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都市巔峰高手 > 第801章 有癮

第801章 有癮

言情中文網 www.kfpnfe.live,最快更新都市巔峰高手最新章節!

    春季還微微有些冷,尤其到了夜晚。

    但周紫穿著水手服樣式的短裙,所穿衣服,也是布料極少,露出性感的鎖骨和一雙纖細的腿。

    她妝容打扮的極精致。

    邁著步子,笑著坐在了的干草堆上,坐在了秦墨身旁。

    秦墨茫然的瞪大雙眼,呆愣的看著面前這個女人。

    周紫的手很不老實的放在秦墨的身上,一邊嫵媚的沖秦墨笑著,一邊手就開始不老實起來。

    “秦墨,你可真厲害,做的一手好飯,本姑娘的胃,都完全被你拴住了呢。”周紫眨著眼,臉與秦墨貼的近在咫尺,在秦墨耳畔口吐芬芳。

    搞得秦墨耳朵一陣瘙癢。

    “你……你有什么事嗎?”

    秦墨算是怕了周紫這個女人。

    想想她對自己做的一切,這種綠茶,秦墨只想一腳的踹死,打扮的再好看,也改變不了她骯臟的心靈。

    周紫嫵媚笑著,挑了挑繡眉,“我穿成這樣,你不知道我有什么事?”

    “我沒興趣。”

    秦墨面色冰冷下來。

    讓他動周紫這種女人,秦墨真下不去手。

    雖秦墨不認為自己算什么正人君子,但這是兩碼事,他看到周紫就覺得惡心。

    尤其當初她那張嘴臉,令秦墨現在想想,都有嘔吐的感覺。

    并不是所有男人都是半身思考的動物,最起碼秦墨他不是。

    周紫嫵媚的面色漸漸變得扭曲。

    她長得絕對不丑,能讓楊家大公子愛的死去活來的女人,在顏值方面,自是不必多說。

    她身材火辣,樣子出眾。

    兩次的倒貼,卻被秦墨拒絕,這對于一個女人來說,絕對算是一種羞辱!

    “秦墨,你還是這么不知好歹啊!”周紫咬牙切齒的說,冷冷的看著秦墨,“你信不信,我在楊嵩面前說你壞話,我讓你弟弟和你那個兄弟,讓你們三個都活不了!!”

    周紫如同潑婦般,朝著秦墨低聲怒吼。

    秦墨聽到周紫的話,整個人都露出一股殺氣。

    說到小雙的性命受到威脅,他完全變了模樣,不再是那個默默忍受著屈辱的奴隸!

    “你在說什么?”

    咔嚓!

    秦墨一把握緊她的脖子,憤怒的面色通紅,眼眸都染了紅色,他直接把單薄的周紫一把拎了起來,重重的靠在墻壁上。

    “你再給我說一遍!”

    周紫不停拍打著秦墨的手臂,痛苦的掙扎,脖子被緊緊鎖住,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她突然害怕了。

    畢竟,她見到的秦墨,一直是個忍氣吞聲,受人欺負的草包。

    在批發場他是慫包,在楊家他同樣也是那樣。

    但現在,秦墨突然變了。

    他那雙目光,告訴著周紫,他真的會殺了她!

    “秦墨……秦墨……你放開,我……我和你開玩笑呢……”周紫艱難的說著。

    秦墨冷哼一聲,將她松開。

    周紫揉著疼痛的脖子,剛才囂張的她,此刻瑟瑟發抖,蜷縮在角落,安靜的不敢說話了。

    對于周紫這種戲精女人,秦墨不會給她好臉色。

    有些女人需要男人的呵護,但有些女人,她需要男人的巴掌。

    周紫,就是后者。

    “我問你,你為什么老想和我睡?”秦墨蹲在草堆上,皺眉看著她。

    雖然這個問題有些露骨和怪異,但秦墨真的有些好奇。

    畢竟,在他的世界中,他從來沒見過周紫這種奇葩的女人。

    周紫臉色霎時間嬌羞起來。

    呵,這女人竟然還會害羞,秦墨心里冷笑。

    “還不是楊嵩他不行!”周紫氣憤的拍了拍干草堆,眼中都冒出憤怒的火光,“我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要陪著這個臭男人過一輩子,我想想都覺得不公平!”

