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王者峽谷不需要我 > 28.第二十八局匹配

28.第二十八局匹配

言情中文網 www.kfpnfe.live,最快更新王者峽谷不需要我最新章節!

    “對啊……”舒靈湊近瞧, 確認道:“你耳朵真的好紅啊!”

    “曬的。”徐星河偏開眼,不自在地摸了摸耳后, 離妹妹銳利的目光遠了幾寸。

    舒靈似乎接受了這個理由, 不再糾結。她垂眸看手機, 上面剛巧來了條微信消息。

    點開一看, 舒靈怔了下。

    是剛剛房客發來的,

    【謝謝你的粽子,端午安康】

    舒靈端詳了一會那行字, 有點不敢相信, 這個老一副愛理不理臉的女人, 居然也會跟她說謝謝?

    抽抽鼻子, 舒靈也禮尚往來, 發過去一張小粽子微笑蹦跶的表情包,打字回:

    【端午安康】

    “人家謝我了,”舒靈斜了眼徐星河,把手機舉到他面前,嘴里小聲嘀咕:“準確說是謝你,勉為其難給你看一下吧。”

    徐星河定睛一瞧, 睫羽微斂, 牽起唇角,笑了。

    ——

    回到爺爺奶奶家里, 和兩位老人寒暄了幾句, 徐星河拿起手機, 獨自一人走到陽臺。

    午后日光清澄透澈, 他的心仿佛還留在剛才那趟路上,顛簸起伏,不知歸途。

    他打開通訊錄,找到小徒弟的聯系方式。

    拇指在那行數字上停頓著,徐星河也摸不懂自己的情緒,從她那出來,他身后就跟了一片風,強勁地吹鼓著把他背部,要把他往什么方向推趕。

    所以他把這通電話撥了出去。

    對方很快接起來:“喂。”

    語氣似乎還有些驚訝,不解:“師父?”

    徐星河看著腳邊一盆修剪得當的盆景樹,心頭惴惴,喜悅難平,他努力不讓自己漏出笑意:“是我。”

    “怎么打電話給我?”她那邊很安靜,只有她的聲音,應該還沒出門。

    徐星河找了張靠欄桿的石凳坐下:“不能打?”

    他都憋了那么久了,怎么不能打,能不打么,他想和她說話。

    “不是,”她否認,并解釋道:“你以前也沒打過吧。”

    徐星河挑眉:“我回金陵了,關照一下徒弟不行嗎?”

    “你真回了啊?”她笑:“我都要走了,你怎么關照。”

    徐星河佯作不知情:“去哪?”

    “跟你講過的,放假就回老家。”

    “你現在在哪。”他又裝模作樣問,心里同時與她給出一樣的回答。

    「在家。」

    “在家。”

    知道我剛從你那回來嗎,知道我們已經見過面嗎,也該慶幸這只是通電話,他只要不露聲色,就可以任由那些讓他興奮的秘密,爬滿眼角眉梢。

    心里有很多呼之欲出的話,跑到嗓子眼,徐星河克制回去,終究只“嗯”了一下。

    對面又說:“你難得回來一趟,好好玩,我估計陪不了你了。”

    “好。”徐星河愜意地靠到了磚墻,今天于他而言,已是意外收獲,莫大驚喜。

    “星河——”屋內傳來奶奶的叫喊:“我洗了草莓,過來吃呀。”

    徐星河往那掃了眼,說:“我有點事,先不說了。”

    那頭回:“好。”

    說著先掛,手機還貼著耳廓,沒放下,只是沒說話。

    另一邊,也沒有切斷,似乎在等他。

    寂靜須臾。

    女人聲音響起:“你不掛?”

    “哦,”他終于笑出了一點聲音,還故意恍然大悟:“原來我沒掛啊。”

    “對啊。”

    “那你先吧。”

    “突然這么客氣干什么?我很不習慣。”

    是嗎,徐星河手叩著窗沿,怎么辦,他也不懂了,只得在口中正經答:“女士優先。”

    那頭輕輕一笑,感慨:“現在男孩子都很講禮貌。”

    “還有誰啊。”他完全不想結束通話了。

    “告訴你干嘛。”她語氣突地神秘下去。

    嗨唷,還真以為他不知道,徐星河被逗彎了眼,這時,奶奶的催促再度從窗里飄出,再回首,是舒靈探出的小腦袋,以及毫不掩飾的判研目光。

    霎時收起笑,徐星河不好再流連忘返,與徒弟道別,最終還是自己先掐斷通話。

    回到客廳沙發,徐星河把手機放回兜里,奶奶從果盤里揀出一顆鮮紅欲滴的草莓,摘了葉蒂,遞給他,癟嘴笑著:“現在大了,喊不動了。”

    舒靈也跟著附和,捏出蒼老聲效:“就是,大咯——喊不動咯——”

    徐星河接過去吃,并未吭聲。

    奶奶瞟他一眼,“星河下半年就大四了吧。”

    徐星河“嗯”了聲。

    奶奶挑了只鮮艷可口的草莓給舒靈,轉頭問:“女朋友談了嗎?”

    徐星河下意識回:“不知道。”

    舒靈突然和偵探指認兇手一般目光炯炯,看向表哥:“好啊——我知道了。”

    徐星河挑眼,淡著聲:“你知道什么了。”

    “你說不知道!”

    “有什么問題?”

