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都市妖孽高手 > 第58章 全盤答應

第58章 全盤答應

作者:安山狐貍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言情中文網 www.kfpnfe.live,最快更新都市妖孽高手最新章節!

    第58章 全盤答應

    沈家莊園。

    看著一臉忐忑的李浩,沈畢陽的眉頭緊皺,沉聲問道:“你剛才說,是江川讓你過來的?”

    李浩硬著頭皮點頭,說道:“沒錯!沈爺,江爺讓我把他送回去之后,他讓我再回來。”

    沈畢陽沉聲問道:“他讓你帶什么話?”

    李浩頓時有些緊張,他實在是不知道,如果自己把江川的要求說出來之后,沈畢陽會是怎樣的反應。

    但有一點他卻是很清楚,如果換做他是沈畢陽,在被人如此逼迫的情況下,絕對會很是憤怒與惱火,甚至直接把他這個小嘍啰做掉,以此來泄憤也不是不可能的!

    “怎么,江川說了什么話,讓你連學一遍都不敢?”沈畢陽沉著臉,冷聲問道。

    “我,我只是沒有想好該怎么說。”

    李浩深吸一口氣,暗道一聲,死就死了,最終開口道:“江爺讓我回來繼續上班,而且……”

    沈畢陽聽到李浩說要繼續回來上班,眼角就忍不住抽搐了幾下,再看李浩那有些遲疑的模樣,他頓時臉色一寒。

    “而且什么?”

    李浩頓時心中一緊,然而,想到自己的家人現在還落在揣蓉的手中,他頓時心一橫,咬牙說道:“江爺說,讓我做畢陽集團安保部的二把手,還要沈爺把我的工資翻個幾倍!”

    “呼!”

    他的話音才剛落下,就陡然心中一緊。

    只見沈畢陽聽到這話,猛然抬起來手,握成了拳頭,往下落了好幾下,顯然是忍了又忍,才沒有砸在桌子上!

    可即便如此,沈畢陽的臉色也已經是一片鐵青,腮部高高的鼓起,顯然是在緊緊地咬著牙,整個人散發出一股危險的氣息。

    旁邊的小吳也不由露出了憤怒的神色,眼中殺機凜然的盯著李浩,只要沈畢陽一聲令下,他立刻就會把李浩做掉!

    李浩心中不由暗暗叫苦,原本他實在是不想把后面的話說出來,可是他卻明白,江川派他回來是有目的的,如果他沒有照做,接下來江川自然也就不會再保他。

    那么一來,他才是真的把自己陷入絕境了。

    左右都是一死,李浩只能硬著頭皮把要求說出來。

    “江川……”

    良久,沈畢陽終于開口了,然而這一次,他的聲音卻是有些打頓,“江川什么時候成了畢陽集團的負責人,竟然可以隨意指派員工的職位了?”

    李浩硬著頭皮說道:“沈爺,我也只是轉述江爺的話。”

    沈畢陽冷冷的盯著他,沉聲問道:“如果我不答應呢?”

    李浩不敢跟他對視,低著頭說道:“不管沈爺是不是答應,我都沒有任何的怨言,畢竟今天是我有錯在先。”

    “哼!”

    沈畢陽冷哼一聲,猛然站了起來,厲喝道:“你沒有怨言?!好一個沒有怨言!你真不錯!”

    李浩心中一顫,低著頭不敢說話。

    沈畢陽冷冷的瞪了他一眼,而后背著手,在偌大的客廳里來回走動,腮部高高鼓起,整個人就如同一頭被徹底激怒的獅子。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失,客廳里的空氣都近乎凝固了。

    終于,沈畢陽停下了腳步,冷聲問道:“想做安保部的二把手是吧?好!我給你這個職位,工資按照經理的等級,李經理,滿意了嗎?”

    聞聽此言,李浩非但沒有任何的欣喜,反而是心中苦澀不已,“沈爺……”

    “滾!”

    沈畢陽暴喝一聲,“滾出去!”

    李浩急忙說道:“沈爺,我還有一個請求!”

    不等沈畢陽暴怒,他就趕緊說道:“蓉姐派人抓了我的家人,求沈爺高抬貴手,饒了他們!”

    沈畢陽冷冷的盯著他,“李浩,你還真是個人才!以前我怎么就沒有發現,原來我的身邊還盤著一條龍啊!”

    李浩嘴里發苦,他知道,沈畢陽對他的恨意已經達到了頂點,可到了這個地步,他根本沒有任何的退路,只能硬著頭皮說道:“沈爺,我也只是為了求活,求沈爺開恩!”

    “求活?呵!”

    沈畢陽的聲音不再高昂,反而是平靜了下來,“好!回去吧,你的家人也會回去的。”

    聞聽此言,李浩頓時心中大喜過望,“多謝沈爺!多謝沈爺!”

    “以后還是叫我董事長吧。”

    沈畢陽面無表情,淡淡的說道:“既然是我畢陽集團的安保部經理了,就不要再把江湖上的那一套帶到公司里來了,你說呢,李經理?”

