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 961.第961章 一不留神,把人給滅口了

961.第961章 一不留神,把人給滅口了

言情中文網 www.kfpnfe.live,最快更新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最新章節!

    剛好小帝莘還沒回來,葉凌月就打算先利用這二十多塊低級靈石,看看能不能補充鼎靈消耗的靈力。

    正當葉凌月帶著低級靈石,離開浣衣坊后不久,就有幾個身影,鬼祟地跟在了葉凌月的身后。

    待到葉凌月到了偏僻處,那幾個人影一下子圍了過去。

    “葉凌月,你給我站住。”

    葉凌月慢悠悠地轉過了身去。

    她早就感覺到了身后有人跟蹤,光是聽腳步聲,她就知道,是那群早前處處刁難她的老雜役們。

    “你們跟了我一路了,到底想干什么?”

    葉凌月看到了方柔和她身后的五六名雜役。

    三男兩女,一下子就將葉凌月的四周圍堵得死死的。

    方柔一聽葉凌月居然早就發現了她們,還有些意外。

    可一想到,葉凌月是因為沒有輪回之力才被發配到浣衣坊的,況且,她若是真的故布疑陣,又怎么會把人帶到這么個荒涼偏僻的地方。

    周圍,除了她們之外,其他連個人影都看不到,這時候就算是殺了葉凌月,也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靈。

    況且,她們人多,難不成還怕了個輪回一道都不是小廢物嘛。

    “呵~干什么?這話應該我問你才對。你難道不知道浣衣坊的規矩,新人來的第一個月的靈石,都必須孝敬老人,那叫孝敬錢。方才我看你把其他新人的靈石都收走了,識相的話,你就乖乖交出來。”方柔愈發有肆無恐了,盯著葉凌月手中,那個鼓囊囊的靈石袋,露出了貪婪的光色來。

    “孝敬錢是嘛,行,我可以給你。”哪知葉凌月很是利索的答應了,而且,作勢手晃了晃,將手中的那一袋丟了過去。

    方柔沒料到事情會那么順利,下意識就要去接。

    哪知已經脫手而出的袋子,詭異地在空中一個停滯,嚯然間,又飛回到了葉凌月的手中。

    取而代之的,是葉凌月眼中突然迸發出來的兇光。

    她的身形微微弓起,十指上暗影重重,猶如驟雨一般。

    鬼門十三針的第四針冰封天下,已經疾刺向了方柔的死穴。

    那一指,看似微不足道,可是一落下時,方柔只覺得渾身一僵。

    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動,僵硬發冷,一股死亡的氣息,在剎那間,淹沒了她的意識。

    她直挺挺地跌倒在地,身子依舊保持著早前想要搶奪靈石袋子的姿態,方柔的那些同伙見狀大駭。

    再看葉凌月,依舊是瘦瘦小小,只是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已經一招擊殺輪回二道的方柔的架勢,哪里像是一個連輪回之力都沒有的廢物。

    那些人心中已知道不妙,頓時做了困獸散,只是葉凌月哪里會給他們喘息逃命的機會。

    但見葉凌月腳下一踏,身子如穿梭在春日花叢里的蝴蝶似的,連著又是數指落下。

    小無量指猶如驟雨般落下,“砰砰”又是數聲聲,又見兩人倒下。

    余下的三人,他們眼中露出了驚恐之色,奪路就要逃,哪知葉凌咽喉里,發出了一陣類似于鳴哨般的響聲。

    只見暗處,三個影子躥了出來。

    小吱喲、小烏丫還有小囚天各自施展神通,三人的尸體,幾乎是同時,被擊殺,狠狠地擲落在地。

    自打葉凌月進入了孤月海后,為了防止自己的小獸和靈植們被發現,她一直讓它們呆在了鴻蒙天里。

    三小家伙,自然不愿意放過這一次難得的松動筋骨的機會。

    正值午后,絢爛的太陽照了一地。

    “小囚天,這幾人的尸體交給你處置了。”

    葉凌月見了地上已經倒地氣絕的六人,走上前去,從他們身上搜出了幾個口袋,余下的就交給小囚天大快朵頤了起來。

    不過一會兒,這些尸體就消失的干干凈凈。

    葉凌月打開了方柔的那一個袋子,里面裝了三十幾塊低級靈石,這方柔也算浣衣坊的一霸,平日也沒少欺負其他老雜役。

    至于另外幾人,他們身上的靈石可就沒有方柔那么多了,五個人,加在一起,也就二十幾塊。

    這些低級靈石的數量加在一起,足有七十多塊,葉凌月不用說,也一并笑納了。

    收好了靈石后,葉凌月又在方柔的口袋里,發現了一個小小的石牌以及一封信。

    她打開了信,掃了幾眼,眸間跳過了了然之色。

    原來,方柔不過是一個幌子,真正要對她下手的另有其人。

    信中說只要方柔照著他們的命令行事,他們非但可以給方柔二十塊低級靈石作為報酬,另外,還可以提供一塊只有外門弟子才有資格擁有的“交易令”給方柔。

    有了這塊交易令后,方柔就可以進入孤月海的集市,購買她身為雜役時,難以買到的一些東西。

    方柔顯然也是個有野心的,不甘心一輩子都當個雜役,她也就是貪圖這塊交易令,才會一時被貪念迷昏了眼,想要暗中殺了葉凌月,哪知道陰溝里翻船,反倒被葉凌月給滅了口。

    只可惜,信是以匿名的方式寫的,葉凌月除了知道這是一封孤月海的外門弟子寫的信以外,并不能確認這封信,究竟是誰寫的。

    葉凌月收起了那塊交易令,將那封信小心翼翼地收好了。

    她有種預感,寫這封信的人,很可能和當初殺害小帝莘的人有關系。

    她早晚會將那人的真面目揭露出來,而且要讓對方付出慘痛的代價。

    收拾干凈了現場,確認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后,葉凌月才回到了住處。

    葉凌月手頭,如今大概也有七十多塊低級靈石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讓鼎靈活過來。

    抱著試一試的念頭,葉凌月拿起了其中一塊靈石,握在了手上。

    靈石的大小,比她的拳頭還要略小些,一握在右手上,葉凌月就感覺到,自己手心中,許久沒有動靜的乾鼎鼎印,突的跳動了一下。

    緊接著,一股讓人身心都覺得很是舒服的靈力,源源不斷地涌入了她的手掌心中,滋潤著靈力干涸的乾鼎鼎印。
快乐十分黑龙江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