了你!”

    江川盯著陳耀陽的眼睛,聲音冰冷:“記住了嗎?”

    陳耀陽渾身一顫,臉色煞白,幾乎是下意識的點頭,“記,記住了……”

    他自己都沒有發覺,他的聲音在顫抖,甚至帶上了一絲哭腔。

    “不要再有下一次!”

    江川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他的聲音不高,卻讓陳耀陽有種發自骨子里的驚恐。

    一直到江川轉身離開,陳耀陽甚至都沒有從那種極度恐懼之中解脫出來。

    當涼風吹過,感覺到褲襠里一片冰涼,陳耀陽下意識的低頭看了看。

    旋即,他那原本蒼白的臉色,漸漸漲紅,他死死的抓著地上的泥草,渾身顫抖不已。

    “啊——”

    一直到旁邊有人疼的叫出聲,陳耀陽才猛然回過神來,他的一張臉漲成了豬肝色,甚至顧不得腦袋被扇的嗡嗡作響,幾乎是以全身的力量猛然爬起來,轉身就跑!

    “他么的!疼死老子了!”

    “草……那家伙下手太狠了!”

    “咦?這是什么味道?”

    “陽哥他……尿了?”

    看到地上那一片濕痕,還有空氣中飄散的那股騷味,幾個人都呆住了,就連他們那齜牙咧嘴的表情都凝固了。

    他們沒有想到,陳耀陽竟然嚇尿了!

    不光是他們,就連那些已經躲開,在遠處偷偷看熱鬧的人,聽到這話也都驚愕不已。

    校園后面這片樹林的風景很是不錯,所以平時有很多的情侶會在這里約會,原本那些人看到陳耀陽氣勢洶洶的帶著人過來,都還以為江川肯定要倒霉了。

    雖然陳耀陽才上大一,可在整個江北大學卻已經是有相當的名氣,有不少人都認識這個家世不凡又囂張的陳少。

    更何況,跟著陳耀陽的那幾個人也都是在學校里沒人敢惹的體院學生,這么多人找江川的麻煩,他肯定會吃大虧。

    然而讓這些人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的是,最后吃虧的并不是江川,反而是陳耀陽!

    不!

    陳耀陽那已經不能叫吃虧了,完全可以說是被虐!

    被虐的很慘!

    尤其是那幾個響亮無比的耳光,讓圍觀的人看著都疼,更不用說被抽的陳耀陽了。

    可這還不算完,更讓他們驚愕的是,陳耀陽竟然嚇尿了!

    雖然他們離的很遠,看不到陳耀陽褲子上的濕痕,可就連他的跟班都這么說了,那必然是真的!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這一幕,他們無論如何都難以相信,原來有人真的會被嚇尿!

    而且,被嚇尿的竟然還是大名鼎鼎的陳耀陽,陳少!

    這實在是讓人瞠目結舌!

    “我們走!”

    周圍那些或愕然或異樣的目光,讓陳耀陽的那些跟班都忍不住臉上火辣辣的,他們再也沒臉繼續待在這里,都忍著痛齜牙咧嘴的從地上爬起來,灰溜溜的離開了。

    而陳耀陽被人抽了耳光,生生嚇尿的消息,卻是以最短的時間傳遍了整個校園,不知道成為了多少學生的談資。

    陳耀陽這個堂堂的富家闊少,一下淪為了笑柄,顏面掃地!

    那些曾經被陳耀陽欺負過的學生,都感覺很是解氣,同時他們對于出手狠狠教訓了陳耀陽的江川,都充滿了謝意。

    盡管他們都不知道江川的名字,但這卻不妨礙他們的感激。

    此刻已經坐上車的江川,并不知道他離開之后學校里所發生的事情,即便是知道了,他也不會在意。

    因為對于他來說,陳耀陽只不過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他可以肯定,經過了這次教訓,陳耀陽無論如何也絕對不敢再派人跟蹤他們!

    數年的大獄生涯讓江川見慣了形形**的人,他清楚的知道,對待陳耀陽這種人,不出手則已,只要出手,就一定要給對方一個無比深刻的教訓,讓對方這一輩子都要長這個記性!

    甚至,陳耀陽反而還應該慶幸他是在華國,江川已經手下留情了。

    如果是在國外,今天江川要給他的可就不僅僅只是威懾和教訓了,而是會直接廢了他,甚至是讓他這輩子都不會再有機會威脅到他們!

    同時還有一點,通過跟杜斌擎聊天,江川意識到柳如怡和鐘貝在學校里究竟有多么的引人矚目,現在有一個陳耀陽,那接下來必然還會有其他的公子哥前來糾纏不清。

    既然陳耀陽這么亟不可待的跳出來,江川自然會成全他,讓他做這只被宰的雞,震一震那些蠢蠢欲動的猴!