    李浩心中咯噔一聲,他意識到,從今天開始,或者說從此刻開始,他恐怕是已經徹底的被沈畢陽列入黑名單了。

    然而,李浩卻別無選擇。

    他抿了抿嘴,點頭說道:“是,董事長。”

    沈畢陽看都沒有再看他一眼,只是隨手一擺,“去吧。”

    李浩微微彎腰:“董事長,那我先走了。”

    看著李浩的身影消失在大門外,沈畢陽的臉色徹底的陰沉了下來,他一把抄起茶幾上的杯子,狠狠的砸在了地毯上,蹦跶到了角落里。

    “沈爺。”

    看到這一幕,小吳咬牙道:“要不要我去把他做掉?”

    沈畢陽沒有說話,只是站在那里喘著粗氣。

    足足兩三分鐘之后,他才沉聲說道:“如果把這個小癟三做掉了,那才是正合了江川的心思!更何況,只是做掉他又能起什么作用?區區一條狗,為什么敢跑到這里來狂吠?”

    小吳沉默了。

    他自然也明白,李浩之所以敢如此肆無忌憚的跑到這里來,甚至還蹬鼻子上臉,公然跟沈畢陽提出要做安保部門的二把手,甚至還要讓揣蓉放了他的家人,都只是因為有江川在他的背后給他撐腰!

    “江川這是在告訴我,他要在我這里楔進來一個釘子!”

    沈畢陽的聲音低沉,“如果我不答應,那就意味著接下來江川必然會有所行動!想我沈畢陽在這個江湖上摸爬滾打的半輩子,如今竟然會被人逼到這個地步。”

    小吳聞言,心中無比的惱火:“沈爺,我帶人暗中去干了他!我把公司的好手都帶上,帶足家伙,我就不信了,他江川還能是鐵打的?”

    沈畢陽沒有回頭,只是淡淡的問道:“你有幾分把握?”

    小吳語塞。

    他有幾分把握?

    一分也沒有!

    對于江川的恐怖,沒有人比他的感受更加的深刻,甚至是一種近乎刻骨銘心般的體會。

    他知道,哪怕他真的把公司里的好手都帶上,對江川發動突襲,除非是江川站在那里讓他們開槍射擊,要不然的話,他都不敢說一定能夠做掉江川!

    那是一個極其恐怖的超級高手!

    甚至,如果是近距離的搏殺,槍械在江川面前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小吳心里都沒有半點把握。

    哪怕是一直到現在,他的腦海中還不時地浮現出那把鑰匙。

    還有那生生被震裂的槍口!

    在近距離內,江川打出的鑰匙,比子彈還要可怕!

    面對這樣一個恐怖的敵人,小吳心中近乎泛起一股無可匹敵的無力感。

    “對付這樣的人,不能硬來!”

    沒有聽到小吳的回答,沈畢陽絲毫不意外,實際上,自從親眼看到江川一直手扣著小吳的肩胛骨,將其提了起來的那個場景,沈畢陽就知道,小吳在江川面前就連提鞋都不夠格!

    江川那樣的高手,除非是能夠一擊致命,要不然的話,就絕對不能硬來,否則只會加速自己的死亡。

    “沈爺,難道我們就這么算了?”小吳不忿的問道。

    “當然不能就這么算了!”

    沈畢陽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的異樣,那似乎是一種向往,又好像是蘊含著他的決心,“我不光要答應李浩的要求,而且還要加倍滿足他!”

    “什么?”小吳愣了。

    “你親自安排下去,李浩從現在開始,就是我畢陽集團安保部的第二負責人,讓他獨自負責一個子公司的安保業務!”

    沈畢陽沉聲說道:“另外,去查一下李浩的家人都在做什么工作,讓他們也都來公司上班,給他們開高工資。”

    小吳愕然不已:“沈爺,這……”

    “他想要的,我都給他!他不想要的,我也要給他!”

    沈畢陽的眼中泛著寒光,“賣主求榮的狗,我要活活撐死他!”

    小吳愣了片刻,隨即便反應了過來:“沈爺,我明白了!我這就去辦!”

    “唔!”

    沈畢陽點了點頭,說道:“另外,跟程總那里打個招呼,就說是我的意思。”

    小吳點頭:“是,沈爺。”

    略微頓了頓,他又問道:“那江川……”

    沈畢陽擺擺手:“我自有主意。”

    小吳便明白了。

    ……

    在修煉之前,江川接到了李浩的電話。

    “江爺,沈畢陽全部都答應了!”李浩在電話里顯得很恭敬,可那種激動卻是怎么都掩飾不住,“多謝江爺,救了我全家!”

    “沈畢陽已經動手了?”江川皺眉問道。

    “是揣蓉!”

    李浩說道:“我剛到沈畢陽的住處,就接到了電話,揣蓉派人把我的家人都抓了起來,沈畢陽又讓她把人放了。”

    他快速的把事情說了一遍,但是卻隱去了這個過程中他心中的忐忑,尤其是沒有說他扯著江川的旗號來應付沈畢陽的事。

    江川問道:“接下來知道該怎么做吧?”

    李浩立刻點頭說道:“江爺,以后畢陽集團有任何的風吹草動,我都會第一時間跟你匯報。”

    “好,就這樣吧。”

    掛了電話,江川卻是不由的皺了皺眉,冷笑一聲:“沈畢陽這是不死心啊!”

    。
快乐十分黑龙江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