    楊嵩小時候,發過一場高燒。

    這場高燒,燒的他失去了男人最基本的能力。

    而周紫,她在沒和楊嵩在一起之前,是楊家的傭人,平日里和楊家男丁之間,私生活混亂。

    說通俗點兒,周紫對于男女之事,有癮。

    只是后來,她被楊嵩一眼看中之后,雖給了她榮華富貴的生活,讓她一步麻雀變鳳凰,但之前她在楊家的很多伴侶,卻不敢找她了。

    整個食楊街的男子,甚至連看也不敢再多看她一眼。

    因為,她是楊嵩的女人。

    沒人再敢去褻瀆她。

    但周紫她渴望被褻瀆,甚至一日沒有人褻瀆她,她就一日心里毛躁,渾身難受……

    任何東西,一旦上升到癮的程度,自我的思想,就其實很難控制自己了。

    這才有了周紫看到秦墨時,倒貼的一幕,以及現在的場景。

    秦墨是新炎街人,不會被發現,長得不說非常帥氣,但也算得上英俊瀟灑,周紫看到他第一眼,就想睡了他。

    聽到周紫的哭訴,秦墨非但沒有同情,反而有點兒想笑。

    他理解有這種癮病的女生,也很惋惜她們,但這個周紫,絕對不在秦墨心疼的范圍內。

    周紫的話八成是真的。

    楊嵩的身子板很是瘦小,秦墨第一次見到他時,就覺得他身體有問題,中醫里講求望聞問切,秦墨看他一眼,就能看出他身體不健康。

    秦墨眼眸猛地一亮,他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雖然自己這個主意非常的不地道,但秦墨現在還需要和這些人講地道嗎?

    這是殺了這些雜碎,一次最好的機會!

    “周紫,如果你很需要那方面的話,我能給你找到一個很合適的人選。”秦墨揚起一抹神秘的笑意,“而且,絕對不會被發現,他不是新炎街的人。”

    周紫正哭泣的模樣突然怔住了,嫵媚的笑意重新回到了臉上。

    “那就謝謝的秦哥哥了~!”她拉著秦墨的手,發出嗲嗲的撒嬌聲。

    秦墨不留痕跡的抽出自己的手來,心中冷笑無比。

    第二天傍晚,秦墨給楊嵩做好飯菜,就出去了。

    一開始,楊嵩還限制秦墨的自由活動,但因為秦墨無比的聽話,完全就像個奴隸,楊嵩也漸漸不再限制秦墨了。

    夜晚,新炎街,一家酒吧內。

    動感的音樂,正火爆的響起。

    武道之人絕對沒人們想的那般古板,尤其年輕一代的武道之人,他們平日不練武時,也和平常的年輕人沒什么區別,喜歡肆無忌憚的放縱自己。

    在天隱市,有酒吧這些娛樂場所也就不奇怪了。

    舞池上,男人女人扭動著自己的身子,在午夜的時候,放松自己的身體。

    一樓的卡座上,黎泰正和幾個小弟玩著骰子,他身旁還坐了兩位美女,時不時抬起頭來,任選一位美女,在人家脖子上啃一口,引來女孩嬌羞的笑聲。

    “黎大公子,你現在牛批大發了,成了黎家宗族的大公子,我們這些沒身份的人,都沒機會和你玩了。”一旁坐著的一位男的,笑著打趣道。

    在座的幾位男子,都是黎泰在還沒入宗族前,最好的幾位旁系朋友。

    幾人一直都是一個小團體,經常在新炎街及周邊胡作非為,也就是所謂的小混混組織。

    只是后來,黎泰鯉魚躍龍門,身份不一樣了。

    也沒法經常和這些三教九流的狐朋狗友一起玩了。

    “哎,別提了。”黎泰無奈嘆口氣,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我特么這幾天連女人都沒機會碰,更別說見你們幾個了。”

    “那老東西,每天把我管的極其嚴格,我一天要練十幾個小時的功,累的我都想死了。”

    “就這樣,我還讓他不滿意。”

    “我真怕有一天,這老東西對我不滿意,把我從宗族里再踢出來。”

    黎泰成了宗族之人,未來黎家的家主,其實并沒外人所想的那般開心幸福。

    人一旦能力配不上自己的位置,就會活得相當痛苦。

    黎泰就是這樣。

    黎九誠總是拿他和已故的兩個兒子比較。

    黎泰就是拼了命也不可能達到像黎遂他們那么優秀,畢竟他十幾年來疏于練功,底子就很差,完全做不到黎九誠期望的那樣。

    黎泰也很想在家主面前表現一下自己。

    但他沒這個實力。

    他也只能到了深夜,偷偷溜出來,喝酒解悶。

    幾人正閑聊著,突然黎泰的視線,被一位身穿黑風衣的年輕人給擋住了,他看不到舞池的美女了。

    “你特么讓開,別擋老子的……”

    黎泰煩躁的抬起頭正要呵斥這人,看清這人面容后,黎泰卻突然微微一愣,隨即,他和他的幾個狐朋狗友,都哈哈笑了起來。

    “呦呵,這不是秦墨嗎?”

    “秦大廚,你怎么來了?”

    “哎呀呀,楊家的大廚,還有時間來我新炎街啊!怎么不去給你楊嵩爸爸,做飯去呀?”

    黎泰看到面前的秦墨,突然找到了樂子。

    他和幾個朋友,沖著秦墨就開始嘲笑起來了,實在沒想到,秦墨竟還敢回新炎街。

    黎泰也真夠沒心沒肺的。

    他能坐上黎家大公子之位,還是全憑秦墨殺了黎遂和黎燁,現在看到秦墨,反而冷嘲熱諷,如同在笑話一個傻子。

    秦墨倒也不在意。

    他俯視著坐在卡座的黎泰,嘴角微微揚起一絲笑意,“黎泰,我是過來帶給你一件好事的。”

    “你就是這種態度,對待你的恩人的?”
快乐十分黑龙江省开奖