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王者峽谷不需要我 > 47.第四十七局匹配

47.第四十七局匹配

言情中文網 www.kfpnfe.live,最快更新王者峽谷不需要我最新章節!

    晚上十二點多,徐星河才回到家里。

    舒靈剛下播, 正刷著牙, 滿嘴泡沫地溜出來問:“你居然回來了啊, ”

    她又揚了兩下眉毛, 順嘴調侃道:“嘿嘿黑,我還以為你不回來過夜了呢。”

    大半天聯系不上兒子的徐母急切得很,聽見外邊響動, 出臥室了就沖到玄關:“你干嘛去了啊, 電話還關機打不通。”

    “沒事。”徐星河淡淡回道。

    他一開口,徐母就愣住了, 兒子周身彌散出來的氣息讓她無法再啟唇責怨。

    他冷森而消沉, 哪還有平日鮮活生機。

    徐星河換好鞋, 直起身, 望向自己母親:“家里還有飯嗎?”

    他好餓。

    “有啊,你沒回來, 我就怕你沒吃, 給你留了的。”他這么一問,徐母心頭泛酸,這孩子是她照看大的,他經歷過什么, 遭遇了哪些事, 一眼就能猜個七八。

    中年女人不再多言, 轉身回了廚房, 有條不紊地熱飯熱菜, 還臨時燒了一小鍋三鮮湯。

    狼吞虎咽把飯菜吃光,都不剩一粒米,徐母瞧得眼都澀了,忙問吃飽沒,不夠再煮點。

    徐星河說不用了。

    徐母想去收碗,手臂卻被他格開,而后自己把碗筷收拾了,端去廚房刷洗干凈,整齊疊到柜里,才回了自己房間。

    “哎,情況不妙啊。”舒靈敷著面膜,望向再度緊閉的房門,嘖嘖感慨:“看來咱們家的小王子碰上了野生刺玫瑰。”

    徐母摘掉圍裙,嘆了口氣:“還是第一次見他這樣,高考沒到理想分都沒這樣子過。”

    “……舅媽,我回房睡了。”

    “?”

    “在我面前提這個,讓我這種差生感到受傷。”

    “……”徐母怕真傷了她,當即溫言軟語安慰起來:“這有什么關系,你現在都能養活自己和家里人,不愁吃喝的,星河他啊,是念了名校,但現在掙得到錢嘛。”

    “我只是開個玩笑,舅媽你別當真啊!”舒靈不好意思地撓撓太陽穴:“哥哥自己做項目,還拿獎學金,都不要你們出生活費,已經很好了。”

    “是啊。”徐母莞爾,“小子還挺有出息。”

    ——

    徐星河安靜地盯著天花板,不知道在床上仰了多久,都醞釀不出半分睡意。

    也怕閉眼,一闔上,腦子里全是原萊,還是動態的,有女人矜持的笑顏,有她故意瞪過來的神氣樣子,甚至是,她今晚的冷眼相待,譏誚無情。

    歷歷在目,高清如觸手可及。

    徐星河翻了個身,拿起手機,打開微信,原萊還是置頂。

    從她頭像進去,按了右上角,紅色“刪除”一欄,就在指邊。

    【將聯系人“小徒弟”刪除,同時刪除與該聯系人的聊天記錄】

    提示在下方跳出。

    指端一頓,胸腔如密針扎肉,不見血的疼。

    根本按不下去。

    還是狠不下心。

    修長的食指蜷了回去,整只右手緊掐成拳,筋脈凸起,似作掙扎,終究,還是放下。

    做不到。

    舍不得,

    應該也忘不了。

    徐星河退出原界面,點進了她的朋友圈。

    她應該是還沒來得及刪掉他吧,還能看得到里面的內容。

    徐星河直接拉到最后,把原萊的最近半年的朋友圈重溫了一遍,之中有關他,有關游戲的,并不在少數:

    「記憶力真是大不如前,要是背英雄技能像以前背單詞一樣容易的話,我早就是榮耀王者了」

    你是個鬼。

    「我師父人也太好了吧!閃現……讓我給他擋諸葛的大,給了我一次英勇就義的機會」

    呵。

    「李白的第一個人頭,感動到淚流,感謝尊師諄諄教誨」

    位移過去搶個絲血人頭也值得這么高興?

    「第30次MVP打卡」

    我都快三千次了。

    「來自小矮子突突突的超強四殺,師父說我搶了他四個人頭,我:???」

    難道不是?

    「我能玩這么久一定是因為峽谷的天藍草綠水清人好」

    那個“人”一定包括我了,不,就是我,你也遇不上別人。

    「第一次玩花木蘭,師父說我的二技能快把峽谷的草割禿了」

    最強除草機非你莫屬了。

    「新英雄:絕代睡癡——原萊;

    被動:能在閉眼三秒內進入深度睡眠狀態。

    技能:左側臥可發動磨牙攻擊,右側臥擅長低鼾干擾。

    法師。

    熟練度:睡教的傳奇。

    生存:10

    攻擊:10

    技能:10

    難度:10

    綜合KDA:100分」

    這條一點也不好看,前前后后,也就看了幾百遍而已。

    ……

    ……

    顧念往昔,再聯系她今晚所言,徐星河控制不住地起疑。

    真的不喜歡嗎?