    “外婆問你有沒有談對象,你不回答有或沒有,而是不知道,明顯心里有個可發展對象,但還在曖昧期,還沒確定關系,你才會不由自主說,不知道!”

    徐星河把視線落到舒靈臉上,不在意回:“不知道是不知道在哪。”

    “才不是!”

    “我說是就是。”

    “那你說,你剛才在陽臺和誰打電話?還避著我們。”

    “我和誰通話還要拿個喇叭公放?”

    “你就是有問題,”舒靈學出機敏警犬狀:“我鼻子很靈。”

    “你是狗么?”

    “我是孤狼,對戀愛的酸臭味特別敏感。”

    “呵。”徐星河冷哼一聲,望向別處。

    “喲喲喲——”舒靈瞇起了眼,斜視他:“心虛了,不敢跟我對視了,用笑來掩飾了。”

    “……”

    ……

    兩個孫輩的有趣爭執,讓徐奶奶一邊笑開了花,一邊直勸別吵別吵,有對象就有對象了,又不是壞事情。

    ——

    開完會,秦冕徑直回了辦公室,湯助亦步亦趨跟在他后邊。

    這次的會議主題簡單,目標明確,通過主播幺幺靈這一個月的試水,高管層一致認為,樂玩TV的手游版塊有著巨大的潛力和開闊的市場,應當趁此機會充分利用幺幺靈引流過來的固定人氣當墊腳石,挖到更多優秀的王者榮耀主播來到樂玩平臺,擴大手游直播區域的實力和影響,爭取早日趕超其他平臺。

    坐回班臺后,湯助給他倒了杯咖啡,才回到自己辦公桌。

    秦冕按亮面前的macbook,剛要查看郵件,一邊手機突然震了。

    拿起來,屏幕上是陸瑠的名字,男人當即接起。

    “阿冕~”女人笑意盎然地叫他。

    “嗯。”秦總靠回椅背。

    陸瑠清清嗓子:“你準備怎么賠償我精神損失費?前兩天忙著拍雜志,我還沒來得及找你秋后算賬呢,別以為你就能逃過一劫?”

    秦冕微微一笑:“你要找我算什么賬?”

    “直播的賬啊,被你家小主播欺壓成這樣,”陸瑠委屈不平得很,嗔道:“真是要氣死了。”

    秦冕吸了口氣:“我知道。”

    “你知道的啊,她就是惡意針對和報復我。”

    秦冕眉心微蹙:“我上次就跟你說了,別計較這些,你是影星,她是主播,你和她不是一個領域和層次的人,以后可能一輩子都不再碰面,沒必要把這些小事放心上。”

    “我就是氣不過。”陸瑠聽起來快跺腳了。

    秦冕無奈嘆氣:“下次來魔都,請你吃頓飯?地方你挑。”

    “我不是為了蹭飯的呀,秦冕,”陸瑠突地改掉親切稱呼,也讓她接下來的話變得更為正式:“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她直播,我是不喜歡她,但我前天抽空看了她兩場直播,她是玩得不錯,這點我承認,但她在游戲里的行為太自私了,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王者是個團隊游戲,全世界就她一個人能Carry?我建議你多去看看她直播間那些負面聲音,是怎么心疼同情她隊友的,再怎么被她粉絲刷屏撕走的。我喜歡的那位玩王昭君很厲害的主播,他就很沉穩,風趣幽默也能讓人會心一笑,從來不會去搶奪隊友經濟,支援快,也不單打獨斗特立獨行,一樣拿MVP,人氣不比靠著牙尖嘴利出頭的幺幺靈低,你把她當樂玩手游版塊的門面,不怕砸了你們公司的招牌么。”

    秦冕沉吟:“這點你不用掛心,手游版塊和其他版塊一樣,不會讓任何主播一人獨大。”

    那邊聲音提亮一度:“真的?你們在計劃找別的主播?”

    “有這個打算。”

    “可以把嗅嗅挖來嗎?”女人雀躍提議。

    “再看吧。”

    “那我就放心啦。”

    得到想要的內容,陸瑠翩然離去。

    把手機放回去,秦冕坐直上身,靠回書桌前,撐著額角看了會郵件。

    湯助理突然叫他:“老板,人事那邊收集整理的幾位有跳槽意向的人氣主播資料履歷發到你郵箱了。”

    秦冕頷首,點開跳出的新郵件提醒,下載解壓。

    瀏覽途中,陸瑠力薦的嗅嗅也在其中,秦冕不由多花時間看了會他的資料。

    通過前段時間幺幺靈對他的指教,成果顯著,他發現曾經里面有些天書一般的內容,如今幾乎都能讀懂。

    關掉文檔,秦冕瞟了眼還在噼里啪啦敲字的湯助一眼,說:“幺幺靈的履歷也發我一份。”

    湯助掀眼,有些疑惑。

    “發過來。”他不太想再重復。

    湯助趕緊從存盤里翻出來,火速傳給老板。

    鼠標咯嗒兩下,秦冕把那個pdf文檔點開來。

    首先躍入眼簾的,是女孩的兩寸照片,她把兩邊黑短發都夾去了耳后,毫無修飾可言地露出整張笑容可掬的面孔。高清像素能讓她臉上的雀斑無處遁形,可她完全直視鏡頭,無一分閃躲。一點憂愁也看不到的明亮眼仁,仿佛有生命,隨時能與看到這張相片的每一個人,都說笑開來。
快乐十分黑龙江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