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王者峽谷不需要我 > 60.第六十局匹配

60.第六十局匹配

言情中文網 www.kfpnfe.live,最快更新王者峽谷不需要我最新章節!

    返校日當天下午, 原萊還是不由分說地去南站送了她的小男朋友。

    至于這位小男朋友的反應——

    嘴上別扭說著好麻煩你這女人怎么不聽話呢,心里還是美得能飛上天。

    車站里人潮洶涌, 摩肩擦踵,徐星河牢牢攥著原萊的手, 好像她還是個乳臭未干的小女孩, 一個不留神就會走失一樣。

    取完票,要過安檢了, 徐星河回眼看她,挑了下眉:“你沒偷偷買票突然給我驚喜吧?”

    “你做夢呢。”原萊失笑。

    “那我只能把票撕了突然給你驚嚇了, ”徐星河揚了揚手里的票, 一臉威脅狀:“我不想走。”

    “你怎么這么能鬧?”原萊擰眉, 怎么就給自己找了個熊男朋友呢。

    “哎, 我們才待一起多久啊, 兩天都沒有。”徐星河嘆氣,垂手的同時順著把原萊攬到自己懷前。

    “小別勝……”原萊剛要來句俗話安慰他,想起后面兩字現在用著還不大合適,只得噤了聲。

    徐星河耳尖聽見, 愉快地笑問:“什么?說完。”

    “啊?記不得了, ”原萊裝失憶:“年紀一大,忘性也跟著大了。”

    徐星河輕笑, 一邊把她摟得更緊。

    被勒得都快站不穩了, 原萊想把他手撂開, 無奈這人手勁特別大, 怎么扯都如蚊叮咬, 起不到任何作用,只能瞪他,又氣又笑。

    快到前面安檢機前了,徐星河這才放手,把背包拿下,掛在臂彎,原萊揉揉隱痛的肩頭,怨他:“我肩膀都被你勒疼了。”

    一只白皙的手,握拳伸到他面前:“那你咬一口?”

    “不用了。”原萊揚眸,見對面笑眼彎彎,眼若亮星,根本提不起氣,剛要推開,突地聽見人叫她名字。

    原萊猛一驚,循聲回頭,卻見是自己公司財務部的總賬會計,涂淼。

    她心狂跳,趕緊直身正色。

    涂淼今年四十多歲了,是個精明細致的女人,她身邊還跟這個男孩,看起來和徐星河年紀差不多大,應該是來送她兒子返校。

    原萊見狀,心里不知是何滋味,下意識挪了挪腳,和徐星河劃開了一小段距離。

    “涂姐。”原萊客客氣氣同她打了聲照顧。

    涂淼剛好在隔道隊列,無意瞥到原萊,只覺面熟,確認了一下才敢叫她,目光轉到她身邊白凈高瘦的年輕男孩身上,涂淼順口問道:“你送你弟弟上學啊?”

    原萊被這話問懵了,臉上漲紅,腦袋一下子嗡嗡的,不知如何作答。

    見女人面色尷尬不適,涂淼立刻猜到了八成,自己沒想她尷尬,剛要開口替自己圓下。

    那男孩已經不假思索啟唇,“我是她男朋友。”

    他神色認真,語氣認真,足以令聽者一窒,半刻出不了聲。

    原萊臉更熱了,悄悄在徐星河背后不知是惱是慌地捶了一下,隨即被男孩背手握回去,他指節有力,嚴實如箍下一圈承諾,要把她畢生鎖住。

    涂淼抱歉地笑了笑:“對不起啊,我以前都不知道你談了男朋友呢。”

    原萊直道沒事沒事,抿了抿唇,也為自己之前條件反射般的驚懼反應發笑:“怪他,是他太年輕了,讓人認錯也難免。”

    涂淼的兒子似乎還沒走出叛逆期,厭躁地皺了皺眉,拽著他媽要走:“媽你真煩啊,別人對象怎么樣關你什么事啊,問東問西的。”

    涂淼更不好意思了,嘟囔了句“同事嘛——”就跟著兒子過安檢了。

    前排人已經把行李箱放上了傳送帶。

    徐星河微瞇著眼,語氣凜然幾分:“我讓你丟人了?”

    原萊埋頭:“不是。”

    “為什么看到同事那么緊張。”

    “我……”原萊一時半會竟給不出合理解釋,只好微微聲說:“對不起。”

    “對不起什么?”

    “……”她的舉動,讓他不開心了。

    “你心理那關還沒過去么?”徐星河瞥她。

    “總要有點時間的啊,”等心境平息,其實原萊還有點如釋重負:“這樣也好,估計這個假期過去,明天公司所有人也許都知道我交了個小男友,辭職也更順理成章了。”

    雖然胸有悶氣,但徐星河也學會了理解,岔開話題問別的:“你辭了工作,以后準備做什么。”

    “我說還沒完全計劃好,你會覺得我草率嗎?”

    “不會,”徐星河正兒八經:“你挑男友的眼光一點也不草率。”

    又來了,自夸狂魔,原萊轉開眼,懶得再理會他的日常自戀。

    “再說吧……”她呵了口氣,目光變遠。

    徐星河垂眸看她:“做自己喜歡的。”

    “嗯?”

    “重新開始的話,就做自己的喜歡的,你有我這個后盾了。”

    原萊笑而不答,哪有那么簡單容易,當真放棄舊業,重置過往經驗資歷,一切從零開始,豈是一句話能概括,她毫無頭緒。

    輪到徐星河進去了,分別前,男孩重重捏了下她手,低聲說:“早點來。”

    “嗯。”原萊應著。

    “記得想我。”

    “哦。”

    “我每天會檢查。”

    “哦——”

    “真不掏出一張票來給我驚喜?”他眉心蹙起,緊緊盯著她。

    “真沒有——”原萊笑起來,開始把他往里推搡:“趕緊走,后面還有人呢。”

    “好吧。”徐星河略顯失落,單手插兜,走進安檢口,在另一頭把包提起,他回過頭,又看向女人。

    人頭攢動,恍惚間,原萊以為回到了初見時的地鐵站。

    只是那一次是相會,這一次是別離。

    而這番別離,是為了今后更好的相會。

    徐星河又沖她彎唇,他也許發出了聲音,也許只是對她做了個口型,但原萊還是清晰地辨認出來他所說的二個字:

    “等你。”

    她莞爾一笑,知道了。

    ——

    回家前,原萊順路去了趟銀行,把一張專用于存錢的卡在ATM機掃了掃,十萬都不到,工作了五年,月收入也馬馬虎虎,居然也沒存下什么可觀的閑余。

    把卡插回錢夾,原萊走出感應門,她沒忙著離去,停在原處,拿出手機上網查了會魔都房租價格,而后關掉屏幕,長呼一口氣,走進了沉沌的天光里。

    叫了輛出租,司機接上原萊,還不確信地回頭問她:“你要去潤鄉?”

    兩個小時的車程,怎么不直接干脆在南站買票乘車回去?

    “嗯,我明天還要上班,急著趕回去。”原萊關上后座門,她知一切終能塵埃落地,但砂石起伏前,她要歸鄉,見一見自己的母親,提早告知她一切。
快乐十分黑龙江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