    不喜歡這個游戲?

    也一點都不喜歡他?

    能寫出這樣朋友圈的人,怎么才會說出那樣的話?

    突如其來的變動源自何處,徐星河也不能尋根究底。

    但他不信這些過往轉頭能空,也不信那番話出自她真心示意。

    她的快樂和投入,他能明確感受到。

    他的徒弟,明明不是那樣的。他知道。

    原萊以往的朋友圈內容,給了他莫名的鼓舞,思緒翻涌,不再干躺著,徐星河從床上爬起來,開燈坐回書桌前,他翻開一旁的筆記本,開始提筆書寫。

    ——

    九月,開學季。

    臨近傍晚,天光還亮著,但太陽已經沒那么熱辣了,徐星河和幾個室友站在籃球場邊,等著前一隊的人散了,他們好去接替場地。

    鐵絲網外,剛入學的新生還在軍訓,步伐齊整,口號嘹亮,經歷一天日照的,帽檐下的臉蛋,不是紅彤彤,就是黑黝黝。

    齊思源抱著球,往前排幾個穿短袖迷彩服的女孩子瞟了幾眼:“今年學妹質量還不錯啊。”

    吳垠川也跟著看過去:“你說誰?”

    “第一排左三。”

    “誒?”吳垠川摸摸下巴:“是還可以啊,臉小小的,鼻子尖,皮膚也比旁邊都白。”

    “唉,可惜咱們都是要走的老人了,便宜那幫大二大三的□□了。”齊思源長嘆。

    “去你的吧,你把你老婆放哪?”

    “……放心里啊。”

    “那你心里有點擠啊,還裝著一個加強連的學妹。”

    “放屁,心里就我老婆一個,學妹就入個眼,不走心的,”齊思源啐了句,話罷一把攬住一言不發的徐星河肩膀:“小星星啊,你抓緊吧,抓著大學的尾巴來段夕陽紅也不錯。”

    徐星河勾勾一邊唇角,把他搭在肩頭的手撂開。

    撲了個空,齊思源忙穩住身形,此時,口哨聲響,新生軍訓隊列休息,之前一波占球場打籃球的男生剛好也收了球,解散隊伍,回場邊拿水和衣服。

    “張程他們宿舍呢,咋還沒來?”

    有別班一塊來打球的問。

    “剛發了個微信,”齊思源晃晃手機:“說路上了,兩分鐘。”

    順手把球拋給徐星河,男生輕松接過,球在地面彈跳兩下,重新回到他手里,他接而墊腳,手腕一劃——

    空中一個漂亮的弧線,籃球不偏不倚落入框中。

    三分球。

    哇哦——

    場邊是大一女生微弱的驚呼。

    齊思源小跑過來,搶過框下籃球:“媽的,老子也要耍酷。”

    “你耍猴兒吧。”一個眨眼功夫,吳垠川已經把他手間球拍開,拍著跑開。

    “操。”齊思源忙不迭追去。

    沒一會,約好打球的都來齊了。

    也不是什么正規比賽,按寢室隨便分了兩隊,便自然而然跑跳活動開來。

    年輕健碩的男孩們,忘我而肆意地爭奪,他們衣衫濕透,心跳加劇,濺在空氣里的汗珠,特折射著濃縮的夕陽。

    四個月后,他們之中,也許有人就將離開此地,成為西裝革履的社會人,肩負成家立業的重任,輕松彈跳從此也成了奢望。

    中場休息,徐星河走到場邊,擰開了一支水,他喉結滾動,直接灌下了大半瓶。

    齊思源倚在鐵絲網邊,喘著氣,臉紅得像關公,說話也上次不接下氣。

    隨意聊了幾句,突然有幾個穿迷彩服的女孩相互推擠,怯生生地往他們這挪過來。

    齊思源見狀,眉開眼笑,因為中間就有那個,他看著舒服的左三小學妹。

    大四男生都老臉皮厚得很,有人往這打望,輕佻地吹起了口哨。

    小學妹臉漲得通紅,最終停到徐星河面前,弱弱開口:“學長你好。”

    “叫我?”齊思源臭不要臉。

    小學妹尷尬:“不是……”她勉強笑了笑:“也不對,你也是……學長好。”

    “叫你呢。”見她難堪,齊思源也不再逗她,胳膊肘拱拱身側徐星河。

    徐星河垂眼,只字未發看著面前的女孩。

    “想知道您的微信號!”她雙手猛地遞出自己的手機,眼都不敢抬,又小聲詢問:“……可以嗎……”

    “不好意思,”徐星河毫不猶豫地拒絕:“我只喜歡年紀比我大的。”

    留下一地碎裂的芳心,女生悻悻然離去。

    旁邊齊思源才不解出口:“你喜歡年紀大的???”

    他怎么從來不知道?

    “嗯。”徐星河坦然應道。

    “多大啊?四十歲貴婦重金求子?”

    徐星河并不理會他的低俗調侃,拿起球回場,只撂了三個字:“大七歲。”

    齊思源跟上他,小聲暗罵:“草,你口味真重。”
快乐十分黑龙江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