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惹愛上身:霸道總裁寵妻成癮 > 第三千零八十七章 不愛是傻子

第三千零八十七章 不愛是傻子

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言情中文網 www.kfpnfe.live,最快更新惹愛上身:霸道總裁寵妻成癮最新章節!

    寧雙凝急匆匆的趕到了母親溫竹君打麻將的地點,一推門進去,第一個看到的卻是龍夜辰。

    她直接愣住,有點沒反應過來。

    到是正在打麻將的溫竹君出了個八萬之后,笑瞇瞇的跟寧雙凝打招呼說道,“雙凝你來啦?快來快來,我手氣好好,我連贏了三把了!”

    “媽!你不是說你打麻將輸了嗎?”寧雙凝滿心疑惑的問道,她又看了看龍夜辰,“還有你為什么會在這里?”

    “哎呀你那么兇做什么?我給你打完電話后沒多久啊,夜辰就來了,說是閑來無事來看我打麻將呢,這三把能胡牌,都是他教我的呢。”溫竹君看上去心情極好,把龍夜辰好好的稱贊了一番。

    寧雙凝更加茫然了,這龍夜辰是怎么知道溫竹君在這里打麻將的?

    “夜辰啊,這把出什么?”輪到溫竹君出牌了,她又去問龍夜辰了。

    “出七筒。”

    “七筒!”溫竹君爽快的打了出去,她還不忘問其他三方,“要嗎?你們要嗎這張牌?”

    “不要。”幾人都搖頭,然后輪到下家出牌,“六筒。”

    “胡啦!”溫竹君瀟灑的一推牌說道,“雙凝你看到了沒!我又胡牌了!還是夜辰厲害啊,來來來,給錢!”

    那幾人不情不愿的把錢遞給她。

    寧雙凝眼尖,看到自己這方有個太太明明能胡七筒的牌,可她硬是沒要。

    這情況……好像不簡單。

    有個人表情不太自然的說道,“那個……我要去接我孫子下課了,我先不打了吧。”

    “這才幾點啊,還不到你孫子下班的時間吧?再打幾把,以前你們都是打到五點的呀。”溫竹君樂呵呵的勸著對方。

    那老太太還想說什么,可看了一眼龍夜辰之后,又老老實實的坐下了,“是啊,還不到點呢,我都忘了,那繼續打,繼續打。”

    她一邊說還一邊拿了手絹擦汗,心里很是緊張的樣子。

    其他兩人也沒好到哪里去,坐在哪里都很僵硬的樣子,卻不得不陪著笑陪著打麻將。

    比起這四人,龍夜辰反而顯得很是悠閑的樣子。

    寧雙凝忽然想到了什么,她也不著急催溫竹君了,而是過去找了個椅子搬到龍夜辰身邊坐下后說道,“看上去很有趣的樣子,我也看看吧。”

    “嗯,時間還早,再陪咱媽打一會兒麻將。”龍夜辰還捏了捏寧雙凝的臉。

    溫竹君看到這畫面,忍不住樂呵呵的道,“你看你們感情多好啊,你們感情好,我的手氣都變好了,我今天肯定能贏!”

    “是啊,寧太太的手氣真好,都連胡四把了。”其他幾人跟著附議。

    只是那臉上的笑容,卻顯得有些慘烈罷了。

    溫竹君正在贏錢的興頭上,根本沒注意到幾人。

    又一局牌開始了,不出寧雙凝所料,不管溫竹君打什么牌,那些人都不要。

    即使他們能胡牌,甚至自摸了,也不敢攤牌,依舊陪溫竹君打著。

    總之,要讓溫竹君贏就對了。

    就在這么個情況下,溫竹君連贏十局,把她之前的錢都贏回來了,她高興得合不攏嘴,“雙凝啊,我贏錢了呢,這個給你拿去買零食吃啊,還有這個,給夜辰,你也去買零食吃。”

    她一人給了一百,寧雙凝拿著那張前,無可奈何的看向龍夜辰。

    龍夜辰還說她,“給你你就拿著,把我的這份也拿著,回頭買了零食和我一起吃。”

    “哦對了,這個

    是給我外孫女歸寧的。”溫竹君又大手筆的拿了五百塊遞了過來說道,“記得啊,這是歸寧的。”

    “好。”寧雙凝收下了錢,看來看時間說道,“媽,不打了吧?時間不早了。”

    “是啊是啊,不早了,不打了吧。”另外三人急忙說道。

    溫竹君雖然還有興致,可時間的確不早了,只好說道,“好吧,那今天就到這里吧,明天咱們再繼續好了。”

    “啊……明天啊,可能沒時間呢,我答應我女兒要去幫她看店的……”

    “我也想起來了,我明天要回老家一趟。

    “我……我要出國旅游。”

    三個人都有了借口,溫竹君還挺失望的,“怎么之前沒聽你們提起啊。”

    “這不忘了說了嗎?不好意思啊寧太太。”

    “沒事沒事,回頭等你們忙完了有時間了,我們在一起打麻將啊。”溫竹君不忘繼續約她們。

    那三人愣是沒應約,匆忙拿起包包就走了。

    溫竹君在那里開心的數著錢,“呀,我還贏了幾千塊呢。”

    “媽,以后別打麻將了行不行?你不是答應我不打的?”寧雙凝趁機勸道。

    “干嘛呀,我這不是贏錢了嗎?再說了,我就這么點愛好……”溫竹君有點不滿。

    寧雙凝還想勸什么,龍夜辰攬著她的肩膀說道,“是啊,媽就這么一點愛好,你就別管著她了。”

    “你看你看,夜辰最善解人意了,哪像你,動不動就不讓我們做這個做那個的……”

    寧雙凝氣得喘氣。

    她也不想管的好嗎?!