    半個多小時之后。

    車子緩緩開進來五方村。

    然而,車子還沒有到家,江川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他發現在家門前的那片空地上,停放著一輛豪華越野車,更重要的是,江川能夠敏銳的察覺到,車里有人在盯著他。

    “停車!”

    江川沉聲說道:“你們兩個在車上等著,沒有我的示意不要下來!”

    二女臉色微變,“是不是那些人又來了?”

    “不要擔心,應該不是那些歹徒。”

    江川安慰了她們一句,推開車門下了車,徑直朝著那輛越野車走去。

    這個時候,那越野車的門也開了,一個年輕男人跳了下來,“你是江川?”

    這是一個大約二十五六歲的男人,身上穿著黑色的西裝,留著一頭碎發,那白色的襯衫袖口中,暗紅色的刺青紋身若隱若現。

    江川問道:“你是誰?”

    然而那人卻沒有回答,而是說道:“有人想要見你,跟我走一趟吧。”

    江川的眉頭皺了起來:“誰要見我?”

    那人淡淡的說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江川沉聲問道:“我再問一遍,你們是誰?”

    那人的臉色沉了下來,語氣也變得低沉了很多:“你不用問這么多,跟我走一趟,你自然就知道了。”

    江川的眼睛微微瞇了一下:“我如果不去呢?”

    此人的神色變得不善了起來,冷笑道:“這恐怕由不得你!”

    說話間,越野車的另外一側車門也打開了,又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走了下來,“跟他廢什么話!江川,這次我們兄弟是來請你,如果你敬酒不吃吃罰酒……”

    “呵!”

    江川搖頭笑了笑,隨即臉色突然一寒,閃電般的一腳踢了出去,瞬間將那人踢的橫飛了出去。

    “嗙!”

    那人重重的撞在了越野車上,又彈回來摔在了地上,嘴里發出痛苦的低吼:“唔——”

    當江川的腳落在地上的那一刻,他的身子已經前傾,五指彎曲,重重的擊打在了紋身男人的咽喉上。

    “呃……呃……”

    紋身男人瞬間瞪大了眼睛,雙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脖子,一張臉扭曲在一起,漲成了豬肝色!

    江川就站在他面前,與他之間不過幾寸的距離,可后者卻只能死死的捂住脖子,張大嘴,半點反擊的動作都做不出來。

    在他那驚恐的目光中,江川不緊不慢的伸出手,四指扣住了他的耳朵,拇指彎曲,關節抵住了他的眼球,稍一用力,這紋身男人就只感覺自己的眼球都要爆開了!

    “呃……啊……”

    他的喉嚨里發出無比痛苦的聲音,身體都在顫抖,卻不敢有絲毫的掙扎。

    因為他知道,只要江川的拇指一用力,他的眼球必然會會生生的捏爆!

    他心中駭然無比,這是什么手段?!

    如果不是親身體會到,紋身男人永遠都無法想到,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會有這種恐怖的招數和技巧!

    這,是殺人技!

    “誰要見我?”

    江川冷冷的問道。

    “嗬……呃……”

    紋身男人拼命的吸氣,無比艱難的開口,聲音沙啞:“是……是蓉姐……蓉姐要見你……啊……”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感覺到江川的手開始發力,眼球頓時劇痛無比,以至于讓他整個腦袋都跟著疼了起來。

    “揣蓉!是揣蓉!”

    “繼續!”

    江川寒聲道。

    紋身男人大口大口的吸氣,渾身劇烈的顫抖,“你打傷了揣蓉的弟弟揣鐵,他可能還要坐牢,所以她要我們把你帶到她面前……”

    江川冷聲問道:“帶到她面前之后呢?她打算怎么對付我?!”

    “不,不知道,我們也只是聽她的吩咐干活!”紋身男人急忙說道。

    一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總算是緩過來一些,雖然聲音依然沙啞,嗓子疼的仿佛已經碎裂,但總算是能勉強順暢的說話了。

    江川冷聲問道:“她有什么依仗,你們為什么要聽她的話?”

    “揣蓉是沈爺的女人,她的話我們不敢不聽……”

    他的話音未落,就感覺到江川的手指加大了力量,眼球的強烈劇痛讓他忍不住慘叫出聲:“沈畢陽!畢陽集團的老總沈畢陽!他是云江地下世界的一位爺,揣蓉是他的女人……”

    江川問道:“沈畢陽在什么地方?”

    “不,不知道……”

    紋身男人下意識的回答,不等江川再說什么,他就急忙叫道:“我真不知道,沈爺……沈畢陽是大人物,我們只是跟著揣蓉的,根本沒有資格見到沈畢陽……”

    江川冷聲問道:“揣蓉在哪里?她要你們把我帶到哪里?”

    “帶到江邊碼頭上……然后給她打電話……”紋身男人強忍著眼球上傳來的劇痛,顫抖著說道,“啊……”

    “嚯!”

    江川冷笑一聲:“這是打算要把我沉江?”

    。
快乐十分黑龙江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