    當她還想說什么的時候,龍夜辰已經拉著她往外走了,“媽,今天我就不送你回去了,我和雙凝要出去吃飯,你自己可以回家的吧?”

    “可以的可以的,這里離我家又不遠,你們去玩吧,玩得開心點啊。”

    “好的,回頭等雙凝有時間了,我們帶著歸寧回來陪你們吃個飯。”龍夜辰還跟溫竹君承諾著。

    溫竹君自然是高興的,“好的好的,雙凝你快點抽時間啊,我跟你爸等著呢。”

    兩人和溫竹君告別后上了車,寧雙凝才問龍夜辰,“你剛才拉著我做什么?我是要提醒我媽別打麻將了,她跟這幾個人打麻將老是輸,也不想想原因,擺明是這三個人聯起手來騙她的,她也不自知。”

    “她難得高興贏了錢,你就別掃她興致了,再說了,經過今天,我估計她們都不會再找她打麻將了。”龍夜辰笑著解釋道。

    他提起這個,寧雙凝到是想起來了問道,“她們好像很怕你的樣子,怎么回事?剛才我看到她們在放水讓我媽贏的。”

    “沒什么,就是了解了一下她們的家庭背景后,知道他們都或多或少和龍家有些生意來往,就施了點壓。”龍夜辰輕描淡寫的解釋道。

    寧雙凝瞬間就明白了,雖然龍夜辰把這件事解決得挺漂亮的,但她還是有話要說,“看來我哥那樣跟我懺悔認錯,也是你在這里面做了什么,所以他才會那樣,不過話說回來,對對付我哥你手段那么強勢,怎么到我媽這兒的時候,你又是這種方式呢?”

    “她是長輩嘛,當然得慣著。”

    明明很簡單的一句話,從他嘴里說出來,卻多了幾分細心和溫柔。

    這種感受,讓寧雙凝感覺到了被愛。

    因為他愛自己,所以才愿意為了自己,去做這些事情。

    去糾正大哥的陋習,去慣著母親的小脾氣。

    像這樣一個為她做到這般地步的

    男人,她怎么可能不愛呢?

    不愛是傻子!

    她又不是傻子!

    當然啊,她傻過,和他離婚了。

    但還好一切都還來得及,他們之間的故事還沒有寫下句號。

    兜兜轉轉,他們還是這個世界上最合適彼此,最愛彼此的人。

    這些感慨的話語,都在寧雙凝的心中,化成無聲的感動,凝聚在眼眶里。

    寧雙凝不得不撇開視線,去看外面的風景,好掩飾自己眼底的感動。

    她說,“好像要下雪了呢。”

    “是啊,天氣預報說要降溫了,你要注意保暖。”龍夜辰關心的說道。

    寧雙凝根本就感覺不到這個冬天的寒冷,畢竟有他在,她就覺得很溫暖。

    她又一次用手在車窗上畫了一下,讓外面的風景能看得更清晰。

    當晚凌晨,初雪就降落了。

    早上寧雙凝是被龍夜辰叫醒的,他難得像個孩子一樣叫醒她說道,“下雪了。”

    “真的嗎?”寧雙凝揉揉眼睛看來看外面。

    龍夜辰將她往被子里一裹,就連人帶被子抱到陽臺上看雪景,“看吧,下雪了。”

    雖然地面還沒有積雪,可那天空上飄著的,的確是片片晶瑩剔透的雪花。

    寧雙凝欣喜的說道,“真的是雪,真的下雪了!我的手機呢,我要拍照!”

    “我去給你拿,你坐在這里別亂動啊。”龍夜辰把她放到了椅子里,還小心的檢查了一下確定不會摔倒之后,才進屋去給她拿手機。

    寧雙凝掙扎著解放了自己的手,這才拿過他遞過來的手機,對著雪景拍了一張照片。

    看了看好像不太滿意后,又舉高自己的腳,繼續拍照。

    當然,她的腳都被包裹在被子里,所以就只有一條包裹著被子的形狀像腿的照片了。

    可她卻對這張照片很是滿意,挑選了一下就發到了朋友圈,還配上了文案。

    “如果夠及時,能趕上這個冬天一起吃火鍋,喝奶茶,看電影,放煙花,合照,那么這個冬天一定會很美好。”

    她鮮少在朋友圈發這種煽情的文案,所以一發出去,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他們點贊的點贊,評論的評論,八卦的八卦。

    但此時的寧雙凝,正被龍夜辰重新抱回了屋里,抱到了洗手間去洗漱了。

    “啊,好冷啊,不想去上班,想曠工!”寧雙凝一邊刷牙一邊哼哼道。

    這還是龍夜辰第一次聽到她發出這樣的感嘆呢,要知道她從前可是個工作狂。

    到底是什么改變了她?龍夜辰還挺好奇的。

    其實,寧雙凝并不是真的想曠工想賴床,而是想多一點時間跟他相處。

    但回頭她又覺得,反正她和龍夜辰未來的日子還很長,不用那么著急的。

    最后還是龍夜辰親自送她去上班,一張臉神采奕奕的,一看就是心情不錯。

    和她打招呼的同事都忍不住問一句,“寧總,今天你心情不錯啊,是有什么好事發生嗎?”

    “哎呀,我看到寧總的老公送她來上班啦,多浪漫啊,能不高興嗎?”

    “寧總的老公好帥哦!!還是龍家財閥的人呢!好厲害!”

    “原來我們寧總是豪門少奶奶啊!這么有錢這么有地位還這么拼,還給不給我們這些普通人一點活路了!”

    寧雙凝聽著這一片哀嚎和羨慕,笑盈盈的說道,“一會開會啊,記得準時到。”
快乐十分黑龙江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